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玉被林语堂骂作变态,她真的有那么不堪吗?

妙玉被林语堂称为“变态色情狂”,她真的有那么不堪吗?

读红楼之人甚多,每个读者都有自己所喜爱的红楼女子。前几日与几个好友聊起红楼梦,有一好友问起我最喜爱的红楼女子是谁,我脱口而出说道是妙玉,众人听后几乎异口同声的问道:你怎么会喜爱妙玉呢?

我反问道:我为何不会喜爱妙玉?

接下来,她们向我说了妙玉不讨人喜欢的原因。她们所说的,我总结下来无非是以下几点:

一、说妙玉嫌贫爱富;

二、说妙玉假正经身为佛门中人却六根未净,尽然喜欢上宝玉;

三、说妙玉嗜洁到举世皆嫌;

四、说妙玉为人孤僻,不懂人情世故;

妙玉被林语堂称为“变态色情狂”,她真的有那么不堪吗?

听罢我不禁感叹,她们委实不懂妙玉,可细想之下那些不喜妙玉之人,所持的理由,也无外乎是以上那四点。

但我想问的是,因以上原因而不喜妙玉,甚至厌恶妙玉的人,你们正真的懂妙玉吗?于我而言,以上的四个理由,我都不能苟同。

嫌贫爱富这个指责,我们可分为嫌贫与爱富两个方面来讲。

说妙玉嫌贫者,必说妙玉嫌弃刘姥姥这个贫妇人,成窑五彩小盖钟可是个非常值钱的东西,可是单单只因为老刘姥姥喝过她就命人砸掉,可见她嫌贫。

但我以为妙玉并不是嫌弃刘姥姥贫穷,而是嫌弃刘姥姥粗俗。说起妙玉嫌弃刘姥姥粗俗,我觉得无可厚非,就连我们平常人也会嫌弃粗俗之人,更何况是高洁的妙玉。

再说了,邢岫烟也是个家道寒素的贫穷的女子,妙玉与她却是贫贱之交,还有半师之分。由此可见妙玉不是那嫌贫之人。

妙玉被林语堂称为“变态色情狂”,她真的有那么不堪吗?

若说妙玉爱富那更是无稽之谈。

红楼梦第十八回,王夫人让林之孝家的去接妙玉来贾府,林之孝家的去请妙玉,可妙玉却说“侯门公府,必以贵势压人,我再不去的

如果妙玉真的是爱富之人,知道了是贾府的人来请她去,必定屁颠屁颠的跟着去了,又怎么会拒绝呢?

在第四十一回,众人到栊翠庵茶品时,妙玉明明有五年前在玄墓蟠香寺住着时收的梅花上的雪水,可给贾母烹茶用的水却是旧年蠲的雨水。

如果妙玉真的爱富,她为什么不用梅花上的雪水给贾母烹茶,这样不是更能得贾母的欢心吗?要知道这贾母可是贾府中最尊贵的人了。

还有妙玉最喜的一句诗:纵有千年铁门槛,终须一个土馒头。亦可见妙玉并非那爱富之人。

妙玉被林语堂称为“变态色情狂”,她真的有那么不堪吗?

说妙玉假正经,身为佛门中人,却六根未净,竟然喜欢上宝玉的。

我想说,就我看来,妙玉与宝玉之间只不过是知交之谊无关风月。那有人可能要说既然是知交之谊无关风月,那为什么妙玉待宝玉格外不同?在第四十一回,还给宝玉用了前番自己常日吃茶的那只绿玉斗。

这里,我想说,妙玉是因为没有其他的杯子,所以才给宝玉用了绿玉斗,再者这绿玉斗是妙玉前番常日吃茶的,又不是刚刚用过的。就因为这样就说妙玉喜欢上宝玉未免太可笑了。

说到了这,有人可能又要说,就算这证明不了妙玉喜欢宝玉,那红楼梦第八十七回妙玉见到宝玉时脸红又怎么解释?

妙玉被林语堂称为“变态色情狂”,她真的有那么不堪吗?

这里妙玉脸红是因为宝玉调侃妙玉说:“妙公轻易不出禅关,今日何缘下凡一走?”妙玉听了才忽然把脸一红,就算放到现在,脸皮薄的人听到别人调侃自己也会脸红,更不要说古代人了。

若只凭这些就说妙玉喜欢宝玉的人,怕是在红尘中待久了,见不得男女之间的友情,便要捕风捉影的说是男女之情。

说妙玉嗜洁到举世皆嫌,妙玉本身是佛门中人,在加上又为高洁之士,嗜洁一些也是无妨,若嫌洁者,己身必为俗人无疑。

说妙玉为人孤僻,不懂人情世故。我觉得妙玉自小出家自然孤僻一些,又是佛门中人,佛门中人是不用不懂人情世故的,而且妙玉是个清高之人,不屑于低眉折腰事权贵,懂人情世故也是情理之中。

我言尽于此,大胆问一句,那些不喜妙玉甚至厌恶妙玉的人,你们可曾正真的懂妙玉?若是不懂就不要轻言喜恶。因此也要大胆的质问一下林语堂,妙玉被他称为“变态色情狂”,妙玉真的有这么不堪吗?

发表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