脂砚斋用五个字,点出曹雪芹对薛宝钗一番绝妙的讽刺?林黛玉笑个不停

人逢喜事精神爽,贾宝玉来到梨香院,仿佛凤凰落到了梧桐上,薛姨妈一把将他搂在怀里,直叫我的儿。

转瞬,薛姨妈就打发宝玉进了里间——宝钗的闺房里。里间,似乎也是岁月静好,宝钗安静地坐在那里做针黹,半旧不新的打扮,姣好的容貌,罕言寡语的样子,令人无限心动,使得宝玉对她是一面打量一面搭讪。开口一句姐姐,也叫得亲切。

如此,宝钗自然也是喜出望外。立马就让莺儿赶紧斟茶来。

这也算是宝玉第一次专门来探望她吧。平常,都是宝钗往宝玉那里去,跟着贾母黛玉等厮混。只是价值观不同,从周瑞家的口中得知(送宫花那一回有点到),在宝钗刚来的时候,宝玉就十分地莽撞她,宝钗也因此有着偶尔不去的时候。

但那时,毕竟还只算是小孩子之间的一点冲突,宝玉转瞬也就忘了。

宝钗好久没有过来,又听说是病了,宝玉不来问候一下,也就有些说不过去。

当然,这更是宝钗的期望,哪一个人不希望得到别人的关心与宠爱呢?或许宝钗跟宝玉的一开始的争吵,就是看不惯宝玉跟黛玉的亲昵,内心的醋意,就变成了对于宝玉的善意的提醒,让她钻研点仕途经济学问,准备将来的科举考试。

宝玉来了,本来就好,却又在莺儿的引导下,与她侃大了大半天,也就更是人间美事了。她有金锁,宝玉有通灵宝玉,莺儿说正好配上对,大家谈得甚是亲切又投机。

这一来,宝玉也就忘了回去。林黛玉当然不干,虽然时候不早,也就找上了薛宝钗家的门,由此也可见黛玉的大胆了。

她和宝玉的之间的情感,她绝不容许别人插足,更不容许因此生出什么嫌隙。因为宝钗的手段,宝钗的算计,实在令她不放心。宝钗刚来一个月,贾府下人的心,几乎是全都被她收买了,这可是黛玉的亲眼所见,亲身感受。别人还因此对她有所指责。所以,黛玉能来,大家真的要为黛玉叫好,为她的情感的炽热,内心的勇敢,还有那一股子豪气叫好。

黛玉来了,宝钗跟宝玉的好戏,也就唱不下去了,只得早点吩咐着吃饭。

可是,毕竟,宝钗心底的余情未了,内心依然是暖暖的,在饭桌上,故事当然要委婉地延续。

话说,就要吃酒了,先是李嬷嬷出来阻拦,她害怕宝玉吃多了酒,她遭殃。不得不说,这李嬷嬷有些不识时务。宝玉在宝钗家吃多了酒,她哪里有什么责任。所以黛玉后来的一句话说得很棒:“往常老太太又给他吃酒,如今在姨妈这里多吃一口,料也不妨事,必定姨太太是外人,不当在这里的也未可知?”

李嬷嬷被打发走了,宝玉性急,只要冷酒吃,不要热酒。薛姨妈说,吃冷就写字手打颤,宝钗也连忙上来劝解,笑说:“宝兄弟,亏你每日家杂学旁收,难道就不知道酒性最热,若热吃下去,发散的就快了,若冷吃下去,便凝结在内,以五脏去暖它,岂不受害?从此还不快不要吃那冷的了。”

真的是一番软语温存,林黛玉一直默默地看着这母女俩如何献殷勤,她一直一声不吭,等到宝钗说完这些,她也就忍不住抿着嘴,笑了。

林黛玉笑什么?这中间,脂砚斋也给出了最难懂的一条批语,作为注释。他说:“在宝卿口中说出玉兄学业,是作者微露卸春挂之萌耳。是书,勿看正面为幸。

脂砚斋的话语,重点在后面两句,中间一句难懂,我们先看最后一句。脂砚斋让我们勿看正面,也就是说,不要把薛宝钗的话仅仅看成是宝钗的劝告。那么我们要怎么去欣赏薛宝钗的话,欣赏薛宝钗的表现呢?我们接着看那中间的一句话就知道了。

先看这微露二字,她与这一回回目相呼应。回目里的微露二字指的是莺儿这个丫头,通过两句简单的话,露出了薛家母女期盼金玉良缘的意思:说金跟玉是一对,指的自然就是宝钗跟宝玉,其实也是一对。只是贾宝玉置若罔闻,对此没有发表任何看法。

不知道是宝玉不解风情还是怎么的,宝钗当然要接着献殷勤了。这殷勤,也就是她劝说关心宝玉的那段话。

所以,这个时候,我们就可以转折的表达一下,薛宝钗的这番话语是刚才的她与莺儿唱的双簧的一种折射。这也就是后面的五个字了——卸春挂之萌。

不要小看这五个字,它们可是脂砚斋对刚才发生的事情的一种高度凝练的总结。卸,指的当然是薛宝钗为拿金锁给宝玉看而宽衣解带的行为;春字,指的也就是薛宝钗解开排扣后,春光乍泄了;挂呢?说文解字里说它的引申义是谋划。萌,指的也就是薛宝钗卖萌了,也就是说,薛宝钗突然变得温柔了。

如此,四个字一结合,加上微露二字,第二句的意思,我们也就可脱口而出了——作者通过薛宝钗的话语,在林黛玉面前,微微的泄露出来薛宝钗和莺儿刚才的对贾宝玉一番谋划,薛宝钗因此变得那么萌萌哒。

所以,这是作者一番绝妙的讽刺。薛宝钗作为闺中女儿,在男子面前解了排扣,宽衣取物,也就十分不符合古代的礼制,在追求质本洁来还洁去的林黛玉眼里,当然会觉得十分的荒唐。

当然,这个时候,林黛玉还不知道宝钗唱的这么一曲,但是看着薛宝钗如此反常的温柔,她也是能够猜到一二,知道其中必有故事吧。

不得不说,这也就薛宝钗一生的悲哀了。一个清洁的女儿,为了某些目的,逐渐使自己变得污浊,限入人生难以自拔的沟渠之中。林黛玉的诗句”质本洁来还洁去,强于污浊陷渠沟”,也就她对她自己和薛宝钗品质的最真实的写照了。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