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国府“五”下逐客令,终于赶走了薛宝钗

钗粉总是喜欢为薛宝钗滞留贾府上十年不走,找出许多理由,譬如,她们是独院居住,她们是用自己的钱,她们一直赖着不走是荣国府一直以来的挽留。但是,这一切理由又何尝站得稳脚跟。

说独院居住,就可互不影响,我想那绝对是自欺欺人的。我们看,贾赦与贾政各自的居处都要用强隔开,贾珍那边更是与荣国府这边隔得远。他们算是一家人吧,也要如此见外。薛姨妈一家作为亲戚,还是住在荣国府里面面,又怎可不见外,荣国府里对此又怎会没有芥蒂呢?

你想,你们家房子多,楼上楼五六层,你家亲戚一直霸占你家一层,住着不走,你虽不说不乐意,心底里也是有着别样的感受吧。也就更不谈,你家住在套间里面,亲戚霸占一间房,与你从同一个们进入了。

所以说,在这种情况下,薛家是用自己家的钱,就可以赖着不走,那就更是荒唐的说法了。住在人家,还要用人家的钱,那样不就是霸王了。你再怎么经济独立,住在人家家里,始终都是人在屋檐下。如此不伦不类,如果出现在我们的生活中,相信,只要稍微过一段日子,那双方都是会十分受不了的。只有距离,才能产生美。

只是,荣国府是侯门之家,显得很有气度,薛家要住,也就让他住,虽然心里可能不乐意。他们是不会名言赶着她们走。

但是,没有名言赶,并不代表没有赶过。只要我们细数一下,荣国府想把薛家赶走,那是经常性的事情。

荣国府第一次赶她们,我们在前几天的文章就谈到过。那是元春省亲之钱的事情。那时,因为买了十二个戏子,一时没地方住。贾府里负责迎接元妃工作的男人们立马决定,让薛家搬出梨香院,去另外一个小院子里居住。让那十几个戏子,住在宽敞的,装修配置比较好梨香院。

大家想想看,这对于薛家,可谓是无言的驱赶了。你家也在京城,离我家那么近,我让你搬家,自然是希望你识相点,自觉搬回家去住,而不是真的想着让你搬进我们家另外的庭院。更何况,那里那个小院子住得下薛家一家子主子奴才,也就住得下那些戏子。

有如此明显的暗示,无奈薛家就是不识相。

荣国府第二次驱赶薛家的逐客令是贾府发出的。贾母这次驱逐薛家,主要是因为薛宝钗过于自作聪明,精于算计,在荣国府制造矛盾,害得贾宝玉林黛玉一直吵架。贾母当然希望尽早请走薛宝钗这个丧门星。好让自己得一点安静。

于是,也就有了贾母请王熙凤为薛宝钗过生日这一场热闹。林黛玉还为此心酸不已。其实,林黛玉应当高兴才是。贾母为什么要给她过生日,实则是告诉人们:薛宝钗成年了,该嫁人了。而贾府又又丝毫没有让贾宝玉娶薛宝钗的意思,那次宴会又那么热闹,自然是想告诉外界,贾府里有个熟女,好让大家前去薛家提亲,同时也暗示薛宝钗到了嫁人的年龄,贾府没有接娶她的意思,让她尽早去找另外的归宿。

薛宝钗都被如此对待了,就算她当时没有醒悟过来,事后也应当知耻而退了。可是,她再次令大家失望了。

薛宝钗第三次被逐,发生在清虚观。这一次,她深深地懂得了贾母的意思,只是一贯的装聋作哑,像面对林黛玉曾经对她的挖苦一样。

那次,张道士想给宝玉提亲,贾母欣然与他谈论此事。张道士拿出金麒麟暗示贾母,贾母却装糊涂,说对此物件不熟悉。显而易见,贾母这是不赞成金玉良缘。当然这里的金很大程度上暗指的是史湘云。但是,薛宝钗那里更是有金,而且还有妖言,这也就等于是贾母明显地向苦苦等待的薛宝钗挑明了态度,什么金都不行。宝玉的媳妇,需要另外物色,她贾母丝毫不会将那些小物件上联系上儿女的婚事。

薛宝钗受了如此大的打击,她第二天,自然就没有继续去清虚观看戏。后来又跟宝玉在贾母面前吵了一架,都是她内心委屈的外在反应。

第四次逐客令,出现在薛宝琴来的时候。那次,荣国府里一下子注入了许多的新鲜血液,那么多姑娘,贾母立马对薛宝琴情有独钟,一时间,贾母对她的宠爱,简直到了无人可以望尘的地步。

这个时候,史湘云的乌鸦嘴就出来聒噪了,她打击讽刺着林黛玉,殊不知,林黛玉看得很淡然,那个在外人看来十分稳重知礼的薛宝钗,却醋意大方,再一次在众人面前表示了自己的不满。

说实在的,那薛宝钗在贾府转悠那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薛宝琴刚一来,怎么就能盖过她的锋芒,而让自己遭到贾母的警告呢?其愤愤不平之心,也就化作了那句酸溜溜的话:“我就不信,我哪些儿不如你!”真是那个酸啊。

这又有什么办法呢?人家贾母不喜欢她是一贯的,是从内心里发出来的最自然的态度,她有再多的委屈,发发牢骚之后,还得自己慢慢地咽到肚子里去。

最后下逐客令的人是王熙凤。那是在抄检大观园的时候。按照当时的情况,大观园里,所有人的住所,都应当查抄,而王熙凤却独独不查抄薛宝钗的蘅芜苑,说她是亲戚,不能查抄。其言外之意,当就是说,她跟林黛玉,同样住在大观园里,独独她是外人。一个外人那么样住在人家,害人人家行事都有所不方便。薛宝钗很聪明,体察到这层意思,她第二天当然只能好没意思的私自走掉。

再有一层原因:当时,绣春囊到底是谁的,并没有查个水落石出,而独独没有搜查薛宝钗的屋子,不管那绣春囊是不是薛宝钗的,王熙凤也等于把那是非一下子推到了薛宝钗身上。王熙凤若回复王夫人,绣春囊的主人没有找到,也只有薛宝钗的屋子没有搜查,薛宝钗的形象立马就会一落千丈了。她不立马走掉,还真是不行。只是如此夹着尾巴地走掉,早已颜面尽失。

好了,这就是贾府给薛家及其直接给薛宝钗下的五道逐客令,总算是暂时性地赶走了薛宝钗。只是她依然住在荣国府,也就不算真的赶走了。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