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雪芹用三大书法家,渲染了贾探春一生的气象

作者:冰儿

三姑娘探春,这个连王熙凤都敬畏几分的带刺玫瑰,却并没有像凤辣子一样很惊艳的出场。

她是在第三回与迎春、惜春一起出场的,看似没有丝毫的锋芒。但是,曹公怎么可能让探春这么静默到底呢?性格上没有一些闪光点,她才配得上她的刺玫瑰之称呢?

于是,这里就有了一个小细节,让探春在众姐妹中脱颖而出。那时,宝玉欲送“颦颦”二字给黛玉时,探春便问“何处出典?”又道“只恐又是杜撰”。就这么两句话,一方面表露了贾宝玉的玩世不恭,另一方面,更是显露出了探春的性格里带刺的个性。这也是她的才学的体现。

再回过头来看其容貌,作者从往后对美十分苛求的黛玉眼中写来,只见她“削肩细腰,长挑身材,鸭蛋脸面,俊眼修眉,顾盼神飞,文彩精华,见之忘俗。”

这也就是曹公写人的神来之笔了,三春一样的妆扮,唯独探春能给黛玉留下“见之忘俗”的深刻印象,她的卓尔不凡,一下子就被点染得耀人眼目。至此,探春往后的不寻常,作者也就从两个方面作出了暗示。

她的不凡,作者最先给我们呈现出的是她雍容而大气。

探春喜欢阔朗,三间屋子连为一体,案上磊着各种名人的法帖,笔墨纸砚一应俱全。墙上挂的是米芾的《烟雨图》和颜鲁公的墨迹。

我们细致地推敲一下,三间屋子连为一体,虽容易流于空旷,但是名人的墨迹,却与这阔朗的房间相得益彰,全是探春讲究自然而不落俗套的品味。

于是我们就不难明白,为什么大观园轰轰烈烈、热热闹闹、无限引人注目的诗社活动的发起者是她了。

林妹妹才情第一,却孤标傲世,宝钗是事不关己一问摇头三不知,宝玉永远只是是个爱凑热闹的主儿,湘云虽然豪爽却难做自己的主,李纨寡言,迎春懦弱,惜春自娱自乐……

唯有她心底里装满的是大的气象,能够组织一干人等,将奏响大观园里典雅的乐章。

感谢三姑娘,缔结诗社,让一帮正值青春妙龄、天真浪漫的小女孩儿尽情挥洒了才情。让大观园一度多姿多彩,时常妙语斑斓,笔墨飘香啊。没有人物的风华,大观园里的那些美景也是徒然存在了。

更让我惊叹的是,她不仅亲自为诗社命名,红楼梦第一才女“潇湘妃子”这个名号,也是出自于她之手笔,林妹妹当即颔首应允,探春的才学与聪颖由此可见一斑——这朵玫瑰处处不落俗点啊。

关于探春的才思与风雅,我最难忘的是这样一个细节:她攒下几个月的零用钱,托宝玉买“柳枝儿编的小篮子,竹子根儿挖的香盒儿,胶泥垛的风炉子儿……”, 且点明要“拣那朴而不俗、直而不拙者”,这才真正是从骨子里透出来的风华雅致吧,也是三姑娘大气强悍做派下偶尔溜出来的一些小情调,让人过目难忘。

探春才气虽不能与林、薛比肩,但几处细节可见其才情也是风骚异秉:省亲大典之作,评曰出于姊妹之上;海棠诗会,交卷第一人是她;咏菊赛中,她的《簪菊》仅次于黛玉的三首,“知鬓冷沾三经露,葛中香染九秋霜。”何其大气清雅。

曹公很欣赏这位三姑娘,他时时处处对探春的才情有着铺垫,就差没有赶着表扬了——她的生日三月初三,刚好就是“天下第一行书”——《兰亭序》的创作纪念日,我不信这是曹公的无心之笔。

曹公从来就擅长通过奇妙的细节来展现人物的特性,我相信, 曹公此处的描绘,就是想告诉我们,探春的书法造诣应属红楼女儿之首。结合其房间里的布局陈设看,有颜真卿、米芾等的墨迹,再加上兰亭序,也就更加地突出了探春性格里的刚劲、洒脱而从容了。也最是有书墨香的女子。

想想看,探春一袭红衣握笔挥洒的风姿,豪爽而明媚,大气又美艳,像不像一朵怒放的玫瑰?

发表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