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私还是痴情?尤三姐早就喜欢柳湘莲,干嘛非要等五年

《红楼梦》中尤三姐出场很少,但留给人的印象却极其深刻。

她风姿卓绝,个性强烈。她由着性子拿贾琏和贾珍嘲笑取乐,高谈阔论,村俗流言,肆意洒落,把平日在风月场无所不能的二人竟弄得一言不能相对,一眼不敢直视。

她执意挑中柳湘莲,掰断玉簪发誓非他不嫁,并默许贾琏为之筹谋。

她说自己一心苦等柳湘莲,谁知柳湘莲起疑悔婚,她竟拿一把鸳鸯剑自刎证清白,一缕幽魂归天。

多少人初读《红楼梦》会被尤三姐这个人物搅得思绪万千。

我们都忍不住掩书思索,尤三姐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为什么她在五年后突然坦言看中柳湘莲?她真的爱柳湘莲吗?如果爱,这份情,以尤三姐的性格,怎么能在心里深藏五年,而不为之尽早筹谋呢?如果不爱,又为何在不得如愿时,而决绝自刎,令人痛惜?

其实,尤三姐一开始并没有单单只“挑”准柳湘莲,而是对宝玉也有一点想法。

在第六十六回里,兴儿在二姐面前说自己在府里两位姑娘面前不敢出气,一出气怕吹倒了林姑娘,吹化了薛姑娘。

这样有趣的话大家都笑了。

这时,尤三姐却很突然的笑着问:“可是,你们家那宝玉,除了上学他做些什么?”

尤三姐听兴儿说林姑娘薛姑娘这两位,就一下子就想起了宝玉,并且开口发问,想必是想知道宝玉和这两位姑娘之间的关系,甚至是想探一探宝玉是不是有了有意的人,可是这话又断不能明问,只好笑着问宝玉除了上学做些什么。

兴儿听了尤三姐这样问,才转了话题说起宝玉来。兴儿口中的宝玉是:模样俊俏心里糊涂,没上过学认得几个字,不习文不习武只爱在丫头群里闹,还没刚气也没人怕他。

尤二姐觉得,原来这样,可惜了一个好胎子。

可尤三姐却让二姐不要信兴儿胡说,而是说起贾敬丧事上宝玉替她们挡住和尚,怕和尚们的腌臜气味熏了她们,还说起老婆子压迫拿了宝玉用过的碗去倒水,宝玉拦住说那碗是腌臜的,让另洗了再斟来。

可见,尤三姐借着贾敬丧事的机会,是仔细观察审视过宝玉的,而且几次小小的接触,宝玉也已经在尤三姐心里留下了很好的印象。

毫无疑问,在宝玉那里,小小的事情上,尤三姐是被温柔对待的,她从宝玉的身上感到了宝玉对女子发自内心的尊重与关爱。这让她很受感动。与她周围那些只知道沾便宜揩油的臭男人比起来,在她心中,宝玉真的是一个清新之人了。

所以,尤三姐看似很突然地主动问起宝玉,其实是他早已观察宝玉,觉得宝玉不错后,有意寻得机会打探一番。或许尤三姐并不是很明确对宝玉有意,而是想打探一下宝玉的将来。

毕竟有的时候,我们在没有了其他任何可能的时候,才能真正做到决绝的谋划。

另一种可能,更值得我们注意:

当时,尤二姐听了尤三姐上面的话,笑着调侃她说:“依你说,你两个情投意合了。竟把你许了他岂不好?”这个时候,尤三姐的反应,也就很微妙了。只见她含羞默默,低了头磕瓜子。我们仔细品味一下:

其一,她没有笑,可见没有把二姐的话当玩笑。如果真没有什么想法,一般在这时候都会将二姐的话当玩笑,而尤三姐没有,她选择的是一种默认,更或许是一点期望。

其二,她想说点什么,只是碍于兴儿在,所以什么也没有说。她想说的话无非是两种,一种是对宝玉有意,一种是对宝玉无意。

试想,哪一种话不便当人面说呢,当时,她心底很有可能是她自己对宝玉有意的话,不然也没有必要觉得不便。因为,倘若尤三姐对宝玉无意的话,她大可坦然的当着兴儿的面说出来,说宝玉虽好,但是自己没有看上宝玉就罢了。

听了玩笑话不还嘴,有话还不想当人说,变得那么矜持,这可不是她的个性,她一向是心直口快的,而且这也是在她打闹之后,早已不视那女之事为禁忌,这也就忍不住让人思索尤三姐当时的心思。

有的朋友会说,这尤三姐,在这之前,不是满满地啐了一口贾琏,说:“我们有姐妹十个,也嫁给你兄弟十个不成?难道除了你家,天下就没有好男子了不成?”

