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姿绰约林黛玉

如果说林黛玉清水出芙蓉,薛宝钗则只是一朵明亮的交际花,

所谓伊人,宛在水中央。每一个楚楚动人的女子,似乎向来都有着一副忧郁的眼神。黛玉单薄的身躯,更令人觉得风姿绰约。是不是非常有邻家小女孩的感觉呢?

寒让渡合影,黛玉似乎就是那只仙鹤。这身衣服比较花哨,黛玉之容颜却足以Hold住,黛玉之照片,总能给人一种和谐美,这就是仙子的美丽吧。

如果说林黛玉清水出芙蓉,薛宝钗则只是一朵明亮的交际花,

一袭素衣,风露清愁,最会说话的是黛玉的眼神。黛玉的灵性全都体现在她的眼神之上。葬花时节,心思万千,说不出的除了哀伤,还有树干一般的坚韧。

独自哀伤独自愁,黛玉一度时间虽然以泪洗面,但是却没有被悲伤所击倒,最可怕的往往是现实的压迫,在强大地现实面前,人总有一种无力之感。

如果说林黛玉清水出芙蓉,薛宝钗则只是一朵明亮的交际花,

但,黛玉的形象始终都是鲜亮的,虽然其一般都只是穿着素色的衣服,所以有给人一种梦境般的感觉,美却不华丽,是朦胧之美。

红楼梦文本中几乎不曾写黛玉的衣着,但87版红楼梦选择服饰的水平却十分贴合人物的性格。这是黛玉在打扮自己,这个时候宝玉来了,黛玉立马就表现出了她地活泼,调侃宝玉去读书只是去偷懒而已。

如果说林黛玉清水出芙蓉,薛宝钗则只是一朵明亮的交际花,

这是在听袭人和史湘云在议论她的不是,神色没有大变,却是很难得。宝玉没有令她失望,果然是黛玉的知己。她只是感动于宝玉,丝毫不把史湘云与袭人的话语放在心上。

之后黛玉就摸摸地走了,社交生活中的一切,无论发生什么,黛玉都能够守住自己地内心,不轻易表现情绪,她只是对宝玉才喜欢耍小性子。

如果说林黛玉清水出芙蓉,薛宝钗则只是一朵明亮的交际花,

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在发笑。林妹妹在思考,上帝一定也会跟着思考吧。林黛玉心思简单,大多数时候无忧无虑,无所顾忌,大家基本都明了她的情思,使她对别的事情思索半晌,倒是很少见的事情。

如此入神的思考倒是个拜宝钗所赐,所以对于社交,总是薛宝钗多一个心眼。黛玉口无遮拦,说错了话,一下子就被薛宝钗抓住了把柄。黛玉觉得宝钗故意挑她地错处,如今一思考,果真觉得宝钗就是了。

如果说林黛玉清水出芙蓉,薛宝钗则只是一朵明亮的交际花,

作者写黛玉是写她的生活,写宝钗是写她的交际。黛玉在生活中让人可触可感,薛宝钗是交际花。

黛玉的烦恼是如何更好的生活,日子过得潇洒快乐,宝钗的烦恼是如何让大家都觉得她好,让大家无可挑剔。

满足了小小的心思,黛玉便觉得生活安稳。只恐夜深花睡去,但睡着的黛玉依然是一朵花。一切都在掌握之中,才让宝钗幸福,所以她格外注重交际。

如果说林黛玉清水出芙蓉,薛宝钗则只是一朵明亮的交际花,

黛玉的灿烂明亮如灯,这就已经足够。没有黛玉,宝玉的人生就没有方向,全是黑暗。生活中我们找到自己的明灯,做别人的明灯,纵然没有太阳,日子照样过得温馨。

宝玉冒雨来探望黛玉,其时,黛玉写作完《秋窗风雨夕》正自伤感,需要个人来陪,宝玉就来了,宝玉这就是黛玉生活中的明灯。

如果说林黛玉清水出芙蓉,薛宝钗则只是一朵明亮的交际花,

突然想,宝钗头上要是弄个什么花儿粉儿什么的,倒真觉得别扭,她不像黛玉,黛玉的生命是那么灿烂。头上一枝花,更凸显出了黛玉的阳光形象。如果说哪一个词最适合形容黛玉之美,那就是灿烂!

容颜灿烂,笑得也灿烂,她生活得更是灿烂,灿烂如烟火,只是有时候很寂寞。

如果说林黛玉清水出芙蓉,薛宝钗则只是一朵明亮的交际花,

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像一朵芙蓉花,正好似大家闺秀。其实,我不愿意把黛玉比作莲花,因为黛玉有情,莲花看着是那么无情的花朵。芙蓉花开得更灿烂。

初进荣国府,压倒贾府众姐妹,靠的就是这份温婉地气质。

如果说林黛玉清水出芙蓉,薛宝钗则只是一朵明亮的交际花,

虽是绛珠仙草转世,却是花中仙子,温婉如春风,她是花朵的守护神。花儿在黛玉身边,似乎是花儿的幸福,此情此景,虽然背景全黑,却仿佛感觉到春光无限。这一张图,感谢制作者地独具匠心。

如果说林黛玉清水出芙蓉,薛宝钗则只是一朵明亮的交际花,

冷冷的背景,却是乐观向上的眼神。黛玉虽然有时候很是绝望——对她和宝玉之间的未来感到绝望,她外在上却总是给人一种沉静的感觉。黛玉也算是沉得住气的人。

她手放在胸前享受在祈祷,却又是很相信自己地样子,一直以来我都非常喜欢黛玉这张照片。

如果说林黛玉清水出芙蓉,薛宝钗则只是一朵明亮的交际花,

苏轼说,淡妆浓抹总相宜才是真正的美人。这应当就是黛玉的浓妆,一点都不令人觉得妖艳。忧郁的心思配以浓妆,才不至于过于冷艳。黛玉内心是炽热的,炽热之人,自是不会冷若冰霜。整个画面的基调是红色,正映了绛珠地绛字,其实这也是黛玉的本色——红色,代表着热烈,黛玉的生命是十分热烈的。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