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府败落,贾母知道,不能责怪王熙凤

许多人痛恨高鹗,痛恨后八十回,但是在第一百零七回中抄家时,作者却表现出了贾母最为精彩的一面:

那回,贾母在“急得眼泪直淌”的情况下,依旧命“邢、王二夫人同了鸳鸯等,将她做媳妇到如今积攒的东西都拿出来……分给贾赦、贾政、贾珍、宝玉、兰儿等子孙。

此时她在一一交代诸多繁杂事物之余,并竭力安排好下人去处:

譬如一抄尽了,怎么样呢?我们里头的,也要叫人分派,该配人的配人,赏去的赏去

并道:

​你们别打量我说享得富贵受不得贫穷的人哪,不过这几年看看你们轰轰烈烈,我落得都不管,说说笑笑养身子罢了,那知道家运一败直到这样!若说外头好看里头空虚,是我早知道的了。只是‘居移气,养移体’,一时下不得台来。如今借此正好收敛,守住这个门头,不然叫人笑话你。你还不知,只打谅我知道yin便着急的要死,我心里是想着祖宗莫大的功勋,无一日不指望你们比祖宗还强,能够守住也就罢了。谁知他们爷儿两个做些什么勾当!”

成这里,我们可以看出,第一,她不埋怨任何人,尤其不埋怨时刻看她脸色、讨她欢心的凤姐。

其实,大家都明白,王熙凤是一个精明能干、惯于玩弄权术的人,为人刁钻狡黠,明是一盆火,暗是一把刀。由于对上善于阿谀奉承,颇博贾母欢心,从而独揽了贾府大权,成为贾府里里外外的“一把手”。

因此,抄家的诸多起因都与王熙凤脱不了干系:譬如放高利贷、包揽诉讼、迫害尤二姐至死等等都是她干的。

此时,凤姐异常恐惧,唯恐她在贾母那里失宠,但是贾母对她丝毫不埋怨,因为此时,你说再多、怨再多,也于事无补,还只能够引起内讧。

贾母非但谁都不怨,还宽慰作恶多端、八面玲珑的凤姐,凤姐自知有愧:

先前原打算贾母等恼他,不疼的了,是死活由他的,不料贾母亲自来瞧,心里一宽,觉那拥塞的气略松动些,便要紥挣坐起。

​贾母反倒安慰她“那些事原是外头闹起来的,与你什么相干。就是你的东西被人拿去,这也算不了什么呀。

贾母绝非只懂享福不懂受苦的人,什么叫大度、气量!真正的大度与气量,在贾母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第二,面对抄家,贾母表现出异常的冷静与得体,若说换做平常百姓,早就呼天抢地、哭爹喊娘的指责、抱怨了,而贾母呢?她心甘情愿把自己的“棺材本”交出来,还鼓励大家要欢笑、保持乐观,她真正的做到了处变不惊,庄敬自强。

试想,诺大一个家族,只有她和贾政、探春以及早死的秦可卿隐隐约约的感觉到了危险。可卿临死之际,还一再嘱托她的“闺蜜”王熙鳳,好经营和家里的经济。

其实,贾母冷眼旁观着这一切,她又岂能不知?贾母,面对这“树倒猢狲散”的情况,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罢了。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