但是,你只要仔细思考一下,这两句话也就更加暴露出了尤三姐真实的内心。

前一句是她内心的傲气与矜持,后一句话,则就是她对于宝玉的隐形赞美了。一个反问句,首先肯定的就是贾府有好男儿,这个好男儿,指的当然就是贾宝玉。她刚刚和贾珍贾琏闹过,不说她怎么讨厌贾琏,至少她是觉得贾珍龌龊不堪,最终走上了反抗的道路。

再看,这句话的直面意思,她说她不想嫁给宝玉,就算宝玉是好男儿,说得那么果断,而又情绪化。这都该说明她真的不喜欢宝玉了吧?

可是你要知道,正是这种情绪化的表达又出卖了她自己。她是不得不如此啊,她这是要故作姿态,她陪贾珍贾琏那么地闹了一场,她还能嫁给贾宝玉吗?更何况她自感名节有损,也觉得贾宝玉不会喜欢他,何必讨个没趣。

因此,这也是她对于自己内心真实情绪的一种叛逆!

继续看后面。尤三姐没有说什么,可兴儿说话了。

兴儿说,论模样行为,宝玉是个好人,只是他已经有人了,虽然没有露形儿,但是将来是林姑娘定了的。还特别肯定的说,现在因为林姑娘多病,两人都也还小,所以没有办,再过二三年,老太太开言,就再无不准的了。

兴儿说完这些话,就有人来了。三个人关于宝玉的论断,就此中断。而当天晚上,尤二姐就从尤三姐口里问出,她尤三姐心仪的男子是柳湘莲。

这也忍不住让人怀疑,尤三姐听了兴儿确凿的话,难免把心里萌生的对宝玉些许情愫的小火苗暗暗掐灭了,继续追梦柳湘莲。

接着,我们来看她的大冤家柳湘莲是个什么人物。他第一回出场是在第四十七回,作为宝玉和秦钟的旧友出现的,而且还说薛蟠自上次见过后,就对其念念不忘。来作者通过抽丝剥茧的交代,我们大致可以总结出如下几点:

一、柳湘莲父母早丧,虽然一贫如洗,居无定所,但也是世家子弟,有身份。

二、柳湘莲性格豪爽,有侠士风范,是真男人。这一点又具体体现在如下四个方面:

其一,表现在他对待调戏自己的呆霸王薛蟠的态度上。他先是严辞拒绝,后又设计约出薛蟠,给他一顿暴打。那薛蟠是打死人不眨眼的京城一霸,柳湘莲照样将他打的屁滚尿流,说明柳湘莲有勇有谋。

其二,在对待已故朋友秦钟的态度上,他纵然自己经济窘迫,但无需他人多言,自己早已打点出上坟的花销,并且和宝玉说外头有我,用不着你操心,你只心里有了就行。说明柳湘莲有义气!

这两件事下来,柳湘莲其实是很男人的。

其三,柳湘莲很有才,爱好枪棒,喜好串些风月戏文。唱戏唱的好,还有功夫。宝玉和他是朋友,贾珍也慕他的名。

其四,柳湘莲还有貌。年纪轻,生的美。薛蟠见过一面也对他念念不忘。

总体而言,可以说,柳湘莲有才有貌有品的男人!这样的男人,和周围贾珍贾琏贾蓉一群浑浊之物相比,在尤三姐眼里,不知好出了多少倍!

