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母这一举措,让脂砚斋出乎意料,他随后又一语道破玄机

上次,我们说脂砚斋的话总是会充满玄机。他通过“未嫁先名玉,来时本姓秦”这一古诗句,曲折的反应出贾宝玉的身世之谜,揭示了宝玉和秦钟可能有着非同寻常的关系。

行文走至第九回,他再一次语出惊人,让贾母也走出前台,为秦钟的身世,再次笼罩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那日,秦钟是专门前来荣国府,邀宝玉一起上学。但是,贾宝玉不在。因为要上学,他去向贾政回报辞行去了。秦钟只好在贾母这边等。

话说,秦钟这小子,年纪又轻,出身又寒酸,人又腼腆,他呆贾母那里,应当是与贾母没有什么共同话题。在我们固有的观念中,他顶多只能闷坐着等宝玉回来。

但是,我们本来的生活,往往要比我们想想的要精彩。贾宝玉回来,却发现秦钟正与贾母攀谈。作者的原话是:“贾母正和他说着话儿呢。”

作者用“说着话儿”四个字,加上语气词|“”,立马就让人觉得,秦钟与贾府的这一次谈话,是很亲切,很投机的样子。这是贾宝玉走进来撞见了,生出的感觉。虽然一时颇感意外,他却又觉此情此景,甚是和谐。

脂砚斋看问题也是洞察秋毫,面对此情此景,他立马点评说:“此处便写贾母爱秦钟一如其孙,至后文,方不突然。

这话看似平淡,却是脂砚斋道出的惊人的话语了。那么它惊人之处在哪里呢?

首先,“此处便写”四个字,是脂砚斋写出了他自己的出乎意料,不敢相信事情这么快就发展到了这种地步。

要知道,这是秦钟与贾母的第二次会面,贾母就如此的钟爱于他,像疼爱自己的孙子一样,实属是难以令人料想到的事情。

我们大家都应当记得,贾母那么宠爱林黛玉,可是我们却从没曾见过,贾母与黛玉有过如此亲密的说着话儿场景。我们只记得,黛玉来的时候贾母跟她说过话,从此,黛玉与贾母之间,似乎就不曾有过这么亲切的交流。

两相对比,不说贾母爱秦钟胜过爱黛玉,但是,贾母对秦钟有着异常的感情,就是不容置疑的了。

再看脂砚斋给出的“亦如其孙”这四个字,就是对这种出乎意料的辅证了。老人家喜欢一个孩子很常见,但是喜欢他就像喜欢自己孙子一样,就不常见了,就不正常了。

贾母为什么要如此的厚爱秦钟呢?实在是早就有着强有力的现实原因,也就是脂砚斋说的话——至后文,方不突然

那么后文里,贾母与秦钟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呢?他俩之间的关系,作者又给出了怎样的交代呢?秦钟也是她的孙子吗?秦钟不是在不久的后来就死了吗?怎么又会和贾母发生交集呢?

这一切的一切,脂砚斋没有明说,只是透漏这玄机。红楼又是到第80回就戛然而止,这应当就又是红楼梦里的一个未解之谜了。

但是,我们人总是要有探究精神。未解之谜再怎么扑朔迷离,钻进去思考一番,虽然难以真正的得出个所以然,也是别有意思的。秦钟到底是不是贾母的孙子呢?我们下回分解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