骄横跋扈一点算什么,薛蟠身上这一点才更令人痛恨

作者:清极

红楼女子众多历来最为世人乐道,反观红楼男子除去一个宝玉外其他的倒是少有人谈,我有一友人曾问我为何与他人谈论红楼梦之时大家都是习惯性谈起红楼诸女子,而对红楼诸男子却是少提及鲜呢?我答曰:红楼女子大多都是美的,而红楼男子除去几个好的之外其他的大多都是不堪的,这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对于不堪之人人们自然是少提及些。

友人听罢又言:那我且问你,你既然说红楼男子大多不堪,那你最厌恶的红楼男子是谁?我脱口而出道是薛蟠。听到这个答案我想大家并不感到意外,厌恶薛蟠这个骄横跋扈,仗势欺人的呆霸王的人多了去了,但我厌恶薛蟠却不是因为他骄横跋扈,仗势欺人而是因为两个女子,这两个女子一个是薛蟠之妻夏金桂,而另一个是薛蟠之妾香菱。

看到这有人可能会说因香菱而厌恶薛蟠这个可以理解。香菱本为甄士隐独女五岁那年元宵,在看社火花灯时因家奴霍启看护不当而被人贩子拐走在人贩子处被磨折了多年本就可怜,后来在人贩子手中本是要卖给冯渊,不曾想半路杀出个薛蟠打死了冯渊,硬是把香菱强买去做妾。

说是做妾但其实香菱在薛家人的眼中不过是一个丫鬟般的存在,薛蟠的妹妹薛宝钗可以随意的使唤香菱,而薛蟠之母薛姨妈亦是没有把香菱当作儿子的妾只由着薛宝钗把香菱当作丫鬟一样的使唤,而时这薛蟠但凡对香菱有半分爱怜之心有将香菱当作自己的妾侍,就不会任由母亲和妹妹这样对待香菱由此可见薛蟠对香菱除了肆意的蹂躏与践踏之外毫无半分怜惜。

此时薛蟠对香菱尚且如此,后来薛蟠外出做生意又遇到了夏金桂没几天就粘上了,娶了夏金桂为正室,娶了夏金桂后薛蟠对香菱就更差了。夏金桂嫉妒香菱生得袅娜纤巧,做人行事温柔安静,又才貌双全。不仅强行将香菱名字被改为秋菱,而且利用自己的丫鬟宝蟾挑唆薛蟠百般的虐待折磨香菱,而此时的薛蟠是如何对香菱的呢?

在红楼梦第八十回美香菱屈受贪夫棒 王道士胡诌妒妇方中有三处描写:

第一处是夏金桂使唤香菱为她取手帕,香菱去取中了夏金桂的计,破坏了薛蟠和宝蟾亲热,薛蟠当时恨的直骂香菱,晚饭后薛蟠吃酒吃得醺醺的,洗澡水略热了些他烫了脚便说香菱有意害他赤条精光赶着踢打着香菱。

第二处是:夏金桂命香菱陪她睡香菱不肯,薛蟠忙赶来对香菱:骂道“不识抬举!再不去便要打了!”

第三处是:夏金桂装病,自扎纸人说是有人要害她,而薛蟠知道后不分青红皂白一口咬定是香菱干的,顺手抓起一根门闩来,一径抢步的找着香菱,不容分说便劈头劈面打起香菱。

我每每看到这三处,都特别心疼香菱,真不知道薛蟠打香菱时怎么下得去手。香菱真的是活活的被她打死的吧。

香菱的判词中一句自从两地生孤木,致使香魂返故乡。说遇到夏金桂是香菱最大的劫,我倒是觉的香菱最大的劫不是遇到夏金桂而是遇到薛蟠,人们常说香菱是夏金桂害死的,如果薛蟠没有娶夏金桂香菱指不定会幸福,我看不尽然,香菱自从遇薛蟠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不会有好结局。

若说我因心疼香菱而厌恶薛蟠这个可以理解的话,那我因夏金桂而厌恶薛蟠这个恐怕有些人可能就会觉得匪夷所思了。但我想说可能夏金桂在众人眼中是一个跋扈骄悍,善妒狠毒的河东狮,爱自己尊若菩萨,窥他人秽如粪土。不过夏金桂此人于我看来是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而夏金桂最可怜的就是嫁给了薛蟠这么个人。

俗话说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夏金桂就是因为嫁错了郎导致最后把自己的性命也搭进去了,其实夏金桂的出身颇高,她出身在经营桂花的豪商桂花夏家,家中非常富贵长安城里城外桂花局俱是他家的连宫里一应陈设盆景亦是他家供奉。与薛家一样都是皇商同在户部挂名可以说她的出身与薛宝钗不相上下。

我一直觉得夏金桂这样的出身大可寻得一个比薛蟠好的人嫁。看到这有人也许要说像夏金桂这样泼妇还想能寻到比薛蟠好的简直是痴人说梦,但我觉得夏金桂她跋扈骄悍也是因为她父亲早逝又是独女寡母对夏金桂娇养溺爱,百依百顺,才遂养成横行的性情。她本人生得颇有姿色,也颇识几个字。如果她能嫁一个家世不差,也颇识字,又能对她一心一意的男子,而不是像薛蟠这种得陇望蜀,见异思迁,又爱寻花问柳,把”唐寅”读成”庚黄,只会唱一个蚊子哼哼哼,两个苍蝇嗡嗡嗡”这样曲子的庸俗不堪之人,夏金桂她也许就不会做出那些狠毒的事来,她自己的日子也能好过一些。

其实无论是香菱也好,夏金桂也罢,她们就像脂砚斋说的那样“生不逢时,遇又非偶”。我对于香菱是心疼,对于金桂是同情。可怜她二人是遇到薛蟠这样的丈夫误了终生,终落得了一个悲惨的结局。

所以说,骄横跋扈一点算什么,那是他的威武,是他家的资本,也是他在社会上的出息。但是薛蟠庸俗粗暴,先后都不懂得如何去照顾好自己的女儿,让家庭和谐,在这一点上,才更令人痛恨的。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