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政因何想直接打死贾宝玉?

故事发生在红楼梦的三十三回时,贾政结结实实地打了宝玉一顿。

导火索是贾环造谣,说宝玉"强"了金钏儿,导致金钏投井而死。

在平日比宝玉外表行为委琐许多的贾环口中,宝玉竟是强丫环未遂,致人跳井的败类。且这件事情导致府内人心恐慌。

贾政在诧异中,早已愤怒地感叹道:"我家从无这样事情,自祖宗以来,皆是宽柔以待下人。──大约我近年于家务疏懒,自然执事人操克夺之权,致使生出这暴殄轻生的祸患。若外人知道,祖宗颜面何在!"

当时最根本原因是琪官事件。

宝玉结交琪官,引得忠顺王府上门质问索人,宝玉撒谎,但与琪官私将授受的汗巾子出卖了他。

忠顺王府与贾府一向不对盘,宝玉私交对手的优伶,不仅与诗书礼仪之家的"礼"不合,而且给人留下话柄~教养不好,子弟行为不端。

这两件近因事件,宝玉着实辱没了家风,叫贾政如何不羞愤,他如何面对对手,面对下人门仆?

还有远因。

如果只是近因,贾政应该逮着宝玉,先问清楚了再开打。

可是,他一见宝玉"眼都红紫了,也不暇问他在外流荡优伶,表赠私物,在家荒疏学业,淫辱母婢等语,只喝令“堵起嘴来,着实打死!”

他还嫌下人打轻了,"一脚踢开掌板的,自己夺过来,咬着牙狠命盖了三四十下。”即使王夫人来了,他还直叫要勒死宝玉。

我们为人父母都有这种体会,当孩子惹你大发雷霆、大打出手时,说是在教育孩子,其实多半是在发泄那无以安放的情绪。

贾政此时,也是这样一个可悲的父亲,羞愤、愧对他人和祖宗的情绪无以安放。

更可悲的是,他心内清楚,他养育的是一个叛逆者。这即远因。

宝玉从小到大,有很多叛逆的行迹。

好好的男儿,偏喜欢往脂粉堆里混,爱穿大红,癖好吃丫环嘴上的胭脂;

言语也张狂无道,称女儿是水做的,见了觉得清爽,男儿是泥做的,见了觉得浊臭逼人;

行径上好结交江湖闲人(柳湘莲)、优伶戏子(琪官),讨厌贾雨村等"上进"人士,不往仕途经济上走;

思想上好读《南华经》等老庄著作,读《会真记》、《牡丹亭》等言情闲作觉得"口角噙香",唯独不喜洞明世事、练达人情的书,不喜八股之作,将此类读书人称作"禄蠹"。

这类行迹,岂不是叛逆三纲五常、世俗人伦?真正是个"混世魔王"了。

而且,这个魔王,还有庇护者和生长的土壤——贾母和大观园。

想到前因后果,贾政也就更加气氛地感叹道:"素日皆是你们这些人把他酿坏了,到这步田地还来解劝。明日酿到他弑君杀父,你们才不劝不成!"

而且,贾政心内,应该还有悲愤。

大厦将倾的隐忧终究会成为现实,阖府上下,只有他和贾元春勉力支撑,这些不成器的,谁会真正居安思危呢?

所以,他会不由宝玉分辩,直接开打。打,既是教训不肖子弟,也是发泄减压。

宝玉该打吗?

从贾政角度,当然该打,他要发泄压抑的担忧焦虑,他要打出被挑战的父族的权威,他要打掉宝玉身上的叛逆性。他要还家族国邦一个合格的接班人,他要稳住忽喇喇将倾的大厦。

且看贾政那要教训人的架势,他一边大喝"快拿宝玉来",一边宣告"今日再有人劝我,我把这冠带家私一应交与他与宝玉过去!我免不得做个罪人,把这几根烦恼鬓毛剃去,寻个干净去处自了,也免得上辱先人下生逆子之罪。"

他自己又何尝不伤心,他气喘喘直挺挺坐着,早已满面流泪,但是又不得不发恨吩咐下人:“拿宝玉!拿大棍!拿索子捆上!把各门都关上!有人传信往里头去,立刻打死!”

但,贾政终归还是白打了,宝玉的坏没有好转不说,却变本加厉了。他意悬悬的半世心,终究还只能意悬悬地挂下去,直到宝玉出家的那一天,而彻底心死。打不死的宝玉,是他贾政减不掉的烦恼丝。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