陷害林黛玉后,薛宝钗再次金蝉脱壳,史湘云感叹与林黛玉同命相连

我说,史湘云,你一派天真无邪欺骗谁?第二天,马上就有人加我微信,找上门来,将我痛骂。

是啊,在许多人心底,史湘云哪里有那么的不堪呢!她跟黛玉在一起,吟哦着:寒塘渡鹤影,冷月葬花魂,红楼诗意,立马翻出一个新的天地。曾有春江花月夜孤篇盖全唐,在这里,此二句就可谓是红楼梦诗词的压轴之句了。

这确实是史湘云给大家带来的惊喜,但这更是史湘云的蜕变。知名作家二月河说,她终于自愿去作一只孤鹤,去渡茫茫秋夜中的寒塘。

但是,想当初,她是有一万个不高兴的,内心丝毫不得安静。贾母不像以前那样疼她了,贾宝玉心底也只有林妹妹了。她所拥有的美好一切,瞬间被命运转嫁到了林黛玉身上;而且在她的眼中,黛玉还是那么的小性内敛,全不及她的随意开朗。感叹命运不公,及其对林黛玉深深的妒意,立马就占据了她的心头。

她跟黛玉一见面就吵,还总是拿话奚落黛玉,当就是生发于这个最重要的症结了。

白居易说,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处于共同失意状态的人,最是容易惺惺相惜了。慢慢的,史湘云彻底抛弃林黛玉,与林黛玉割裂,跟薛宝钗走到一起,就不是什么意外的事情了。

在她眼中,薛宝钗就是知心姐姐,就是完人,身上充满了无限的光芒。她同宝钗一同孤立这黛玉,一位跟着宝钗,快乐就可以天长地久。

只是人生变故重重,将一个人想到太坏,或者想得太好,都容易让自己失望,使自己再次陷入深深的迷茫之中。

她小时候家庭发生变故,失去了父母,总想往荣国府里跑。但是,荣国府在她眼中,也慢慢衰落了,似乎不再是走在曾经的轨道上。

她们生活于其中大观园,看似和谐,大家过得也是那么快乐逍遥,可是真实的情景,则早已是风霜刀剑严相逼。大家早已是温情不在,为自己的利益,各自为营,你争我斗,乱象目不暇接。

所谓内流暗涌,争夺之中,遭殃的自然就是一些下人门,那么多丫头一个个离开大观园,还不都是充当了主子们的牺牲品。大观园里唯有探春知道保护好自己的丫头,秋爽斋在才暂时幸免于难。潇湘馆是大家都光明磊落,也没有受到伤害。

值得注意的是,宝玉钟爱的丫头,也以惨死告终。说明,到了关键时刻,宝玉的感受都可以不被顾忌,其他人又怎敢继续奢望安稳呢?

掀开了岁月静好的面纱后,一直沉迷于梦境的史湘云,终于发现她和黛玉这两个真正的外来者,寄居在贾府是一种多么凄凉的存在。命运早已被别人所掌控,而掌控人的心底,早已没有了爱与温情。

平常,也就只有心比比干多一窍的黛玉看透了这一切,他因此而听从她母亲的教诲,不肯多说一句话,更不肯多行一步路,只是安安静静地活在自己的小小世界之中。

但是,黛玉却依然被人们所指责,而这却仅仅因为贾母、宝玉对她比别人好了一点点。她要是以她那样的身份,像宝钗一样四处走动,对于贾府的事物说三道四,则更是会被人们所非议了。

说到底,是黛玉不同于过客史湘云,她的存在切实威胁到了某些人的利益,而她又势单力薄,命运在被他们所掌握,贾母又从未直接替她仗义执言,她又怎会不被人们所排挤呢?史湘云一度就是其中的一位排挤者

只是,史湘云直到抄检大观园后才看清这一切,真心的懂得了黛玉内心深处凄凉的呻吟。真切的感知到黛玉的无助,也知道了宝钗可恶,甚至而骂她可恨。

在湘云心底,宝钗当然可恨。那么多年,史湘云跟随她,虽与黛玉过不去,但她追求的依然是纯真随性,还有简单与磊落。而薛宝钗却一直都是在钻营,她各种心思的变迁,史湘云都不曾得知。有一回宝钗主动去跟黛玉和好了,之后,湘云还是在她面前例行挖苦了黛玉,只是除了贾宝玉,史湘云也应当突然发现不对劲。如此又让人怎么能够感受到宝钗对于湘云的真心呢?宝钗之心计,只是傻傻的利用着史湘云吧,她内心真正的心思从不与史湘云交流。也真是亏了她俩日夜在一处。

这是薛宝钗对史湘云的第一次背叛,再后来,大观园里刚有所风吹草动,她宝钗又毅然决然抛弃史湘云而去,一点都不念及当初的闺蜜之情。曾经的一切,还不是因为彼此本身的原因,也可以瞬间磨灭,这样的无情的人,是哪个人遇见了,心里都会恨恨的。可以说,宝钗那散发着光环的形象,立马就遇潮的糖塔一样,在史湘云心底瞬间坍塌。

薛宝钗金蝉脱壳般的溜走了,史湘云才发现,真正与她同命相连的只有黛玉,宝钗有妈妈有哥哥,只有她俩的命运一样悲苦,前途也都是一篇迷茫,丝毫无法掌控自己的命运。

中秋之夜,她主动邀黛玉吟诗,是一种心灵的重新契合,更是史湘云在与自我作痛苦的诀别。生活中在贾府,丝毫都不能依赖别人,自我的救赎,才是最重要的。因此,二月河说她是终于自愿去作一只孤鹤,独自去渡茫茫秋夜中的寒塘。一个真正勇敢的史湘云,就此诞生。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