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莺儿,贾宝玉先是践踏贾环的尊严,后是扫了贾探春的脸面

宝玉打趣宝钗胖,像杨贵妃,宝钗听了内心窝火,说:我可是想做杨妃,只是没个好哥哥好兄弟可以做得杨国忠的。

宝钗终究还是看不上她的这个哥哥。其实,薛蟠对宝钗哪里好,出一趟门,都想着给她带东西;惹她生气,对她是千哄万哄的,甚至要把她最重视的金锁去炸一炸,炸得金亮亮——那样她的爱情也就更加旺旺了。看看,薛蟠是多么懂她的这个妹妹,只是宝钗不懂她的这个哥哥罢了。

反观宝玉,他作为兄长,就没那么好了。

贾环和探春是他同父异母的弟、妹。贾环在和莺儿玩时,因为耍赖,被莺儿嘲笑,跟着莺儿闹了起来。宝玉来了,立马就把他训斥了一回,还把他撵了出去。也不管人家委屈。

贾环的出身,自比不上被宠爱的宝玉,输多了钱便不愿意给,这也是小孩子心态,劝慰下就放开了。而且,在莺儿面前,他毕竟还是个主子,宝玉骂她,也立马就剥夺了她的尊严。这叫她怎不去赵姨娘那里哭丧着脸,赵姨娘又怎会不恨得牙根痒痒。贾环在宝玉面前没有尊严,他拨灯油要烫瞎宝玉,又在贾政面前告宝玉的黑状,也就自是可以想象的了。

再说贾探春,她是庶女的出身,在贾府这个势力眼的家庭里,为了活得更有尊严,她叫自己的生母为姨娘,内心里也只认王夫人,时刻替王夫人说话;另外,还经常跟赵姨娘吵架,呼喊着跟她没有什么母女关系。为了保持那么一点尊严,她是那么费心尽力。

只是,在身份上,她依然是低矮的,因为喜欢一些市上小玩意儿,他还要拿钱出来请宝玉买,并加做双鞋来谢。看似是平常,却也全不见宝玉对她这个妹妹的用心。见到的只是探春的主动亲近。

因此,探春也就注定成不了公主,只能是女强人。因为没人主动去疼她,没人主动去爱她,她的一切都是她争取来的。

因为宝玉的疏忽,探春做的鞋子被贾政看到,被责怪了一回浪费钱物,宝玉虽然撒了个谎,毕竟瞒不过贾政,因为赵姨娘立马就表示了不满,让探春十分不快。这也就是宝玉的罪过了。

探春管家时节约用度,缩减了各房的一些重复支出,并将大观园各处花圃分给各人管理,让他们每年交点利息,补贴其他没管事的人。

这样一来,各处有专人管理,不至于荒废,也节了一大笔开肖,是一举多得的好事。

探春的新规施行后,其他房还可以,最先吵闹的却是宝钗的丫鬟莺儿。她自恃宝钗没有要过什么花儿朵儿,也就张狂起来,擅自摘了些柳条编篮子。

不久,也就被管理花草的婆子看到了,她心痛柳条,却并不敢说莺儿,只骂自己女儿春燕。

莺儿不知错处,却更加地使起性子来,生气着,便扔了编了一半的篮子,撒手走了。

这里,宝玉知道自己家的人得罪了莺儿,十分担心宝钗内心会因此心生芥蒂,他立马就要求人去给莺儿陪不是,还叮嘱不要让宝钗知道,唯恐宝钗诉斥莺儿。

宝玉对别的女孩子是陪了十二分的心思,全没有想过这,条法规是妹妹探春新立的,莺儿坏了规矩,宝玉还给她陪不是,此例一开,新规如何执行下去?可叹探春才自清明志自高,却偏偏摊上这么一个哥哥,也就真心有着道不完的无奈了。贾探春的铁面,被贾宝玉无心横扫,从此,也就只能软一软了。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