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玉之美,用这一个词形容最适合

突然想,宝钗头上要是弄个什么花儿粉儿什么的,倒真觉得别扭,她不像黛玉,黛玉的生命是那么灿烂。头上一枝花,更凸显出了黛玉的阳光形象。如果说哪一个词最适合形容黛玉之美,那就是灿烂!

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像一朵芙蓉花,正好似大家闺秀。其实,我不愿意把黛玉比作莲花,因为黛玉有情,莲花看着是那么无情的花朵。芙蓉花开得更灿烂。

虽是绛珠仙草转世,却是花中仙子,温婉如春风,她是花朵的守护神。花儿在黛玉身边,似乎是花儿的幸福,此情此景,虽然背景全黑,却仿佛感觉到春光无限。

冷冷的背景,却是乐观向上的眼神。黛玉虽然有时候很是绝望——对她和宝玉之间的未来感到绝望,她外在上却总是给人一种沉静的感觉。黛玉也算是沉得住气的人。

苏轼说,淡妆浓抹总相宜才是真正的美人。这应当就是黛玉的浓妆,一点都不令人觉得妖艳。忧郁的心思配以浓妆,才不至于过于冷艳。黛玉内心是炽热的,炽热之人,自是不会冷若冰霜。

所谓伊人,宛在水中央。每一个楚楚动人的女子,似乎向来都有着一副忧郁的眼神。黛玉单薄的身躯,更令人觉得风姿绰约。

一袭素衣,风露清愁,最会说话的是黛玉的眼神。黛玉的灵性全都体现在她的眼神之上。葬花时节,心思万千,说不出的除了哀伤,还有树干一般的坚韧。

黛玉的形象始终都是鲜亮的,虽然其一般都只是穿着素色的衣服,所以有给人一种梦境般的感觉,美却不华丽,是朦胧之美。红楼梦文本中几乎不曾写黛玉的衣着,但87版红楼梦选择服饰只水平却十分贴合任务性格。

这是在听袭人和史湘云在议论她的不是,神色没有大变,却是很难得。宝玉没有令她失望,果然是黛玉的知己。她只是感动于宝玉,丝毫不把史湘云与袭人的话语放在心上。

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在发笑。林妹妹在思考,上帝一定也会跟着思考吧。林黛玉心思简单,大多数时候无忧无虑,无所顾忌,大家基本都明了她的情思,让她对别的事情思索半晌,倒是很少见的事情。总觉得林黛玉的发型甚是好看。

作者写黛玉是写她的生活,写宝钗是写让的交际。黛玉在生活中让人可触可感,薛宝钗是交际花。黛玉的烦恼是如何更好的生活,日子过得潇洒快乐,宝钗的烦恼是如何让大家都觉得她好,让大家无可挑剔。满足了小小的心思,黛玉便觉得生活安稳。只恐夜深花睡去,但睡着的黛玉依然是一朵花。

黛玉的灿烂明亮如灯,这就已经足够。没有黛玉,宝玉的人生就没有方向,全是黑暗。生活中我们找到自己的明灯,做别人的明灯,纵然没有太阳,日子照样过得温馨。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