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雪芹心疼林黛玉,借着龄官的嘴,痛痛快快地骂了一回

你们家,把好好儿的人弄了来,关在这牢坑里,学这个还不算,你这会儿又弄个雀儿来,也干这个浪事;你分明弄了来打趣形容我们,还问我好不好!

这是书中第三十六回,贾蔷去看龄官时,讨龄官开心时,龄官抱怨的一段话。何等的任性,敏感,毫无道理。一个男人对她的关心就被这样曲解了。

这让我想到,黛玉自入贾府,就不是父母疼爱的书香门第的富家大小姐了,她在众人眼里,是寄人篱下的外姓姑娘。在贾府里,面对的风霜雪雨,她要独自来担当,不得不小心应付各方面的压力和白眼。因此,龄官眼中牢坑,又何尝不是黛玉眼中的牢坑。

曹公也是心疼着可怜的林妹妹,才在这里借着龄官的嘴,痛痛快快的抱怨了一回。

像龄官一样,她也迫切需要一个依靠,特别是林如海去世后,她就越发把宝玉当作了她生命中的救命稻草。幸好,宝玉待她,比贾蔷照顾龄官还要细致百倍。林黛玉的任性,在宝玉面前也一向不值得一提。

同样的,就如龄官在地上画着蔷字一般,在宝玉和丫头们厮混,和宝姐姐谈笑时,她只是默默的在替宝玉做着功课,每天写着几篇小楷字,以防着贾政回来时查功课。这份痴心,早已超过于龄官画蔷。

元宵之夜,她也似曾大胆地在众人面前表露了自己的心意,她那一杯酒,似就是在对抗着王夫人等人极力推崇的金玉良缘。她内心情感的炽热,早已非同一般。

不过,黛玉虽有追求自由的爱情,但骨子里那些大家庭的规矩,还是一点都不敢违背的,她恪守着作为一个大家闺秀的格调,何况周围那么多眼睛在盯着,不敢错一点,也不敢抱怨什么。

这些宝玉都是看在眼里,也慢慢感动在心底,只是他的不成熟,依然令林黛玉看不到希望。

对于龄官的话语,宝玉想的却是,当他死了,再得不到所有人的眼泪,而不是想着能永远呵护这些女孩子,不至于使得她们经常流下委屈的泪水。

我想黛玉心里会不会觉得心凉呢?贾府日渐败落,聪敏的黛玉已感觉到,询问宝玉将来的打算,她是不希望宝玉走上官途,每见宫中来人贾府上下乱成一团,她不希望宝玉也承受这一切。但是也不想宝玉无所作为的。宝玉的反应是满不在乎的:反正少不了你我的。黛玉对此也就只有感到无语了。

晴雯的死,宝玉一句:茜纱窗下,我本无缘;黄土陇中,卿何薄命!让黛玉脸色都变了,她却还是不敢表露心中的不快。我想到了,此时,黛玉爱着宝玉的心,会不会冷了几分?

后来宝钗见黛玉身子不好建议黛玉煲燕窝粥。黛玉说:老太太,太太,凤姐姐这三个人便没话,那些底下老婆子丫头们,未免嫌我太多事了。你看这里这些人,因见老太太多疼了宝玉和凤姐姐两个,他们尚虎视眈眈,背地里言三语四的,何况于我?况我又不是正经主子,原是无依无靠,投奔了来的,他们已经多嫌着我呢;如今我还不知进退,何苦叫他们咒我!

到了此时,黛玉已经对贾府的生活不抱什么希望了。自己的自尊不容许她去求贾母什么。她在委屈与忍耐中,看到着最后一丝希望的破灭,终于是凄凉地度过了自己的一生。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