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欲教训秦可卿,却被尤氏一番话吓得落荒而逃

璜大奶奶,也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啦,秦可卿也是她随便能够教训得了的人吗?

一旦听说金荣被欺负,她这个姑奶奶,就觉得自己的脸没地方搁置。说什么她也属于贾家玉字辈的人,那秦钟在贾府再得势,又怎么能够不顾忌一下她这个璜大奶奶的感受呢?

而且,更有茗烟的话伤了她的自尊,她就越发要去要一点脸面回来。立马,她丝毫不顾金寡妇的反对,更不顾由此可能生出的不良后果,甚是气冲冲的杀进了宁国府。

不过,脂砚斋骂她终究是狗仗人势(仗着尤氏王熙凤日常照顾她,就想着跟秦可卿摆道理。因她平日里多凭尤氏资助照顾,刚一进荣国府,见了尤氏,其气势,还不是一下子就消弭殆尽。唯有脸上留着一丝的不高兴。

但是,这是什么地方,她璜大奶奶又是什么地位,宁国府里又怎容得她不高兴呢?

尤氏看似懦弱,却是最精明的人,见她脸上不高兴,也就跟她打起了太极!

所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尤其倒要看看她璜大奶奶如何耍威风。

璜大奶奶,毕竟还是璜大奶奶,几句家常,絮过寒温,她还是提出了秦可卿,想把昨日的道理,拿出来摆一摆。

尤氏见她争胜心不死,只好借机杀杀她的威风。当时,尤氏立马就说出来三层意思,好让璜大奶奶死心。

其一,尤氏说她自己甚是为秦可卿的病忧心,让秦可卿不必拘礼,家里的一切,她都会为秦可卿担当着。其弦外之音,当就是,你璜大奶奶要找她什么麻烦,找我就够了。璜大奶奶受人家恩惠,自然是没有这个胆量。

其二,尤氏借用她教训贾蓉的话,甚是夸张地道出了秦可卿的好,说她模样儿、人品一流,千人宠,万人爱的,是打着灯笼也无处寻的好女子。如今,璜大奶奶要责怪她没有好好管教弟弟,自然是有些不着调。

其三,尤氏单刀直入,直接指出昨天发生的事,说暗指金荣一般人是狐朋狗友,专门爱挑是非,鼓三惑四的人。这也就等于是把闹学堂的责任,直接指给了金荣。如此,顽童闹学堂,谁是谁非,尤氏一锤定音。她璜大奶奶要论理,当就先需过了尤氏这关。

其中,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关于学堂里的事,尤氏一开始就责怪秦钟,说秦钟不懂事,不知道体量生病的姐姐,鸡毛蒜皮的事也道来让作姐姐的烦心,实在可恶。

如此,是不是也把璜大奶奶骂了个狗血临头呢?秦钟一个小孩子不懂事,你璜大奶奶一大把年纪,也要如此无理取闹吗?

尤氏三板斧砍下去,曹公连忙说:“金氏听了这半日话,把方才在嫂子家的那一团要向秦氏理论的盛气,早吓的得丢在爪洼国去了。”不得不感叹一句,尤氏之口才,真是了得。

是啊,人在屋檐下,哪能不低头。金荣在贾府人眼里算得了什么呢?何况他金荣又不是什么好鸟,爱惹是生非。为他出头,她璜大奶奶实则就是争闲气了。

所以,任何时候,都要谦卑,把自己看得过高,不可一世,要去争一些面子,实则就是去丢面子。万事,忍耐为上,得饶人处且饶人。璜大奶奶最后夹着尾巴逃走,也就真的是咎由自取了。最后,脂砚斋骂她曰:“有何面目再见江东父老?”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