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里一句轻巧的话,点透了天下痴心女子的悲剧

红楼梦里一句轻巧的话,点透了天下痴心女子的悲剧

彩霞与贾环:偏偏我就爱上你

作者:冰儿

按:也许在曹公本意中,彩云与彩霞可能是两个人,但是由于某些原因,和贾环相好的对象在这两个人中乱变,彩云和彩霞通篇没有对手戏,同时出场也极少,显然是当作一人来写的,所以在这一方面,我觉得看成一个人也没错。特此说明。

或许爱情,有着很多种状态。

如若两情相契,那么爱情就是美好幸福的,如宝哥哥和林妹妹,如龄官儿和贾蔷,如小红和贾云。

如若无奈无可选择,当属另一种可叹,如香菱偏就配了薛大呆子,迎春嫁了中山狼。

可也有这种匪夷所思的盲目爱情!彩霞,她是那么死心塌地挨着贾环。

是因为同情贾环母子在贾府的尴尬地位?是因为所有人皆鄙视贾环而觉得她可以送一缕温暖?

也可能各种理由都没有,仅仅因为一份莫名的情愫,就这样错付了感情。

红楼梦里一句轻巧的话,点透了天下痴心女子的悲剧

且看那一节:“王夫人见贾环下了学,命他去抄《金刚经咒》唪诵。那贾环便来到王夫人炕上坐着,命人点了蜡烛,拿腔做势的抄写。一时又叫彩霞倒钟茶来,一时又叫玉钏剪蜡花,又说金钏挡了灯亮儿。众丫鬟们素日厌恶他,都不答理。只有彩霞还和他合得来,倒了茶给他,因向他悄悄的道:“你安分些罢,何苦讨人厌。”

贾环把眼一瞅道:“我也知道,你别哄我。如今你和宝玉好了,不理我,我也看出来了。”彩霞咬着牙,向他头上戳了一指头,道:“没良心的,狗咬吕洞宾——不识好歹。

这一段看得我心生叹息。贾环这样一个猥琐讨别人嫌的男人,彩霞偏偏就一点都不嫌弃。不仅不嫌弃,还好言相劝,不仅好言相劝,且娇嗔可爱。

她向贾环头上戳了一指头这个细节,画面感很强,活脱脱一个恋爱中的小女孩,那种被人误会却舍不下他的小心思,活灵活现栩栩如生。

反观贾环,“拿腔作势,把眼一瞅,”一副无赖痞子的猥琐之感,没有一点爱意之体现。总觉得,曹公描绘贾环的这幅形态,其实就是在告诉读者:他根本配不上彩霞的爱情。

红楼梦里一句轻巧的话,点透了天下痴心女子的悲剧

贾环对彩霞唯一的一次示好,是把茉莉粉错当成蔷薇硝送给她的那次,那是唯一的一次了吧。

而处在爱情中的彩霞,为了回报贾环这份薄如浮萍的爱,竟然偷了王夫人的玫瑰露送给赵姨娘讨好贾环,这件事情败露后,她的爱情悲剧已经拉开了帷幕。

第六十二回,她去向提心吊胆的贾环母子报告,都是宝玉应了这件事的时候,贾环却变了脸,竟然又一次怀疑她和宝玉有私情,把东西照彩霞脸上摔去,即使百般解释依旧不信。

最后彩霞也只能赌气把东西撇到水里,偷偷哭了一夜。看到这儿,真是心疼这个傻姑娘,流泪一夜,该是何等的痛彻心扉啊,那一刻,她应该已经对贾环心灰意冷。

红楼梦里一句轻巧的话,点透了天下痴心女子的悲剧

而最凄惨的结局莫过于贾环最终的无情。在彩霞多病被送出贾府后,指望贾环去讨时,来看看彩霞在贾环心中的真正位置吧:“一则贾环羞口难开,二则贾环也不大甚在意,不过是个丫头,他去了,将来自然还有,遂迁延住不说,意思便丢开。”

看见没,哪怕这个丫头付出了自己的全部真心,而贾环只轻松丢开便可。薄情至此,彩霞的全部真心瞬间被碾落成尘。这个时候的赵姨娘反而多了些人性的光彩,“无奈赵姨娘不舍,是晚得空,便先求了贾政。”

看到此处,真真悲凉,如果这份“不舍”是贾环给予的,那么彩霞这份所谓的“爱”尚有几分温度,偏偏这份不舍来自赵姨娘,而赵姨娘的不舍有几分利益成分在内,就不得而知了。此情此境,真是对这份痴情莫大的讽刺!

红楼梦里一句轻巧的话,点透了天下痴心女子的悲剧

彩霞只是个小丫头,她的全部人生轨迹和全部的爱情在红楼中连个小插曲都算不上,而悲凉程度却无以复加,记得第七十回有个小细节,说是“林之孝开了一个单子,有八个单身小厮等发配的丫鬟指配成亲,彩霞因近日和贾环分崩,也染了无医之症。”

这句话轻轻悄悄的藏在字里行间,却透着淡淡的落寞与悲情,有谁能想起她呢?这一句轻巧的话,也点透了天下痴心女子的悲剧。

无情的贾环很快就会有个新欢,灯花下戳他额头那一幕,数月经年,可能忆起一丝否?或许根本不会在他薄情的心里有任何涟漪了,而这个可怜的丫头,就像最不起眼的一粒尘埃,被随意抛洒在道旁,用一句“分崩与无医之症”,轻飘飘地消失在茫茫人海。突然想,比起她爱情的悲苦,林黛玉人生的凄楚,又算得了什么呢?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