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闹宁国府,尤氏完败王熙凤,只因懂得这两个字

不知道清代诗人魏子安有没有读过红楼,猛然想起他的留名作:情自古空余恨,好梦由来最易醒。觉得用它来形容红楼梦里尤氏的心态及其人生,真的太合适不过了。

是啊,一个女孩子家,似乎是及早就没有了父母,虽曰嫁入了豪门,可是贾珍浑浑噩噩,一味高乐,多年以来,把个宁国府都翻了个遍,十数年的夫妻生涯,她何曾真正感受到过家的温馨。

想当初,她初为人妇,哪一样的表现,不是活泼而又有气度。见了王熙凤,她总不忘调笑一番,王熙凤也喜欢她爽朗的性格,也就曾专门向王夫人请假,去陪尤氏打麻将。宁国府里的花开了,她也不忘请贾母等过去欣赏,增进感情。焦大性子不好,因他有功于贾府,尤氏也就提醒下人,万事不要麻烦他。只是无奈她人微言轻,在宁国府里说话没人听。赖大照样吩咐焦大护送秦钟回家不误。也就惹出了一场乱子,尤氏心底起来一些波澜。

但是,风言风语,尤氏依然让它吹,她依然极力地照顾着秦可卿,为秦可卿的病日夜操心。只是,传言最终坐实,才让尤氏生了一场心病。

家里发生这么大变故,又有哪个女主人能做到心如止水呢?但是,这依然是尤氏的忍让,她不忍,她不让又能怎么样呢?她比得过王熙凤吗?

王熙凤嫁到贾府,她丰厚的嫁妆都足以让她挺着腰杆子说话,再加上王家的势力,她也就更加敢在贾链面前吆五喝六了。还有王夫人与薛姨妈,也是她在贾府里的血脉亲。

而尤氏,她又有什么?嫁入宁国府,恐怕也就只有她这人来了,而在宁国府,更没有一个血脉亲。后来来的尤老娘、二尤都跟她没有血缘关系,更主要的是,她也没有为贾珍添得一儿半女。

或许,这就是一个普通女孩子嫁入豪门后的悲哀了。那么,尤氏就这么沉沦下去吗?情自古空余恨。尤氏,她没有。所有的人生情怀,只会让她的人生更加悲苦,也只会是空悲苦,她如活得凄惨,没有人为她滴下一滴同情的眼泪。

看着她的“没有用”,王熙凤都骂说:“自古“妻贤夫祸少”,“表壮不如里壮”,你但凡是个好的,他们怎敢闹出这些事来?你又没才干,又没口齿,锯了嘴子的葫芦,就只会一味瞎小心,应贤良的名儿。

她要是在贾珍那里反抗,因此活得再悲苦一点,恐怕是连骂她的人都没有了,她或许也会像秦可卿的丫头瑞珠一样,早就一命呜呼了。生活在宁国府,向来都是比别的地方更加的令人身不由己。

但是,我们的话说回头,尤氏果真就是贾府里最没能耐的媳妇吗?王熙凤那么骂她,她果真要比王熙凤差十万八千里吗?

我们看秦可卿死后王熙凤呼风唤雨,其实,尤氏又何曾办不到?我们再看看贾敬死后,尤氏的作为,我们也就知道,她也是一个不简单的女子了。

当时贾珍等贾府里的主梁骨全都奔赴国丧,一个未归,而贾敬却突然在庙里死去,消息传到宁国府,也就尤氏能作主,她如何处理,也就完全关系着宁国府的体面,更关系着贾珍此后对她的态度。如果办砸了,贾敬亡灵不得安,贾珍也就更加会不屑于她的存在了。

于是,她开动脑筋,红楼梦里立马就上演了一曲“独艳理亲丧”的精彩戏份。第一步,她迅速调动宁国府里的一切资源;第二步,她锁了那些道士,等贾珍回来发落,因为贾敬突然死亡,需要等贾珍回来查明真相。他稍微不慎重,宁国府的儿孙也就落得个不孝的罪名;第三,尤氏迅速派人去通知贾珍;第四,为贾敬作简单的装殓等等。尤氏做的这一切,可谓是有条不紊,心细如发,贾珍回来后,立马就对尤氏大加赞赏。

再对比一下这与王熙凤所处之事在客观条件上的不同。当初王熙凤仅仅主内,只是在里面照管照管,而且还有贾珍的鼎力支持,也就等于是有了尚方宝剑,王熙凤干不好,也得干好了;而尤氏,在这次治丧的过程中,身边没有一个得力的男子,需要内外操劳,可谓是大事小事一肩挑,是真正的杀伐决断,不能有半点差池。

因此,虽然二人都把事情办得很好,尤氏却更令人生出一分敬佩之心。这个女子,她身上早已修炼出来一种成熟之美,平常处于灯火阑珊处,猛然一表现,也就没有人不对她刮目相看了。

她的这种成熟之美,也表现在她有一颗容人之心。

那回,王熙凤一把鼻涕一把泪将她当面团来揉捏,她却一直都是忍让赔不是。

说实在的,贾琏偷取尤二姐与她何干,她也就顶多一个知情不报的罪名,但是这在王熙凤面前又算得上罪名么。王熙凤那么骂她无用,却又责怪他没有管好,既然尤氏在她王熙凤心底早就是这么一个没人的管不住贾珍的人,王熙凤还那么骂她,是不是也就全是为了撒气,欺负老实人呢?这回答当然是肯定的。

这也就更加体现出尤氏的伟大了。

明明是被欺负,却处处忍让,给受伤的人以宽慰,她也就实则是在同情王熙凤的可怜,不与她一般见识。

慢慢的,王熙凤在她面前也如小孩子一般,最后被她哄得妥妥帖帖,吃吃喝喝,梳妆打扮一番,收掉老虎的脾气,楚楚可怜的回去了。所以,大闹宁国府,在我看来,是以尤氏的胜利而告终。只因她处处懂得忍让这两个字的吵架秘诀。

最后,尤氏出身卑微,她更有着一颗悲悯之心。

王熙凤过生日,她也要拉出赵姨娘、周姨娘两个苦瓠子出份子钱,可谓是鹭鸶腿上劈精肉,蚊子腹内刳脂油,刻薄到极致。尤氏长期处于不得意的人生之中,她当然甚是为两位姨娘寒心。于是,趁王熙凤不注意,她也就把两位姨娘出的份子钱物归原主。不过,两位姨娘哪里敢如此。尤氏也就只好安慰她俩说:你们可怜见的,那里有这些闲钱?凤丫头便知道了,有我应着呢。”二人听了,立马千恩万谢,安心地收了那银子。人人只爱锦上添花,此种雪中送炭,也就可算是人世间最真正的悲悯了。

好梦由来最易醒,尤氏大概也就是这么一位女子,在她人生充满梦想,期待着美好的未来,正做着美梦的时候,命运却及早地催醒了她的美梦。她此后的人生,时时刻刻都处于人生的悲凉之中,但是她却从不枉自悲伤,因为她知道,再多的悲伤,再多的悲情,都没有人理会。那样,只会为自己的人生徒增许许多多的遗恨。所以,与其憎恨人生,也就不如苟且偷生了,或者说好听一点,谓之珍惜人生。在不完美的人生中,做最好的自己。也就算是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了。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