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探春,好一朵耀眼的红玫瑰

作者:冰儿

三姑娘探春,这个连王熙凤都敬畏几分的带刺玫瑰,却并没有像凤辣子一样很惊艳的出场。

她是在第三回与迎春、惜春一起出场的,看似没有丝毫的锋芒。但是,曹公怎么可能让探春这么静默到底呢?性格上没有一些闪光点,她怎么配得上她的刺玫瑰之称呢?

于是,这里就有了一个小细节,让探春在众姐妹中脱颖而出。那时,宝玉欲送“颦颦”二字给黛玉时,探春便问“何处出典?”又道“只恐又是杜撰”。就这么两句话,一方面表露了贾宝玉的玩世不恭,另一方面,更是显露出了探春的性格里带刺的个性。这也是她的才学的体现。

再回过头来看其容貌,作者从对美十分苛求的黛玉眼中写来,只见她“削肩细腰,长挑身材,鸭蛋脸面,俊眼修眉,顾盼神飞,文彩精华,见之忘俗。”

这也就是曹公写人的神来之笔了,三春一样的妆扮,唯独探春能给黛玉留下“见之忘俗”的深刻印象,她的卓尔不凡,一下子就被点染得耀人眼目。至此,探春往后的不寻常,作者也就从两个方面作出了暗示。

她的不凡,作者最先给我们呈现出的是她的雍容而大气。

探春喜欢阔朗,三间屋子连为一体,案上磊着各种名人的法帖,笔墨纸砚一应俱全。墙上挂的是米芾的《烟雨图》和颜鲁公的墨迹。

我们细致地推敲一下,三间屋子连为一体,虽容易流于空旷,但是名人的墨迹,却与这阔朗的房间相得益彰,全是探春讲究自然而不落俗套的品味。

于是我们就不难明白,为什么大观园轰轰烈烈、热热闹闹、无限引人注目的诗社活动的发起者是她了。

林妹妹才情第一,却孤标傲世,宝钗是事不关己一问摇头三不知,宝玉永远只是个爱凑热闹的主儿,湘云虽然豪爽却难做自己的主,李纨寡言,迎春懦弱,惜春自娱自乐……

唯有她心底里装满的是大的气象,能够组织一干人等,奏响大观园里典雅的乐章。

感谢三姑娘,缔结诗社,让一帮正值青春妙龄、天真浪漫的小女孩儿尽情挥洒了才情。让大观园一度多姿多彩,时常妙语斑斓,笔墨飘香啊。没有人物的风华,大观园里的那些美景也是徒然存在了。

更让我惊叹的是,她不仅亲自为诗社命名,红楼梦第一才女“潇湘妃子”这个名号,也是出自于她之手笔,林妹妹当即颔首应允,探春的才学与聪颖由此可见一斑——这朵玫瑰处处不落俗点啊。

关于探春的才思与风雅,我最难忘的是这样一个细节:她攒下几个月的零用钱,托宝玉买“柳枝儿编的小篮子,竹子根儿挖的香盒儿,胶泥垛的风炉子儿……”, 且点明要“拣那朴而不俗、直而不拙者”,这才真正是从骨子里透出来的风华雅致吧,也是三姑娘大气强悍做派下偶尔溜出来的一些小情调,让人过目难忘。

探春才气虽不能与林、薛比肩,但几处细节可见其才情也是风骚异秉:省亲大典之作,评曰出于姊妹之上;海棠诗会,交卷第一人是她;咏菊赛中,她的《簪菊》仅次于黛玉的三首,“知鬓冷沾三经露,葛中香染九秋霜。”何其大气清雅。

曹公很欣赏这位三姑娘,他时时处处对探春的才情有着铺垫,就差没有赶着表扬了——她的生日三月初三,刚好就是“天下第一行书”——《兰亭序》的创作纪念日,我不信这是曹公的无心之笔。

曹公从来就擅长通过奇妙的细节来展现人物的特性,我相信, 曹公此处的描绘,就是想告诉我们,探春的书法造诣应属红楼女儿之首。结合其房间里的布局陈设看,有颜真卿、米芾等的墨迹,再加上《兰亭序》,也就更加地突出了探春性格里的刚劲、洒脱与从容了,也最是有书墨香的女子了。

想想看,探春一袭红衣握笔挥洒的风姿,豪爽而明媚,大气又美艳,像不像一朵怒放的玫瑰?

