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黛玉这一动作, 立马让宝钗意识到自己人格的低劣

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这诗句是纳兰的哀怨,却也是最能诠释出许多人人对于袭人的情感吧。

首先一位,应当就是贾母。

起先,贾母喜欢她心底纯良,恪尽职守,服侍谁,心里眼里就只有谁。广大读者也感同身受。她一心一意为宝玉,确实令人感动。就算是她跟宝玉之间早就发生了关系,也没觉得她怎么样坏,反而是有许多人觉得她是受害者。

谁知,跟了宝玉,袭人就再也不是那一根筋的袭人,而是多了许多花花肠子,成了西洋花点子哈巴儿(晴雯语)。四处都能够见到她的殷勤。

这不,一杯浅浅的茶水,又成了她献殷勤的道具。

那时,宝玉跟黛玉坐在花阴之下休息。因宝玉过生日,大家行酒令,玩游戏,热闹了一番,口干舌燥,送上一杯茶水,给正在一起休息的宝玉黛玉解渴,自然就是袭人的当务之急。

袭人这一点做得很好,马上就端来了两杯茶,一杯是宝玉的,一杯是黛玉的。

谁知,袭人还没有到面前,黛玉就跑到屋子里找宝钗去了。袭人只好把另一杯茶端进屋子里去。

可是,钗黛二人就在一块儿,袭人一下子就犯了难。不知道将这杯茶水送给谁才好,于是,她就说:“哪位渴了,哪位先接吧,我再倒去。”

可以说,袭人如此行事也是十分妥当的。但是仔细一想,却又是一点都不妥当。

大家想想啊,此一杯茶应当属于黛玉的,她一进门,看到钗黛二人在一起,应当二话不说就送给黛玉。而她却把本应该送给黛玉茶,不送给黛玉,而是作起了人情,自己卖起了乖。

而结果,又是宝钗先与袭人搭讪,先接的茶,我们则又可见出袭人送进茶来,是主动往宝钗身边靠的。如果,袭人一进门就直奔黛玉身边,以宝钗的世故心眼,则不会那么快的就回复了袭人,更不会那么快的就把茶水端在自己手中。那么,袭人心底就完全是有意于让宝钗先接了这杯茶,再去倒给黛玉。

再说,黛玉跟宝玉向来亲厚,袭人作为宝玉丫的头,自然是更应当向着黛玉,万事,要把黛玉找过妥帖为上。这样才算是对宝玉一片赤诚。而她呢,却胳膊肘往外拐,巴结起了宝钗。

宝钗呢,却也不知道退让,对于袭人的巴结,享受得很。她本不口渴。却还是拿起来袭人端来杯子。她说她不口渴,只想漱漱口。然后,顺手就拿起茶杯喝进一口。

袭人本是问谁渴了,谁先接。宝钗不渴,先接了不说,接下来还把自己漱口剩下的半杯水,不管三七二十,直接递给了林黛玉。其意思,很大程度上是让林黛玉喝剩下的这半杯。要不然,也就是将林黛玉当丫头使。

你说你漱口完成,不要的,应当把那杯子递给袭人才是,怎么就递到了黛玉手中呢?

这自然是宝钗好于在众人面前抬高自己地位的心里在作祟了。

漱口之前,她何曾理会过林黛玉一丝一毫,就算自己不渴,也要自己先行,如此以自我为中心,她显然是有意忽视林黛玉。

至于她又有意的将杯子递给林黛玉,要么是让林黛玉喝剩下的这半杯,要么就是将林黛玉当丫头使……不管怎样,这都是对林黛玉打压,以此抬高自己的地位。

宝钗猖狂如斯,袭人见了,也觉得非常之不妥,见黛玉拿着杯子,半天没动,就连忙说再去倒一杯。

谁知黛玉却说,自己身体不好,这么多也就够了。说完一饮而尽。

不知道这里黛玉是真心不嫌弃宝钗的脏,还是有意刻薄宝钗。如果说其她的地方,对于钗黛的优劣还存在异议,此处,黛玉的作为,则就完全折射出了宝钗人品的低劣了。

如果黛玉是真心不嫌弃宝钗的脏的话,那是黛玉的一颗真心,是互剖金兰语之后,她对于宝钗的信任,认为她是一个真心关心自己的人,认她是最好的闺蜜,也就不去计较那许多。

如果是黛玉有意刻薄宝钗的话,当就是,她现场就要让宝钗感到汗颜,让她意识到自己人格的低劣。世界上怎么就有这样一个,大拉拉的,完全不知道谦让,完全以自我为中心的人物呢?

但是,城府极深,极为世故的宝钗真的不懂得谦让吗?跟贾母一起吃饭看戏,她又怎么能够那么体贴入微呢?可见,此处,实乃她有意为之,有意压过林黛玉抬高自己。其如此张狂,是多么的令人发指呀。相信,薛宝钗看着林黛玉喝玩自己剩下的那半杯茶,她一定也会意识到自己人格的低劣吧。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