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父母,请不要太贾政

做父母,请不要太贾政

作者:诸神的恩宠

《红楼梦》第十七回里,贾政把宝玉叫到跟前,借众人游园之机,试探和考察宝玉的学问。这天早上,宝玉度分如年,饱受煎熬。这一章,也写活了我国传统教育方式的弊病,贾政迂腐虚伪的形象跃然纸上。看完,让人又好气又好笑。

贾政对宝玉的教育经,可以归纳为四句话:打压为主,羞辱为辅,鸡蛋里挑骨头,反正就是看你不顺眼。这让人不禁想起小岳岳的名言——我的天哪!在这种高压而变态的教育方式下,生性活泼的宝玉没被折磨成抑郁症,简直就是奇迹。

在上面的教育总纲指导下,贾政又发展出教子五步法,一步比一步狠,步步都是要把亲儿子往死里整的节奏。只可怜宝玉既不敢顶嘴,也不能一走了之,只得干干地受着。

做父母,请不要太贾政

step1.当众打压

贾政看到新修建的大观园里山口处有白石一块,正待人题字。他先假意让身旁几名清客取名,众人早猜出贾政用意,都随便敷衍敷衍,只等宝玉拟题。宝玉建议题写“曲径通幽处”,众人交口称赞。这时,贾政笑了,又说“不可谬奖”,意思是他一个小孩子家,能有什么真本事。看得出来,贾政内心对这个拟题很满意,对儿子的才情很是欣赏,不然也不会笑着答话,可他说话的内容呢,偏偏和他的神态是相反的——这就很有意思了。

step2.沉默是金

走到石桥上的亭子时,贾政又命众人题字。众人深知贾政套路,都随口应付。贾政命儿子再题一名,又命他做一副对联。宝玉对答如流,给亭子题名“沁芳”,题对曰“绕堤柳借三篙翠,隔岸花分一脉香”,众人称赞不已。而贾政只是“点头微笑”——你看他,心里明明很得意,怎么就不肯夸儿子一句呢?

step3.隔山打牛

众人行到一处好景致时,贾政说“若能月夜坐此窗下读书,不枉虚生一世。”然后,目光转向宝玉。宝玉本就最烦读八股文,根本不屑于走仕途之路,此刻他老爸话里有话,宝玉被这高远的志向连羞带吓,忙低下头。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贾政表面在说自己,实际是在敲打儿子——当众黑亲儿子,这样真的好吗?

step4.故意羞辱

给匾额命名时,众人都让宝玉拟一个。贾政先说儿子自己还没拟,倒先议论别人的拟题,可见他是个轻薄之人;等宝玉拟出“有凤来仪”的名字时,他点头(注意,是点头),嘴里却直骂儿子“畜生”,说儿子没见识——这……贾政,您是印度人吗?摇头yes,点头no?我真的快被你搞晕了……

step5.威胁恐吓

宝玉给农家院风格的处所起名“杏帘在望”,并解释了一番,众人听后无不拍手称妙。贾政却骂到“无知的业障!”说他能知几个古人,能懂几首古诗,也敢在清客们面前卖弄!

做父母,请不要太贾政

此后,但凡宝玉一张口,不管题匾额还是作对联,都会被老爸夹枪带棒痛骂一顿,讽刺、挖苦、斥责,一招比一招狠。宝玉——贾府里的宝贝疙瘩,贾母的心头肉——何曾当众受过这种屈辱,真是够他受的。

你看,贾政对宝玉的这套教育经,是不是很眼熟,像不像很多现代家庭的生活情景剧?

多少年来,我们的传统教育一直信奉“棍棒底下出孝子”的逻辑,把孩子视为个人私有物品,一旦孩子选择不顺从家长的意思,家长脑子里会自行跳出一行斗大的字幕:嘿,你个小兔崽子!老爹老娘生了你,你敢不听我们的话?嘿,反了你了!

中国人很少讲逻辑。要讲,就讲混账逻辑。这种混账逻辑在家庭里最生动的例子,就是“我生了你,你就得听我的!”