探春的个性凌冽而直爽,从来不会藏着掖着,颇有几分男儿风范,小时候读红楼梦,最喜欢看有探春的章节。她一出场,我就觉得是一朵带刺的红玫瑰在轰然绽放,看得人有着说不出的痛快与酣畅淋漓。相信,这一直以来都是大家的共识。

第四十六回“鸳鸯女誓绝鸳鸯偶”,贾母闻知鸳鸯事件后迁怒王夫人,当时在场的人均鸦雀无声,谁也不敢多说一句,唯有探春一句话便替王夫人解了围:‘这事与太太什么相干?老太太想一想,也有大伯子要收屋里的人,小婶子如何知道?’”

真是有理有据,直中要害,最高当权者贾母立刻便悟了过来,一场风波偃旗息鼓——这也就是刺玫瑰贾探春的第二个超凡之处了。无论面对的是谁,她一概以理服人,永远敢于做出头的那一个。

再看三小姐的派头与威严,她用膳时“众媳妇皆在廊下静候,里头只有他们紧跟常侍的丫鬟伺候,别人一概不敢擅入……只觉里面鸦雀无闻,并不闻碗箸之响。”

那是她刚发怒哭泣过之后的一次用膳,可以看出,这朵刺玫瑰生气时,是谁也不放在眼里的,也是谁都不敢造次的。

探春又要洗脸,“那捧盆的丫鬟走至跟前,便双膝跪下,高捧沐盆,那两个小丫鬟,也都在旁屈膝捧着巾帕并靶镜脂粉之饰。”平儿正巧在此,见大丫头不在,“也亲自上来与探春挽袖卸镯,又接过一条大手巾来,将探春面前衣襟掩了。探春方伸手向面盆中盥沐。”

这一举一动,尽是当家大小姐风范,尽是威严与高傲。

更令人敬佩的是,这种威严是天生自带的风骨,不是王熙凤般的玩弄权势,也不是贾母那种最高地位的光环,更不是贾政时时需要动用家法的家长式威严,探春不怒自威,是骨子里自带的那种,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她自身拥有强大的气场,自带领导光芒,一出场就能把其他人比下去那种。

于是,在抄检大观园这场风波来临时,我们就会比曹公还明白,三姑娘的这个私人领地是绝对不可能任你抄检的。

抄检大观园那一节相当精彩,探春的刺玫瑰的个性,在此章节大放异彩,每字每句,言谈做派,酣畅淋漓,惊心动魄。我们仿佛看见,在她心里有一条铁的准则,那就是:我绝对是我自己地盘的主人。

我们细细地读那段,那时,大观园各个地方都对凤姐们打开箱笼迎接,唯独三姑娘凛然站在秋爽斋,冷笑着甩出掷地有声的一番话:“我的东西倒许你们搜阅,要想搜我的丫头,这却不能。我原比众人歹毒,凡丫头所有的东西我都知道……一针一线他们也没的收藏,要搜所以只来搜我。你们不依,只管去回太太,只说我违背了太太,该怎么处治,我去自领。”

每次看到此处就忍不住拍案叫绝,好一朵有担当有魄力的刺玫瑰!

常言道,“有其主必有其仆”。这儿还有个小插曲,说的是她的丫头侍书的精彩表现。王善保家的太嚣张,这个平时名不见经传的侍书,也就跟她吵了起来,她对着王善保家的说:“你果然回老娘家去,倒是我们的造化了。只怕舍不得去!”

