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一句诗,林黛玉喜欢上一个人

虽说后生可畏,读了红楼梦,你还是会觉得没有一个人比林黛玉更大胆。李商隐的诗歌历来备受推崇,林黛玉却几乎给它来了一个全盘否认,只喜“留得残荷听雨声”一句。

想这残荷,如何好?想这雨声,淅淅沥沥,又冷又凄清,该是多么悲苦,她为何喜欢?所以,我们大多欣赏杨万里的佳句“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

因此,也就有一个我们不敢承认,也不得不承认的一个事实摆在我们面前,其实,我们身上都有着贾雨村的影子。因为那个映日的荷花,一度以来,就是甄士隐,而贾雨村一直以来,应当都羡慕着这个甄士隐——这朵灿烂的荷花的。对于淡雅与高贵,芸芸众生又有几个人不爱慕的呢?贾雨村在时,甄士隐家的幸福,依然是当下社会许多人不懈的追求。

那么黛玉的喜好,是不是就变得有些令人匪夷所思了呢?我们看贾宝玉也似乎并不懂得其中的奥妙,只是黛玉金口一出,他自己又喜欢诗,他也就连忙说留着那些可恶的残荷了。

其实,这一切依然只不过是一个人的简单的心理——悲悯之心。

首先,我们看林黛玉降生富贵书香之家,骨子里天然之中就有一种高贵,后天受到诗书的熏陶,品性上又变得极其淡雅,于是对于甄士隐这类小富小贵的人家及其这类人,从她的视角看来,应当就是一种俯视或曰平时,不是那种凡夫俗子的羡慕眼光。她看得很淡,很淡。当初佛祖拈花一笑,也就是类似于这种境界。

这也就是菩提心,在寻常时,面对芸芸众生,它是一种淡雅、和蔼与友善。面对苦难,菩提心则就是一种悲悯之心。

况且,还有着“兔死狐悲,物伤其类”的古语。风露清愁林黛玉,她本身就是一朵最清丽的荷花。虽然荷花已经凋残,或许荷叶也已经枯萎,但是它们依然是一种精神的存在,不畏秋风秋雨的悲凉。林黛玉又怎会不对这种生命里的一环产生出一种悲悯。

那些时候,林黛玉还不是残荷,她的泪珠儿还没有流干,还有着贾母宝玉等的怜爱,但是红楼梦里却有一株实实在在的残荷,她就是甄英莲——香菱。甄士隐是夏日的荷花,家破人亡后,甄英莲对于她的家庭来说,自然就是一株残荷,她代表的是甄贾凄风苦雨的末世。林黛玉与香菱这两个人,也就注定会发生一段故事,故事的主题就是悲悯与交心。

林黛玉对于香菱的悲悯与垂爱,不是说她知道香菱的出身,知道香菱父亲那一代是盛夏的荷花,香菱这一代残荷,而是基于香菱的遭遇及其她内在精神品质上的一种欣赏,就如同欣赏大观园里的那些残荷一样。

宝玉感叹香菱这么个人竟俗了,指的是香菱精神上的俗,而黛玉看到了她的外在,也看到她的内心。她看到了这个女孩子吃了这么多苦,精神上的不简单——她的内心有着一种倔强,有着一种淡淡的芳香。

因此,香菱一旦有求于她,她就立马热心地教香菱学诗,她不想辜负香菱内心深处对于高雅的追求。香菱的用心,香菱的诗心,证明林黛玉没有看错她。

香菱自我介绍的一段话,更是证明了林黛玉的这种超凡的眼力。那时,当夏金桂责难说菱香算个什么香时,香菱是如此回答的:

不独菱花,就连荷叶莲蓬,都是有一股清香的。但那原不是花香可比,若静日静夜,或请早半夜,细领略去,那一股清香,比花儿还好闻呢。得了风露,那一股清香就令人心神爽快的。

香菱用两句话,也就真正是透彻的道出了她的品质,道出了残荷的精神。秋日的雨夜里,静静的听着雨声,仿佛都能够闻到那些荷叶的清香。它们傲然而倔强地在冷雨中继续绽放自己生命的光彩,香菱学诗不正如那在冷雨中还傲然挺立的荷叶么?雨打荷叶的声音,也正是香菱演奏出最美的生命的乐章。

发表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