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宝玉对贾政越来越不屑,两句论语,点破其中的奥妙

贾宝玉对贾政越来越不屑,两句论语,点破其中的奥妙

都说贾政是儒家的,其实,这应当是一种荒谬的说法。假若,已经故去的国学大师南怀瑾先生,来点评红楼梦,点评贾政这个人,也应当是持此种论调的。

孔家店被打倒,南怀瑾先生在他的论语别裁里,就表达出了很气愤的情绪,为人们歪解论语的行为,感到十分地无语。在他心中,论语是可以当故事读的,是幽默的,其思想是灵活的,而不是那些刻板,甚至去泯灭人性。

我们看贾政,他似乎就是红楼梦里一个最为刻板之人了,对于宝玉的教育,也完全不同于贾母,贾母是因材施教,而贾政呢,一骂二瞪眼,三就要拿板子打人了。他对宝玉施加的是无限的摧残,而这也就是泯灭人性了。

其实,泯灭人性的人,他自己早已就没有了人性,没有了一个人作为人,而应当有的理智与思想。

我们再回到儒家身上,儒家讲究,在为人处世的同时,要做到吾日三醒吾身,而贾政的日子,却全是浑浑噩噩的,无所用心的,也就更不谈反思了。

贾宝玉对贾政越来越不屑,两句论语,点破其中的奥妙

他责骂宝玉,只是一味的将错处放在贾宝玉身上,却从不反思:作儿子的那样,屡教不改,他作父亲就不能好好地反思一下自己的教育方法,及其自己身上的原因吗?

咱们中国古人一向就富有教育智慧,孔子他老人家更是教育大师,许多的教育理念,拿到当下,说给盲目地搞教育的人听,也是振聋发聩的。譬如,言传身教,贾政他老夫子做得就一点都不好。

首先,通过上面的分析,我们知道,贾政儒家出身,却似乎不懂儒学,或曰没有将儒家经典融会贯通,应用于生活之中,他也就枉为读书人,枉为因此而得官的名声了。

我们看他在文章词句上,丝毫没有什么好的创作能力,也就知道他的刻板了,硬要说她如何,他也顶多只是一腐儒。

作父亲都没有什么文采风流,没有像林如海一种,中一个硬邦邦的探花出来,又怎叫宝玉仰慕他,奉他为家里的权威,也就更不谈转变宝玉的世界观了。宋代苏洵,自己有文采,也就影响了两个儿子,也就是这个道理。

贾宝玉怕的是,读多了父亲说的书,他变得跟父亲一样,也就完蛋了。所以,看后文,贾宝玉所说的那些忠臣良将的一番言辞,虽然可能是些歪理,却也是十分精辟的。

贾宝玉对贾政越来越不屑,两句论语,点破其中的奥妙

其次,我们看贾政身边是些什么人,也就更加会知道贾宝玉对他的不屑了。

他的朋友圈中,第一个出现的是贾雨村,忘恩负义,奸诈狡猾之徒;第二三个出场就是单聘仁与詹光,只不过是善于溜须拍马,阿谀逢迎,骗吃骗喝之徒。再次,从品林四娘那一会,我们又知道,他身边的其他人,也只不过是附庸风雅,没有真情,没有真才实学之徒。

看一个人的朋友是些什么样的人,也就大致知道了这个人是个什么样的人,贾政身边的朋友如此不堪,贾宝玉直觉浊臭逼人,他又怎么会高看他父亲一样呢?他父亲与那些人交往,只会让宝玉内心里生出对他的更多的不屑。

反观北静王,身边全是高雅之名士,贾宝玉也就乐得与北静王交往,交流了。因此,贾政败就败在无趣,身边全是极其世俗无聊之人。

贾宝玉对贾政越来越不屑,两句论语,点破其中的奥妙

再次,贾政对于宝玉的教育,也是不用心的,元春入宫之后,贾府是为贾宝玉请过家庭教师的,只是不知什么原因,宝玉说,他的那个业师,中途回家去,也就一去不复返了。估计是被宝玉淘气坏了。贾政却也就一直这么拖着,没有再给宝玉请家庭教师,而是想着把宝玉送到贾代儒那里学习。

而贾代儒那里的学习风气,贾代儒的水平怎么样,贾政却一概不知了。后来贾政又让宝玉去宁国府学习,宁国府早已是烂摊子,他也不知道。

那时,贾宝玉过来对他说要上学,他又是讽刺一番。

贾宝玉对贾政越来越不屑,两句论语,点破其中的奥妙

他就是如此地不去真心地关心孩子的学习与教育,贾宝玉去学堂里,也就只能以打架收场了,去贾珍那边,也就只是看到一些下流了。

至今还搞不懂,贾政后来为什么一直不曾为贾宝玉请家庭教师,不知道是请不来,还是有人阻拦,还是贾政根本就没有将宝玉接受教育的问题放在心上?

总之,贾政这个父亲,做得真正是失败,却一味责怪儿子不成器。最后我们引用孔子的话结尾,孔子曰,饱食终日,无所用心,难以哉!这里的无所用心,指的也就是贾政对于宝玉教育之盲目了。切记,吾日三省吾身因材施教,当你做不到这两点,你就开始慢慢地失去你的孩子。

发表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