在打压中羞辱,在羞辱中显摆,在显摆中再打压,往复循环,坚持心口不一。这是我们传统教育最大的特色。

做父母,请不要太贾政

贾政的这套教子方法, 即使放到当代社会, 也相当有代表性。

近些年,媒体报道的虎妈狼爸事迹,就是贾政这套教育方法的借尸还魂。他们以为自己得了教育真经,成天像驯兽员一样行使着家长的职责。殊不知,孩子们正在被他们一步步逼向绝境。

社会新闻里,时不时会冒出父母把孩子打死,或者孩子将父母杀死的耸人听闻的事情。几年前,北京大兴发生过一起灭门惨案,罪犯姓李,杀父母杀妻儿杀小姨子,一连杀了六口人,当时震惊全国。看后来的报道上说,李某走到这一步和他的家庭教养关系很大,他说家里人全都看不起他,常年讽刺挖苦他,他终于受不了了,才决定干这件大事。

心理学家武志红老师说,父母折磨孩子获得快感的例子是真实存在的。他认为中国社会一直以来对孝道的鼓吹,导致很多父母自恋式暴怒时还有道德正确感,导致中国父母对孩子身心的伤害很严重。 现代家庭中,大家长与子女之间的共生绞杀关系在我国普遍存在。

教育专家尹建莉老师说,放不下严厉教育的人,真正的原因是潜意识放不下莫名的恨意。这就是为什么从小经历了打骂教育的人,往往正是棍棒教育的支持者,经常严厉对待孩子的老师或家长,他们自以为在“教育”孩子,其实只是在发泄自己从童年积淀的恨意。

做父母,请不要太贾政

第四十五回里,赖嬷嬷当着众人对宝玉说,“当日老爷小时候,挨你爷爷的打,谁没看见的。”她还说,宝玉爷爷当年家教很严,每个儿子都没少挨打。原来,贾政对宝玉的教育经,是有“家学渊源”的,难怪他打宝玉打得那么带劲。

《红楼梦》里,无论何时何地,宝玉一见贾政,就像耗子见了猫,画风能从聪明伶俐、风度翩翩骤变为痴傻呆蔫,自甘猥琐。这个当爹的,杀气怎么这么重?!

贾政,像他的名字一样,假正(经)。他又像一块生锈的钢板,谁在他身旁一立,都难以感受到温暖。他还是有名的冷场王,谁和他在一起都浑身不自在。贾府欢度元宵佳节时,贾政往那一座,看看众人的反应吧:平时这种场合,宝玉是最能说的,“今日贾政在这里,便惟有唯唯而已”;再看史湘云,往常爱说爱笑,心不是一般大,这时候呢,“今日贾政在席,也自缄口禁言”。连最能说笑的人都不敢啃声了,何况其他人。连贾母也看出来贾政在这里坐着,妨碍大家的玩兴,她也想把贾政赶紧支走呢。

这么看来,贾政活得也是够悲催的,亲妈不疼,亲儿不爱,大写的尴尬……

纪伯伦有首很著名的诗, 《你的儿女其实不是你的儿女》 。其中有这样几句——

你的儿女,其实不是你的儿女……

他们借助你来到这世界,却非因你而来,他们在你身旁,却并不属于你。

你可以给予他们的是你的爱,却不是你的想法,因为他们有自己的思想。

你可以庇护的是他们的身体,却不是他们的灵魂,因为他们的灵魂属于明天,属于你做梦也无法到达的明天……

做父母,请不要太贾政

黑塞在小说《克诺尔普》里写过一段话,大意是一个人可以把他的鼻子、眼睛甚至性格遗传给他的孩子,却不能把灵魂遗传给孩子。

做父母的,常常会忘记,孩子首先是一个人,其次才是你的孩子。

贾政和宝玉,这对亲父子之间的关系,是我国传统教育方式下,相当一部分家庭父子(女)关系的代表。因爱生恨,相虐相杀。父母最终成为凶残的驯兽员,儿女成了这种教育方式的牺牲品。这正应了易中天老师说的那句话——“悲剧啊!”

急功近利,注定会欲速不达。不尊重人的天性,再高大上的教育方式也是在害人。尹建莉老师曾经说过一段话,大意是,真正的教育不是对别人的所谓教育,而且人的自我教育。深以为然。

恰好今天看到一则新闻,说林妙可考北影落榜。视频里的林妙可说话做作,表情夸张,摇头晃脑,整个人看起来像是个假人。作者追溯了自零八年北京奥运会以来,林妙可一路的成长轨迹。这孩子的爹妈把她当摇钱树,频频走穴,商演捞金,榨干了一个孩子的灵性,成功地把她变成了一个面具娃娃。文章里,林妙可那些动态表情,越看越瘆人。

教育的前提,是尊重孩子天性。一味的揠苗助长,只会事与愿违。贾政奉行的那套教育经,名义上是望子成龙,实际上是坑害子女,毁掉孩子自信。人的自信一旦被毁,再恢复起来,可就要花费大力气喽。贾政这种简单粗暴的教育方式,早该被扔了进历史的垃圾桶,再踏上一万只脚了。

世界上最应该持证上岗的职业,就是为人父母。对于很多事情,连自己都做不到,又何苦去苛责自己的孩子呢。

做父母,请不要太贾政。

发表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