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儿一番唾骂,彻底点破贾政一生的愚蠢

虱子这东西,比蚊子可恶,寄居在人身上,咬你几口,又痛又痒,看着又恶心,恨不得立马将它小小的身躯碎尸万段。

贾府里的焦大,经常咬人,喝醉了就耍酒疯,主子们经常被他骂得面红耳赤,他自然就容易被类推为虱子一类的人物,恨不得早早地打发了,好了事。所以,在懦弱的尤氏面前,王熙凤恶狠狠地骂道:“以后还不早打发了这个没王法的东西!留在这里岂不是祸害?

因为王熙凤的一句提醒,焦大这只老“虱子”,就给遥遥地发配了,从此小命不保。

贾府众人没有他败兴了,依然过着追欢买笑的生活。家里车如流水马如龙,门庭若市,也就多的是阿谀奉承,巴结讨好之辈了。而且,还是那个人才辈出。

贾雨村就是其中最杰出的一位了。刚一上任,就为薛家摆平了官司,为贾府,为贾政争得脸面。他从此受到主子的器重,也就可想而知了。

贾政每每都找他打发空闲,史湘云也推荐宝玉去跟他学习仕途经济学问,贾赦后来也为了她狠狠地揍了贾琏一顿。

这也就是贾雨村的能量了。起先,甄士隐真心实意地对他好,如今在贾府这个堂堂的公侯之家穿梭,也是那么游刃有余。职场屡屡失意的人,或许可以学一学贾雨村。

但是,你不要学到阴沟里去了,贾雨村也可能是那正邪两股气相撞而生出的人物,有人觉得他好,更有人对他恨之入骨。红楼梦里情商最高的丫头——平儿,就是这么一位极度痛恨贾雨村的人。

贾琏被打之后,她就毫不顾忌的在薛宝钗面前骂道:“都是那贾雨村,什么风村,半路途中哪里来的饿不死的野杂种,认识不到十年,生出多少事。”平儿骂得是那个咬牙切齿啊,她也就差点要像王熙凤一样,让人们尽早打发了贾雨村了。平儿的智慧,真是不一般啊。

可见,贾雨村不止让贾府的人快乐,他惹出许多事,也让贾府的人感到痛苦了。因此,我们也就完全可以说,他也是贾府人身上的虱子,只是有人保他,有人痛恨他,他活得依然是那么个逍遥自在。

因此,这也就是贾赦、贾政、史湘云这一类人见识上的浅陋了,他们看不到贾雨村的恶。

一个人本质上坏了,他就是一条蛇,他可以为你办事,陪你玩,同样,他也可随时咬上你一口,让你一命呜呼。

后来贾府彻底破灭,相信,其中必定有着贾雨村的一份“功劳”。,而贾政一直以来,将这只吸血的虱子当宠物养着。平儿的一番唾骂,也就彻底地点破贾政一生的愚蠢与悲哀。

如果说贾雨村的坏,作者没有提及,仅仅只是我们的想象,那么孙绍祖这只中山狼,也就完全可以看成是贾雨村在恶的方面的一个缩影了。

孙绍祖当初也像贾雨村一样的贫苦,他拜倒在贾府门下,仰赖贾府的势力,才得以在京城做官,享受荣华富贵。

但是贾府就是没有看到,他也只是在贾府进行着利益交换。他所有的拜倒,都只是虚情假意,为的只是官衔与财富。贾府一旦失势,不说他知恩图报,救贾府于危难之中,却最先于众人逼迫贾府,将贾府里的迎春,从贾赦手中赖了过去,一载之中,就将迎春折磨致死。也就不要怪作者骂他是中山狼无情兽了。只是贾元春的死,依然没有让他们在愚昧中清醒过来。

再看詹光、单聘仁,这两个奴才总是成双成对的出入,跟着贾政附庸风雅,实则只是空谈误家,将贾府一步步带入愚昧之中。

透过作者的谐音修辞,我们也就知道,他俩个就是贾府里众多奴才的代表,他们投靠贾府,巴结贾府,为贾府“卖力”,大多都只是为了沾光、骗人,一旦贾府轰然倒塌,凶恶得势的会落井下石敲诈一笔,其他的也就只会作鸟兽散了。赖尚荣,傅试等人,也都是名如其人,相信作者在第八十回后,一定会一一地揭露出他们丑恶的面目。

仗义每多屠狗辈,负心皆是读书人“,这些学富五车的男人们,因此每每也就败坏了读书人的名声。他们之中,又有多少人会记得贾府的恩典呢?

在男人们身上感到十分的失望,曹公也就只得在满含悲辛中,在女人的身上去寻找一丝丝的慰藉。

我们看姥姥,前两次来贾府,想着的虽是打秋风,虽然被贵族的丫鬟小姐媳妇们调笑,甚至是看不起,最终却只有她是那最为有情有义的一个。还有小红、茜雪一些小丫头们,也给了人们美好的慰藉。他们没有得到高官厚禄,更没有得到怎么样的器重,却反而是最懂得感恩的一群人,在贾府人落难之时,伸出自己的援手。

所以,我们说,自从贾府里打发了焦大之后,贾府也就彻底走上愚昧的末世狂欢的道路,他们对真正善良的人不知道投以真诚的关怀,却把虱子当成了宠物,让他们吮吸着自己的献血,贾府焉能不亡?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