被宝钗抛弃后, 史湘云竟让林黛玉如此不淡定

文/fish  图片来自网络。

前几天群里微友讨论"冷月葬花(诗)魂",觉得有意思。后来重新翻阅这一章,发现了好玩的地方,遂提出这个问题:黛玉和湘云,谁性子更急?

有看过红书,对她们有印象的朋友可能会哑然失笑:这哪是问题,她们两个,气质一抑一扬,急性子当然是湘云呐。

的确,论气质,黛玉呈现典型的抑郁质特点。她观察细致,初进贾府时就细致地打量了府中人和物事,得到了初步把握;

她也非常敏感,听贾母一说"不过认得两个字",便觉自己回话失误,有不谦虚之嫌,于是,宝玉再问她时,她复制了贾母的话意:"些须认得几个字";

她多愁善感,花开伤感、花谢也哭,春天柳絮、秋窗风雨等自然风物皆可使她伤怀落泪,更别提每每思起自己身世,悲凉沉痛;喜散不喜聚,孤僻又内心孤独。

照此推断,黛玉不该是急性子的。

再来看湘云,她呈现胆汁质气质。她坦率直接。

宝黛老粘在一起,大家看在眼里不明说(袭人只在背地里抱怨),唯湘云当面直言,抱怨他们天天一起玩,不和自己玩;

贾母生日时,凤姐问龄官像谁,宝钗是笑,宝玉着急,其他人不语,只湘云说出像黛玉。

她乐观、易兴奋、爱说笑。睡觉时还呱呱不停说,笑一阵、说一阵;

她性情豪爽。她喜欢大块吃肉的真名士风流气度,芦雪亭联诗时和平儿、宝玉快乐烤肉吃;宝玉生日她喝大了,醉卧山石,四周芍药花飞、蜂蝶围闹,女豪客的形象惹得众女儿又羡又笑。

照此比较,湘云该是比黛玉急才对。

可是,中秋夜两人赏月联诗,黛玉却明显急过了湘云。

湘云以"谁家不启轩?轻寒风剪剪"接黛玉的"匝地管弦繁。几处狂飞盏"。

一清淡,一繁乱。

黛玉说她联得不够劲,湘云却回不妨平铺开来,纵有好的,且留在后头。

接下来,只见两个小女儿月夜情态:湘云一直款款笑着,从容接联,黛玉却是又贬又羡又妒——"不好"、"杜撰"、"起身叫妙"。

后来湘云因鹤起灵感,吟出"寒塘渡鹤影",黛玉听了羡慕叫好,又跺足、叹息,只看天,不理人半日,直到想到"冷月葬花(诗)魂的佳句。

这一番下来,抑郁质的黛玉竟情绪外露、急切过胆汁质的湘云。

好玩吧。

其实细想,这也正是抑郁质人~黛玉的特点。抑郁质人安全感差,不轻易打开心扉,除非是内心足够安全时。

令黛玉安全的,有始终相契的宝玉、后期相惜的湘云,她可以对他们显露自己真实情绪,可以直接怨恼宝玉、急说湘云。

故难怪,中秋夜,一向猴急的湘云是"轻寒风剪剪",云淡风清地"分瓜笑绿媛",以"晴光摇院宇"等境入境。

而黛玉,却情入境中,"射覆听三宣"、"骰彩红成点"(可想起了那一年,怡红院群芳开寿宴);"空剩雪霜痕"(芦雪亭的那一场雪,雪中的欢笑,还剩?);"冷月葬花魂"(那一年的芒种,自己葬花也葬泪)。

比起黛玉被宝钗拿住话柄,二人之间"金兰契互剖金兰",湘云在简单之中令黛玉流露出本性,产生出信任,我们不得不再一次赞叹人性中淳朴之美。

感谢两个女孩子此夜惺惺相惜,化解掉此前的斗气与纷争,一起度过了贾府的第一个微凉中秋,也给我们带来无限的美感。想想,史湘云被薛宝钗抛弃,却有如此一段际遇,真是失之东隅,收之桑榆了。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