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忆贾代善,为什么贾母和张道士一同落泪?

作者:黛袭

追忆贾代善,为什么贾母和张道士一同落泪?

一、不允许出现婚前爱情

袭人的进言让王夫人受到惊吓,她问:难道宝玉和谁作怪了不成?这里的所谓作怪,就是和谁好了并有了越界的行为。

宝玉因紫鹃试探而变得痴傻,其真实原因,大家都心知肚明,却不便明言。薛姨妈出来解围,说从小在一起,热辣辣的,真说要走了,别说他是个实心肠的孩子,就是冷心之人也要伤心。

这话就像湖上的一阵风,把众人心中的疑虑吹跑了。老实人会相信这个说法的。

可见,整个社会氛围,至少贾府那个小圈子内,是不允许出现爱情的。有了也要假装没有,不能承认。

为了避免出现类似感情,贾府是禁止说书的人说一些佳人才子故事的,言情小说更不允许接触,只允许女孩认几个字就罢了。在她们的意识里,爱情和“不才”联系在一起。处于爱情当中的人,一旦燃烧,就会不理智,做出败坏名声的事情来。

追忆贾代善,为什么贾母和张道士一同落泪?

二、先结婚,后恋爱

贾母是这套理论的倡导者。但如果因此认为她就是个僵硬的教条主义者,那你就错了。

她还是史大小姐之时,在家也是活泼异常,洒脱大度宛如史湘云。但再怎么活 泼洒脱,也不会越出世俗的藩篱。

在嫁之前,她对贾代善未必就知道很多。但嫁后她驭夫有术,尽管贾代善也有小妾(贾探春问吴新登家的话:我且问你,那几年老太太屋里的几位老姨奶奶,都赏了多少?这里的 老姨奶奶就是贾代善的小妾),贾母却没让这些小妾生下一儿半女。只她有三个儿女,老了,在贾府做老封君,老祖宗,那些人却都死了。

如果一个男人不宠她,爱她,那她凭什么做到这一点?不要相信《甄嬛传》的投毒下药,你看看现实生活中哪有那么多腹黑?贾琏到最后也只是一个女儿,难道他宠凤姐,当然不是。贾琏最后不是休掉了凤姐?可是,贾母安安稳稳的坐在那里,操控着大局呢。

追忆贾代善,为什么贾母和张道士一同落泪?

或许是她懂得稍微放手其实能更好的收手。下面这句话就是她的经验之谈:什么要紧的事!小孩子们年轻,馋嘴猫儿似的,那里保得住不这么着。

她并不像凤姐那样和男人的本性缠斗,而是举重若轻的给了那些卑贱的丫头们一点活路。

她也不像王夫人那样一辈子压抑自己,一旦压抑不住,就如烟火四处迸溅。她活的滋润,和贾代善感情还好。

贾母的一生都在实践着一个古老的婚恋观:先结婚,后恋爱。直到解放前,大部分中国人还是这样的一个观念。

追忆贾代善,为什么贾母和张道士一同落泪?

三、美好爱情,在于经营

进入婚姻,才算感情的开始。懂经营的,就会将错就错。不懂经营的,就会错上加错。

徐志摩遇到林徽因,闹着和张幼仪离婚,最终林徽因没娶到,却娶到了一个十分爱花钱的陆小曼,弄得自己疲于奔命,又不能忘情林徽因,结果乘飞机失事。

胡适就懂得,旧式太太有旧式太太的好处,他的生活过得风平浪静,也能在学问上专心研究。

男人如此,女人也是如此。

萧红折腾了很多次,最终还是不幸收场。杨绛就懂得包容钱钟书的种种癖好,承担起操持家务的重担,牺牲爱读书的时光。

我们可以想象,贾母和贾代善的感情生活,小夫妻都是俊男靓女,都有个性,但又懂得彼此包容。她能看开他纳有小妾的事实,他能欣赏她的持家之道和艺术人生。张道士和贾母见面之后,提到贾代善,两人都落泪了。所以说,美好的爱情,无论何时何地再次提及,都会温暖人心。而这美好的爱情也是彼此经营出来的结果,其美好,也就更加的刻骨铭心。

贾母说:“我养这些儿子孙子,也没一个像他爷爷的,就只这玉儿像他爷爷”,又似乎让我们窥见她如此钟爱宝玉的原因。

追忆贾代善,为什么贾母和张道士一同落泪?

她追忆似水年华。追忆两人的甘苦与共。说起来贾母觉得那个人依然在眼前。或许还有那么一丝庆幸,庆幸嫁给了一个如意郎君。要知道在那个时代,这个概率是极小的。

大部分都如紫鹃说的:公子王孙虽多,哪一个不是三房五妾,今儿朝东,明儿朝西?要一个天仙来,也不过三夜五夕,也就丢在脖子 后头了,甚至于为妾为丫头反目成仇……

对这些她又怎会不知?所以一旦感觉两个年轻人合适,她愿意出面成全小儿女的婚事。邢岫烟和薛蚵的婚事,贾母甚至还用了一点点强硬手段。“即刻就命人来请邢夫人过来,硬作保山。”邢夫人答应后,要按规矩让岫烟搬出园子,贾母就说,“这又何妨,两个孩子又不能见面,就是姨太太和他一个大姑,一个小姑,又何妨?况且都是女儿,正好亲近呢。”贾母曾经说过自家人择媳的标准:“只是模样性格儿难得好的。”

追忆贾代善,为什么贾母和张道士一同落泪?

四、绝不棒打鸳鸯

模样差,对不住自己;性格差,容易成为搅家星。贾母以她大半辈子的经历,悟得根基等类似东西对于婚姻没有太多的帮助。她的婚恋观甚至远超现在的那些上来就问车问房的父母

受时代限制,她反对婚前恋爱。她借《凤求鸾》 批判才子佳人私定终身,讲这种故事荒唐得可笑,才子简直就是贼,佳人其实就是鬼。

可面对宝黛二人时,她仿佛又软了下来。不仅从小就让他们住在一起,允许他们青梅竹马,而且等他们年岁渐长之时,一度想让他们得偿所愿。这固然和宝黛二人是她的心头肉有关,我认为更重要的是,贾母凭借多年的人生经验承认。

其实,如果两个年轻人情投意合,以这样的姿态进入婚姻,那么婚姻就会更加琴瑟和鸣,人生的幸福就更会多一重保障。她是多么希望她的两个小冤家幸福的生活呀!

发表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