这口齿,多么伶俐,她当时也就真是探春的及时雨了。探春作为主子,奴才跟她吵,她当然需要自己的奴才来帮忙,否则,人家奴才无赖,吵架时间长了,看着也不像。这也是探春保护下人们的回报。

另一方面也可看出,由于探春这份傲气与个性,她的丫头们自不必担心自己会被人欺负。想想无辜的晴雯被病中赶走,想想司棋被抄时迎春的窝囊,想想惜春对入画的不管不顾,你会觉得,探春恰恰才是最有情的那一个,“道是无情却有情”用来形容她很贴切,尽管这份情常常藏在威严的后边。

探春作为带刺的红玫瑰,扎人,其实,她这朵耀眼的红玫瑰,最深的一根刺恰恰藏在她自己的心里,而不是攻击别人,这根刺就是她庶出的身份了。

在贾府里,无论是下等奴才兴儿们还是掌权者如王熙凤之流,都会在赞赏三姑娘后加上一句:可惜不是太太养的!因此,这根刺,每每扎得她的心,在不断地滴血,使得她喘不过气来。

所以,我们不难明白,贾探春所有超人的表现,其实都是在掩盖自己深深的自卑与不堪的身份。

她用刺儿把自己的全身紧紧地包裹着,每一根刺儿上都写满了对于身份的敏感,这种敏感或有形,或无形。

她极力想要把自己的庶出身份抹掉得一干二净,所以才拼命打造自己的才干、高贵、能干。

她用自己的努力,也一步步赢得了成功,而她的母亲赵姨娘和不争气的弟弟贾环却总是在她身边阴魂不散,一次次无声地提醒她,无论她怎么能干,她的出身永远不可能改变。

我总觉得,她对赵姨娘的那些冷言冷语,其实就是对自己无法改变出身的一种宣泄式的反抗。

我相信,那些她与母亲之间血淋淋的相互伤害,其实又变回了她身上的刺,更紧地把自己包裹起来,周而复始,便形成了自己特有的冷傲。

这就是三姑娘最深的痛苦了吧。只是真正懂得她内心这份痛苦的人少之又少,忍耐这份痛苦的背后是她有着深远的抱负。她对贾府的未来命运充满担忧,内心里时常萦绕怀才不遇的情感。

所以,三姑娘不仅是痛苦的,还是最孤独的那个人。她在贾府里没有真正的朋友,就如同屈原,只能在绝望中看着一切即将毁灭,却无人能听她诉一番肺腑。

但,探春的痛苦,也是高贵的:尽管我本质上改变不了什么,但我却要坚持着我的高傲,坚持着我自己独特的处世准则,我行的正立的端,任谁也别想越过我的底线。

所以,在管理大观园时,她首先就拿她贪婪无知的母亲开了刀,她就是想告诉众人:看到了没,我的母亲,我的舅舅,我一样照章办事,你们别人还想怎么样?只此一招,她就树立了自己的威严。

她的管理智慧和治家才能远远高于王熙凤,她的磊落公正无私的品德就是优秀管理人才的模板,我有一千个理由相信,如若三姑娘穿越到现代,绝对是一个拥有辉煌事业的奇女子。

所以,她能如此,且如此,还需要回到她的抱负身上,她不是在计较个人的恩怨荣辱。不是真心的嫌弃着赵姨娘母子,我们最后看看抄检大观园时,她前无古人的表现,也就知道了。

抄检时,她就“不觉留下泪来”,说出的所有言辞,都震耳发聩:“你们别忙,自然连你们抄的日子有呢!……咱们也渐渐的来了。可知这样大族人家,若从外头杀来,一时是杀不死的,这是古人曾说的“百足之虫,死而不僵”,须从家里自杀自灭起来,才能一败涂地!”

这样的见识,别说贾府女子了,就是男人,能有几个?

最后,为出色而孤独的贾探春叹息一声,空有才智,却生于末世。志向高远,奈何无飞天之力。

“才自清明志自高,生于末世运偏消。清明涕送江边望,千里东风一梦遥。”这是曹公对她的判词,透着深深的悲悯与无奈,也昭示了她的最终命运。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