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观园里,贾政一次次痛骂贾宝玉,只因一个字

作者:诸神的恩宠   与心幽欢

贾宝玉不留心,一下子就跟贾政撞了个满怀,顿时就像老鼠见了猫。

贾政看到宝玉只知四处游玩,内心里当然有气。立马就怒目而视;可是转念又想到,这小子不成器,可倒还有些歪才,又一向都到元妃的关心和重视,小时又是元妃教育着识字的,如今这园子,又是专门为元妃准备的,这之中又怎能不体现一下宝玉的文采呢?

如今大家游园,大儒众多,是个好的学习机会,让他显露一下才学,好的可保留,不好的大家斟酌也可用,到时候元妃知道那些对联、匾额都是宝玉的题咏,岂不高兴。

只是贾政丝毫不曾透露出自己的心理想法,依然一副冷血面孔,恨不得吓死贾宝玉。那段时间,宝玉可谓是度秒如年,饱受煎熬。

开门见山,是大观园颇具匠心的设计,可是,贾政对宝玉却来了一场开门见山的当众打压。

那时,贾政看到新修建的大观园里山口处有白石一块,正待人题字。他先假意让身旁几名清客取名,众人早猜出贾政用意,都随便敷衍敷衍,只等宝玉拟题。宝玉建议题写“曲径通幽处”,众人交口称赞。

这时,贾政笑了,又说“不可谬奖”,意思是他一个小孩子家,能有什么真本事。看得出来,贾政内心对这个拟题很满意,对儿子的才情很是欣赏,不然也不会笑着答话,可他说话的内容呢,偏偏和他的神态是相反的——这就很有意思了。

儿子一鸣惊人,估计是不好意思继续泼冷水,接下来,他也就选择了沉默。

走到石桥上的亭子时,贾政又命众人题字。众人深知贾政套路,都随口应付。贾政命儿子再题一名,又命他做一副对联。宝玉对答如流,给亭子题名“沁芳”,题对曰“绕堤柳借三篙翠,隔岸花分一脉香”,众人称赞不已。而贾政只是“点头微笑”——你看他,心里明明很得意,怎么就不肯夸儿子一句呢?是不是天下最吝啬的教育着。

当然,贾政还是要对宝玉进行言语教育的。那日,贾政的第三场教育方式是委婉讽刺。

众人行到一处好景致时,贾政说“若能月夜坐此窗下读书,不枉虚生一世”,然后,目光转向宝玉。

宝玉本就最烦读八股文,根本不屑于走仕途之路,此刻他老爸话里有话,宝玉被贾政这高远的志向连羞带吓,唬的忙低下头来。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贾政表面在说自己,实际是在敲打儿子——不论怎样,这美好的一切,还需付出辛苦耕耘,才能建造得出。为父的都不能安心的常处于如此闲情之中,正当读书光耀门楣的你怎生如此糊涂,只知道整日玩乐。——此处不禁也要问一句,当众黑亲儿子,这样真的好吗?

面对儿子才华,贾政又来了一个莫须有的指责,他想压制一下儿子志气。

给潇湘馆匾额命名时,众人都拟了,贾政不满意,贾珍说让宝玉拟一个。贾政却突兀地先说宝玉自己还没拟,倒先议论别人的拟题,可见他是个轻薄之人。

宝玉听到此处,内心应当要直喊冤枉才行,她宝玉那刻何曾议论过别人的题作啊。况且之前的议论,也都是贾政的吩咐,只是宝玉娓娓道来,解说着思路,且都是为了引出自己最后的题咏。

话说,贾政刚出口指责宝玉不该议论人家,宝玉没理他,他却又要宝玉议论了别人的题咏,再作出自己的,贾政可谓真的是自相矛盾。他这教育儿子的方法,混沌无比,真是不敢恭维。

等宝玉拟出“有凤来仪”的名字时,他点头,嘴里却直骂儿子“畜生”,说儿子没见识。如此做作,也真是足以把贾政认定为红楼梦里最作的人了。大观园里,他一次次痛骂贾宝玉,也就是因这一个字——作。

他如此作,他也要让宝玉作起来,他要宝玉精明,又要宝玉装糊涂,因此也就有了下面这一幕。

令人意外的是,那么多场次下来,贾宝玉并没有吓倒,施展了才华,比刚见到她父亲的时候放松了许多。他或许已经把他父亲的做作默默地当笑话看了。

来到稻香村的时候,大家忙着给村子命名,宝玉也不等他父亲吩咐,接着大家的下巴,他也就信口说出了自己的见解。宝玉分别拟出了“杏帘在望”与“稻香村”这两个妙词,众人听后无不拍手称妙。贾政却骂到“无知的业障!”说他能知几个古人,能懂几首古诗,也敢在清客们面前卖弄!最后又说:“不过是试你的清浊,取笑而已,你就认真了?”贾政如此作,也就真的与小丑无异。

如此,我们也就深深地记得,但凡宝玉一张口,不管题匾额还是作对联,都会被他老爸贾政夹枪带棒痛骂,讽刺、挖苦、斥责,一招比一招狠。宝玉——贾府里的宝贝疙瘩,贾母的心头肉——何曾当众受过这种屈辱,真是够他受的。当然,也很幽默的是,贾宝玉随随便便的一番发挥的几句话,就让贾政成了小丑。当然,贾政心底还是为宝玉高兴,对于宝玉是有着爱心,只是方式有些不对。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