狠心的惜春,最狠的心留给了自己

虽于第三回出场,《红楼梦》全书描写惜春却惜墨如金,前第七十四回,除了她的判词,与她说的见了头发,要去做姑子的话语,其它都是无足挂齿。矢孤介杜绝宁国府,才算得上是她的“正传”。这一回,她彻底爆发,让我们看到了一个孤僻冷漠,铁石心肠的惜春。

那时,抄到惜春房中,在入画箱中寻出一大包金银锞子来,约共三四十个,又有一副玉带板子并一包男人的靴袜等物。

谁知惜春年龄下,胆子也小,见了这个十分害怕,说:“我竟不知道。这还了得!二嫂子,你要打他,好歹带他出去打罢,我听不惯的。

王熙凤审问得知:这些物件确属贾珍赏给入画哥哥的。因入画爹娘都在南方,入画和哥哥跟着叔叔婶子过日子。叔叔婶子又只知道吃酒赌钱,入画哥哥怕交给他们又花了,所以每常得了,悄悄的烦了老妈妈带进来叫入画收着的。

王熙凤觉得情有可原,不想小题大作,谁知惜春又道:嫂子别饶他这次方可。这里人多,若不拿一个人作法,那些大的听见了,又不知怎样呢。嫂子若饶他,我也不依。”

而次日,她又叫来尤氏,让她将入画带去,说,或打,或杀,或卖。尤氏看不惯她的冷漠,也就更她理论了几句,谁知她不除了直接指责宁国府的不堪之外,也毫不忌讳地坦诚自己的狠与冷,她说:“不作狠心人,难得自了汉。”

惜春果真如此心冷口冷地发狠,尤氏只好认输带走了入画。

那木多年的主仆缘分,说没了,就没了,入画一定很是怨惜春的狠心冷漠吧。

可是,古语有云: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就算是一件寻常物件放在身旁数年,人们对它也会有感情,不舍得随意丢弃。惜春怎么会对入画如此无情到极致呢?

我觉得这一切怪不得惜春,更不能指责她的无情。惜春也是尘世中一可怜之人。

她母亲早逝,父亲贾敬一味好道炼丹,别的事一概不管。更别提关心爱护自己的女儿了。她从小到大,从未感受到半分来自于父母的怜爱。

世人常言:长兄如父而惜春的哥哥贾珍却是一味的只顾自己高乐,他何曾有过对这位胞妹的关心,甚至不曾对这位妹妹有过只言片语。他的态度是,不闻不问,不管不顾。

连亲哥哥都尚且如此,更不要说她嫂子尤氏了。尤氏出身低微,在宁国府里是个说不上话的,又不得自己丈夫贾珍的欢心,只能勉强的保全自己的地位。若说她有心呵护惜春,也应当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尤氏自然是不会去为惜春争取些什么。

因此,惜春她虽然有父亲有哥哥嫂子,但实际上却比父母双亡的黛玉湘云等人更加可怜。黛玉湘云等人她们的父母已经仙去,她们是真正的孤儿,大家都会投之以相应的怜悯。而惜春是亲人犹在,却无人关心,内心里会更加的为此心寒。

与黛玉比较,她也没有惊为天人的容貌,更没有举世无双的才华,也没有贾母的极度关心,她有的不过是一个公侯小姐的名头和无穷无尽的落寞与凄苦。

她小小年纪,独自一人生活在大观园里,没有任何人的关爱,也就只能算是一种隐居,她要将自己埋没大观园的热闹里,远离丑恶,保全自己的清白与尊严。

长此以往,她也渐渐的变成了一个懂得不关心他人的冷漠人,内心里也形形成了一种观念“不作狠心人,难得自了汉”。他不是不眷恋红尘,而是红尘太过令她失望,她只有以最狠心的方式对待自己——我管好自己,我不想拖累你,你们也别拖累了我。

所有,她也对尤氏说:“善恶生死,父子不能有所勖助’,何况你我二人之间。我只知道保得住我就够了,不管你们。”

这世间的人情就是这个样子,唯有感受到过爱,才懂得怎样去爱,唯有感知了温暖,才懂得什么是温暖。惜春一直都是正活在冰冷的家庭环境里,自然只知道遵循自渡的法则,而不知道,也不会去体恤每一个人。这也是世间的一种公平。

三毛说:“心之何如,有似万丈迷津,遥亘千里,其中并无舟子可以渡人,除了自渡,他人爱莫能助。”惜春在人生失意之时,不要别人操心,就已经很了不起了,我们又为什么还要苛责惜春,而指责她的冷漠呢?撵走入画,也应当是她自感最终难以保全自己,而让入画自己早日自渡。狠心的惜春,最狠的心留给了自己。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