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捧王熙凤,贾母最反感薛宝钗那神一般的存在

贾母在藕香榭玩得高兴了,触景生情,回忆起了童年往事,说她们家也有一个亭子,叫做枕霞阁,日日跟着姊妹门在上面玩,谁知在某一日她竟然失足掉进了亭子下的水中,几乎没被淹死,虽然被人救了上来,却是被弄得头破血流,额头上留下的指头大小的一块窝儿,就是那个时候摔残的。

王熙凤不等大家说就先哈哈大笑起来,说:“那时要活不得,如今这大福可叫谁享呢!可知老祖宗从小儿的福寿就不小,神差鬼使碰出那个窝儿来,好盛福寿的。寿星老儿头上原是一个窝儿,因为万福万寿盛满了,所以倒凸高出些来了。

贾母听了,跟着大家都笑软了,指着王熙凤笑道:“这猴儿惯的了不得了,只管拿我取笑起来,恨的我撕你那油嘴。”

王熙凤有着三寸不烂之舌,又秉着一颗替贾母着想之心,淡定地回应道:“回来吃螃蟹,恐积了冷在心里,讨老祖宗笑一笑开开心,一高兴多吃两个就无妨了。”

贾母听了当然高兴,王熙凤油嘴滑舌,因为是开玩笑,贾母怎会轻易放过她,又笑道:“明儿叫你日夜跟着我,我倒常笑笑觉的开心,不许回家去。”

贾母曾评价王夫人是老实人,不大说话,可怜见的。但是,这个时候,王夫人却说话了。按照她的个性,她或许是觉得一老一少这样调侃真的不妥吧,于是就插嘴说:“老太太因为喜欢他,才惯的他这样,还这样说,他明儿越发无礼了。

王夫人说的是正经话,可见其确实觉得贾母和王熙凤如此谈笑是没有尊卑的事情。王夫人虽是轻描淡写地说出,道出的却也是她的本性。她跟王熙凤虽经常在一起谈话,却不曾嬉笑过。

在贾母面前,这就是王夫人的缺点,她只知道行平常的孝敬,却不知道为贾母寻开心。让贾母开心了,才是最大的孝敬。孝敬老人,像供菩萨供神一样,是贾母最讨厌的事情。

只见贾母连忙道:“我喜欢他这样,况且他又不是那不知高低的孩子。家常没人,娘儿们原该这样。横竖礼体不错就罢,没的倒叫他从神儿似的作什么。

最后一句话才是重点。贾母的意思,王熙凤这样就是她特意惯出来的,因为她不想做神仙,更不想像菩萨一样,被大家供着。因为,那样的生活该是多么无趣啊。王熙凤就是她的开心果,贾母喜爱她还来不及呢,又怎会真正责怪她无礼呢?更何况,在贾母心目中,王熙凤也不是那不知道高低的孩子。这一切又都是家常的玩笑,不是在外人面前,谁又会对此说三道四呢?流传出去也是良好的家风。

贾母自己不喜欢被人人当菩萨一样供着,不喜欢自己神一般的存在着,也反感别人神一般的存在。

王夫人一大把年纪了,贾母也就不去说她,薛宝钗过于做作,有一回,贾母还是忍不住说她了。

薛宝钗生活在这么一个其乐融融的贾母身边的环境里,却一直如履薄冰,生怕于人前失于应候,因此对于自己的要求就格外严格,把自己塑造得近乎神,近乎完人了。

首先,她似乎没有欲望;跟着贾府里的长辈,任何时候,大多数时候,她都是想着怎么讨好别人,而不是展现自己让大家喜爱;其次,她似乎没有情感,门前花开花落,她自风过了无痕,金钏儿死了,她说赔点钱她们就满意了;再次,她也不讲究外表,什么花儿粉儿的一概不沾,甚至比李纨还李纨,还未结婚,就以古代守寡的标准要求自己,也太素了。

你说,贾母看着这么一个女孩子怎会高兴,她又怎放心把宝玉嫁给这么一个看上去十分不吉利的人呢?

但是,在外界看来,宝钗最是朴素,最是乖乖女,她又不是自己的女孩子,贾母犯不着去说她什么。

只是在宝玉挨打后,薛家母女十分殷勤的景况下,才满含客套地夸宝钗会说话可疼。王夫人立刻就表示认同,说贾母的话不是假话。

毕竟,金钏儿死后,薛宝钗那一番话当然深得王夫人的心,王夫人又怎会不连忙附和贾母的那句话呢?王夫人心目中,薛宝钗当然是完人,觉得比她们家的四个女孩子都强。因为薛宝钗跟王夫人是一类人。薛宝钗那么小小的年纪就活成了王夫的样子。

这一切,直到贾母走进薛宝钗的蘅芜苑,贾母才毫不客气的说出了她如此布置房屋十分不吉利。

因为薛宝钗这样太出格了,又不是她自己家的房屋,人家本来给出的配置,她却全都退了回去。

大观园何等繁华,就是人世间的世外桃源,薛宝钗却非要鸡立鹤群,把个蘅芜苑弄得一点都不像样子。贾母本想领刘姥姥见识见识,看到蘅芜苑却实四壁空空如也。这不等于是扫了大观园的颜面吗?用贾母自己的话说,不吉利之外,外人看了也不像样,不知情的,还以贾府怎么怠慢客人呢!

宝钗处世那么圆润世故,又如此清心寡欲的生活,看上去她是一个多么完美的素色女子,仿佛神人一般,殊不知却弄巧成拙,贾母最不喜欢她这样的素色女子,最反感这神一般的存在。作为一个人,终究要有一点烟火味,才真实,才讨人真心喜欢。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