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宝玉独独情痴于林黛玉, 几度想撂开手而不能

虽然谁也不敢否认贾宝玉的花心,

虽然贾宝玉因此而遭到万人唾弃,

虽然贾宝玉是“红楼梦”中虽善“意淫”的人,

但是贾宝玉内心的那份痴心,对林黛玉的那份独钟之情,也是谁也不能忽视的,不能否认的。

以前说贾宝玉博爱,但他博爱中有专精,痴情于林黛玉就是他的那份至诚至性的专精。

外来的美女扰人心,人们总是喜欢吧林黛玉跟薛宝钗做对比。

因为林黛玉至纯至真的个性,“小心眼”,爱耍小性子,自然就成了人们 日日攻击林黛玉的话语。

为此,薛宝钗经常在林黛玉面前避嫌,生怕得罪了林黛玉,生怕让林黛玉起疑心。为此,薛宝钗也赢得了大度的美名。

一时间,贾府的下人们都真心似的拥护起薛宝钗来 。作为主子的史湘云,更是口直心快毫不避嫌的数落林黛玉。

林黛玉也是厉害的角儿,面对风霜刀剑一般的流言,她又哪里会屈服。她从来都是不是高傲地任性。

在”众口铄金,积毁销骨“的环境里,也只有贾宝玉依然火眼金睛,看林黛玉依然是林黛玉,而不是大家口中的林黛玉。

也只有贾宝玉能够真心去理解林黛玉的纯真与善良,理解林黛玉”刻薄“背后的毫无恶意。

主子中,宝钗、湘云对林黛玉有成见,奴才中对林黛玉成见最大恐怕就是袭人了。袭人总是捧宝钗而打压林黛玉。

史湘云劝贾宝玉读书,劝贾宝玉经营世务,袭人见宝玉不高兴了就连忙说:“云姑娘快别说这话。上回也是宝姑娘也说过一回,他也不管人脸上过的去过不去,他就咳了一声,拿起脚来走了。这里宝姑娘的话也没说完,见他走了,登时羞的脸通红,说又不是,不说又不是。幸而是宝姑娘,那要是林姑娘,不知又闹到怎么样,哭的怎么样呢。提起这个话来,真真的宝姑娘叫人敬重,自己讪了一会子去了。我倒过不去,只当他恼了。谁知过后还是照旧一样,真真有涵养,心地宽大。谁知这一个反倒同他生分了。那林姑娘见你赌气不理他,你得赔多少不是呢。”

袭人如此地在别人面前打压林黛玉,贾宝玉当然不乐意。哪里容得下袭人如此污蔑林黛玉,于是连忙道:“ 林姑娘从来说过这些混帐话不曾?若他也说过这些混帐话,我早和他生分了。”袭人和湘云都点头笑道:“这原是混帐话。林妹妹不说这样混帐话,若说这话,我也和他生分了。”

是啊,林黛玉说这话,贾宝玉也就真的和他生分了,贾宝玉又怎么管林黛玉 生不生气、哭不哭呢!又怎会百般去向林黛玉赔不是呢?

林黛玉拿宝玉当知己,宝玉更拿林黛玉当作知己。

因此宝黛之间的深情,彼此的吸引力似乎并不止于爱情,更有一份知心知意的认同感与肯定。在薄凉的世界中, 心冷的时候,只有遇见了对方,与对方在一起,才能够让心灵再一次的温暖如春。

但是,我们又真的能够鄙视贾宝玉。林黛玉的消极避世。鄙视其二人只是与世道格格不入的一丘之貉么?

在贾府,在贾府所处的环境中,恐怕其他的年轻男女,特别是袭人宝钗之流才是被环境异化了的怪物吧。、

其实我们更应当吧贾宝玉和林黛玉看成是正常人。

习惯之中,我们总是喜欢吧红楼梦中的那一群男女认知为青年男女。但是他们又何尝是青年男女的,他顶多是少年吧。年龄最大的似乎也不过十六岁。正处于花季、雨季、雾季。

花季、雨季、雾季的孩子整日功名利禄富贵世道经营……这,正常吗?

我也不相信那是个时代大多数的十三四岁的孩子们整日关心的是世道学问。薛宝钗、袭人等应当是从小受到熏陶的结果。

向往自然是人的天性。薛宝钗等知识异化了的个体。林黛玉和贾宝玉似乎才是那个时代心理情操最为健全的少年吧。

在现实生活中,面对十四五的孩子大谈人生之不易,世道之艰辛,极其钻营之道,我想你们心理一定会不舒服吧。

因为你们不是政治世家,大多根不是向往政治的人士,也就不然培养政客了。

贾府里的男孩一生,就是要注定被培养成政客的。因此,贾宝玉的情操的健全反而成了家族中的异类。

林黛玉对功名利禄的漠视,自然一下子就入了贾宝玉的心坎。再加上林黛玉至纯至性的情操情愫,也就更加令贾宝玉欲罢不能了。

因此,贾宝玉深深地迷恋着林黛玉,情痴于林黛玉,也主要是想一直有一份心灵的契合。

千里黄云白日曛,苍茫世界,知音难觅。林黛玉一下子就来到了贾宝玉面前,他又怎会舍得放手,有怎会真正移情于别人呢?

贾宝玉经常对林黛玉说从此撂开手,他其实只是在吓唬自己,吓唬林黛玉,因为林黛玉也离不开他。贾宝玉从来只希望他二人始终紧密得怜惜在一起。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