试想,尤三姐跟着母亲与姐姐寄身在贾珍门下,夹缝里求生存。自己心高气傲,一心想谋个好人从此有靠,无奈周围全是好色之货,贾珍贾琏贾蓉无一不窥视她的美貌。

周围的一切,在尤三姐看来,实在不堪。就连嫁给贾琏做妾的尤二姐,在她眼里也是糊涂万分的举措。用她自己的话,她们姐妹二人金玉般的人,白叫这两个现世宝玷污了去。至于贾珍贾蓉,她更是从骨子里厌恶看不上半眼。

她只能苦守着清白,用看似放荡的言行去对抗贾珍贾琏的轻薄,保护自己。

她一日押过一日,珠子宝石,金的银的,都不看在眼里。只是急切的希望远离了这浑浊之处,守着清白得一人终老。

放眼望去,周遭污浊一片,唯有五年前有过一面之缘的柳湘莲和眼前的宝玉让她觉得是清新之人。

宝玉亦然没有可能,那么,唯有一个柳湘莲了。

但是,一直觉得,个人觉得不是她有多爱柳湘莲,而是,除了柳湘莲没人可选,除了柳湘莲没人能看上。

五年前,环境还没有这么复杂,她可以再等等看有没有其他的可能性,不必急着定下谁,而现在身边的情形已经不能容她继续,她必须做出抉择。

况且,那年的柳湘莲是戏台上的一个小生,容貌俊美,身段优雅,给她留下了印象。后来,想必尤三姐也陆续听说过关于柳湘莲的种种侠义之事,慢慢认他是条汉子。

除了他,瞧上的不可能,瞧不上的她断不会委屈求全。所以,她只能认定柳湘莲。或许,也可以说,她说自己如何的痴心等待柳湘莲,一开始就是欺骗。至少,没人知道他是在等柳湘莲。

很多时候,尤三姐是个能把现实中的什么事情都想得很清楚的女子。既定了柳湘莲,就势必做出一副决绝的样子来,她折玉簪发狠誓,非他不嫁,他不来,等,他死了,剃头当姑子去。

可是,她也有非常糊涂的地方。

一、当年的柳湘莲是台上的一个生旦,尤三姐看在眼里的是那个戏里的生旦,而不是柳湘莲本人。她不清楚这一点,在没得选的时候,她只是一心觉得自己倾心于柳湘莲本人。

二、她只是自己一厢情愿,选定了柳湘莲,却不顾柳湘莲如何看她。也许在她眼里,自己是个绝色的尤物,周围的男人都垂涎,只有自己挑人的份,哪还有人挑自己的份。她自信的默许贾琏主动示好,单等好事来。

可是,很明显,柳湘莲从未对她注意过,之所以答应下来,全是因为贾琏力荐且言之凿凿是一绝色人物。现实却是,柳湘莲对尤三姐本没有情谊,更谈不上倾心。

三、她不了解柳湘莲的性格为人,就单方面发了誓,定了终身。却不知,柳湘莲是个冷面冷心的大男人。他更是大男人,就定是极要面子。他本就冷面冷心,何况是对一个自己从未留意从不了解的女子。又怎么会让这么一个女子伤了自己的面子。

柳湘莲本就纳闷如此绝色标志人身边怎能少了人物,如何单想到他自己还这么反赶着来求,又一听宝玉对尤三姐的评价是古今尤物,再一想还是东府里的,越想越不对。最后跌脚一句:这事不好,断做不得,悔婚已成定局。

忍不住想,倘若尤三姐不急着让贾琏去寻柳湘莲,也不在东府里住那么长时间,而是碰个恰当时机相识相爱,她和柳湘莲也许会有一个好的未来。

又忍不住想,就算柳湘莲能在贾琏宝玉的推波助澜下顺利于尤三姐成婚,假以时日,倘若风言风语传入耳朵,他又将如何对待三姐,以柳湘莲的性格,实在不能细想。

最后只是为柳湘莲感到不值,尤三姐自己死还找个垫背的,他的一生全被尤三姐所毁灭。

而尤三姐却说:妾痴情待君五年矣,不期君果冷心冷面,妾以死报此痴情。

读了这句,不得不感叹,她真是害了别人,还让自己站在伟大的一方,她若真的爱柳湘莲,也就不会说出如此的狠话责难柳湘莲,致使柳湘莲自责出家。

而且她话语的意思也是,她的死是为报答自己的一份痴情,她从一开始,就充满自私,从不曾为别人着想过。至此,我们也就可以说,面冷心狠恐怕不是柳湘莲,而是她尤三姐了。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