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母的嘴巴能杀人,说出三个字,就要了尤二姐的小命

王熙凤心中一定有个很大的委屈,平时忙死忙活,奉承前,奉承后,讨得贾母开心无比,可是关键时刻,贾母却在她那里掉了链子。

就在那次,你说气人不气人,她王熙凤过生日,贾链不表示一番殷勤不说,却在后院里,把人家女人拉倒自己床上鬼混,还诅咒自己死,是哪个女儿撞见了自己老公如此无情,也会控制不住情绪大闹一场。

但是,贾链也不是好惹的货色,王熙凤始终都没有真正地把她降服,王熙凤闹得急了,贾链竟然拿下剑就要砍她。贾链处于怒气之中,不说真的杀了王熙凤,若不是王熙凤急中生智跑得快,他或许真会砍伤王熙凤。

自己都有生命危险了,王熙凤心底是那个委屈,这委屈也就更加地泛滥成灾了,这个时候,在她的心底,也就只有贾母是她的圣母了,她要寻求贾母的庇护,想要贾母为她作主。

王熙凤在贾母那里呼天抢地大哭大叫,贾链来了,当然还需要故作声势,誓死砍了凤姐。

因此,贾链的嚣张气焰,贾母也是看到了,王熙凤是真心的委屈,可是贾母呢,她后来对于王熙凤的安慰却不是对贾链的痛骂,更没有要求着贾赦整治贾链什么,而是笑着指责王熙凤说:“什么要紧的事,小孩子们年轻,馋嘴猫似的,哪里保得住不这么着,从小儿,世人都打这么过的。”

明明是王熙凤受了大的委屈,贾母这么一说倒是王熙凤的不是了,是王熙凤过于小气了。真是岂有此理。

这是贾母不爱王熙凤,不怜惜王熙凤了吗?当然不是,我们接着看。

猫改不了偷腥,贾链改不了泡女人,转眼间,贾链又跟尤二姐勾搭上了。这次王熙凤暂时委屈求全,没有风风火火地教训尤二姐,而是把她接到家里来,慢慢地折磨,给自己一个贤良的名声。

王熙凤绵里藏针,尤二姐刚踏进荣国府的门,薛宝钗林黛玉等就为她捏了一把汗。男女关系上,凤姐那为人,岂是江山可改,秉性可移的。以贾母的精明,当也知道王熙凤是老虎挂念珠,假慈悲了。

可是,贾府里却依然出现了这一幕:

当时,王熙凤启用秋桐,借刀杀人。而这秋桐,却又最是善于抓乖买悄的,成为贾链的妾没几日,她就去贾母那里,造谣生事,想着怎么败坏尤二姐的名声了。她说尤二姐专会作死,好好的成天号丧,背地里咒骂王熙凤和她早死,想着被贾链扶正一心一意的过。

贾母听了当时就表现得愤怒不堪,说尤二姐生得太漂亮,心里自然容易嫉妒人。又说王熙凤好意待她,她倒这样争风吃醋,是个贱骨头。

贾母都这么说了,从此,大家也就更加肆无忌惮的欺负尤二姐了。贾母这嘴巴真能杀人啊,她说出贱骨头三个字,也就真的是彻底要了尤二姐的小命。假若她为尤二姐讲几句话,尤二姐的命运,自然就又是另外一个样子了。

贾母向来精明,如今的表现却如此反常,唯一的解释,也就是贾母睁眼说瞎话,她要帮助王熙凤铲除尤二姐这个不祥之人。贾链取她,于国孝家孝于一身,她的存在,对于贾府来说,始终是一大威胁。

再则,王熙凤在贾府也算是劳苦功高,逗得自己开心不少,她也就更不会去为尤二姐作主了,而寒了王熙凤的心。

这也就是贾母了,始终是一副糊涂模样,内心里却是最精明的。刚开始以为她寒了王熙凤的心,偏向贾链的,理解男人的需求,现在又分明是给了王熙凤最大的支持,而罔顾了贾链的心里与需求。你说贾母到底爱谁?

其实,贾母唯独爱的是她的两个玉儿,为的是那个富丽堂皇的荣国府。

宝玉黛玉吵架,有时候她急得眼泪都快掉下来。贾链夫妻吵架,她却可以冷眼旁观。因为不温不火,才更有利于他们夫妻的和睦,如果贾母偏爱哪一方,涨了哪一方的气焰自然给他们的婚姻制造不平衡。她起先指责了王熙凤,后来又指责了贾链,也就扯平,她们也就回到当初。

贾链之前偷腥,无伤荣国府清誉;现在偷腥,却是欺君不孝之罪。贾链在国孝家孝之中偷取了尤二姐,尤二姐自然会被认为是个不祥之人,害怕她随时会为贾府带来灾难。也就不如随她被王熙凤惩治死了干净。

尤二姐死了,也上不了贾府的祖坟山,可见贾母对这件事的决绝。后来就算是抄家,查到这件事,也是死无对证。

谁叫她是贾府的贾母呢,她时刻想到的,当然都是贾府的利益与安危。诸葛一生唯谨慎,吕端大事不糊涂。后半句说的也是贾母的智慧了。贾母看似乎糊涂,不辨好歹,其实,却她的精明。其中,贾赦逼娶鸳鸯,她骂王夫人,也当时骂给贾赦听,她当真把贾赦叫过来骂一顿,也就更不好了。这就是贾母糊涂治家的高明之处,难得糊涂四个字,就足以稳定乾坤,保护好贾府几百年的根基!原文链接:http://yuxinyouhuan.com/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