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贾宝玉警告,薛宝钗热毒再一次发作,彻底走火入魔

纳兰性德最是能懂人心的词人了吧,一句“人生若只如初见”道出了多少人心底里的寂寞与荒凉。

当初乾隆皇帝就说了,红楼梦写的是纳兰性德的家事,想必,这种寂寞与荒凉,也定时贾宝玉心底的寂寞与荒凉了。

贾宝玉心底又如何不荒凉呢,看着一个个鲜亮的珠子,在他面前活活地变成一只只鱼眼睛,面目可憎,俨然禄蠹,他是应该被吓得大白天都会做噩梦的。这最可怕的一场噩梦,就是薛宝钗,就是金玉良缘了。

人生若只如初见,宝姐姐来的时候,宝玉何曾有区别地对待于她。宝玉待她与众姐妹一样的亲昵,其中的情怀,有时候甚至达到了他对林黛玉档次。林黛玉也因此,每每半寒酸,只是宝玉他自己不察觉。直到后来,黛玉亲口对他说:“知道你心里有妹妹,只是一见姐姐,就把妹妹忘了。”宝玉才恍然大悟。

这就是刚来的时候的宝钗了。在宝玉眼中,她是如此的好,如此的魅力十足,完全可以让贾宝玉时不时的忘了林妹妹。如果宝钗一直这么下去,真的有些不敢说,贾宝玉会一直对她难舍难分的吧。因为这个时候,他就曾责怪过黛玉将她管得太紧,不让他和宝钗玩。

但是,她宝钗毕竟还是宝钗,不可能让宝玉一直那样。林黛玉从一开始一眼就看透了她,说她心底藏奸。

相信,在大多数人眼底,她也确实如此。她自然就容不得贾宝玉对于林黛玉的赤诚不渝了。她的目的是排他,想要的是成功,是最后的金玉良缘。黛玉看不惯他勾引宝玉,他更加不愿意看到宝玉心底只有黛玉。

所以,薛宝钗进贾府后,虽然一开始表现的很好,讨得了贾府下人的喜欢,也讨得了贾宝玉的好感,但是她还是失败了。贾宝玉心底只有林黛玉。

为了最终的目的,她无法通过直接讨好贾宝玉的手段来达成她的夙愿,她当然需要寻找机会作出改变,施展新的进攻策略。

正好,该为薛宝钗操办成人礼了,贾母一方面是尽地主之谊,另一方面也是暗示宝钗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于是,就安排王熙凤为她举办一个档次相对较高的生日宴会,让大家都知道,让宝钗好早点嫁出去,别惹黛玉宝玉闹别扭。薛宝钗刚开始不懂,当然甚是受宠若惊,仿佛一下子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看到了新的希望。

于是,除了继续宝玉好好相处之外,她又向贾府的家长们发动了进攻。在贾母、王夫人等面前,她要做最懂事的淑女。

她本来就有贾宝玉的好感,又有了家长的喜欢,这样脚踩两只船,似乎是有了双保险。殊不知,这样注定是要翻船的。

果然,她的着力,弄得宝黛之间的矛盾,似乎是越来越难以调和,宝黛二人总是在不断的争吵。但是,薛宝钗这就胜利了吗?

相反,这正是薛宝钗最大的失败。为了最功利的目的,她越来越无情,她在宝玉心底的一点好感,慢慢都消失殆尽了。

你想,金钏儿死了,她去王夫人那里说那些刻薄的话,宝玉知道了宝钗的话语,他又怎么会原谅宝钗呢?

而且,那个时候,宝钗故作姿态,不愿意与林黛玉接触,她二人仿佛一对仇家。宝玉心底当然就不再把宝钗当作单纯的女子看了。那个时候,宝玉心底也一定说出,他后来对史湘云与袭人说出的一样的话——我说你们这几个人难说话,果然不错。你们这几个人,当有薛宝钗一个。

薛宝钗的第二次改变,以在宝玉心底越来越难说话的形象告终,她又以失败了。

不得不感叹,她自己内心不正,再怎么早晚粘着宝玉,追到黛玉房间里惹宝玉,都是没有用的。宝玉反而是在梦里警告她说:“道士和尚的话如何信得,什么金玉良缘,我偏说是木石姻缘

宝钗听得怔怔的,在宝玉那里,她当然不敢再抱多大希望。脚踩两只船的她,只好果断放弃宝玉这条船,缘木求鱼办地专门向家长们进攻。

不同的是,她慢慢地觉得,在贾母那里,她的处境业已如同在宝玉那里一样,也看不到任何希望。贾母在公开场合暗示自己有意思于薛宝琴,更是沉重地打击了她的内心。她唯一的救命稻草,就只剩下王夫人了。

遭贾宝玉警告,为了进一步地讨王夫人喜欢,她似乎是热毒再一次发作了,也似乎是报复,她规劝宝玉开始变本加厉,彻底走火入魔,她从来不注意言辞,也不注意场合地批评着宝玉,丝毫没有袭人的娇嗔软语。在心灵上,她真是笨拙得连袭人都不如了。

难道有了王夫人的保教护航,就有了一切吗?

那个时候,她还不知道,贾宝玉为了她和林黛玉的未来,是可以拿命来抗争的。贾宝玉一旦听说黛玉要去,立马就会死去一大半。

因此,薛宝钗变来变去,算计来,算计去,终究是打不败人间最真的情——宝黛爱情,她只能徒劳无功地等待着自己悲剧命运的到来。如此害人又害了自己,不亦哀哉。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