夹缝中求生存,尤二姐想杀进贾府,真不该与他高谈阔论

作者:黛袭

平儿是生活在贾琏和凤姐夹缝中的一个丫头,迫于贾琏之俗,凤姐之威,过着不为人知的痛苦生活。但幸亏她明白,懂得掩藏,才不至死于非命或者被逐被撵。其他丫头可没这么幸运了。

凤姐陪送来的四个丫头,三个都不见了踪影。贾琏原来的小妾们一个都不见了。可以想象当初凤姐是怎样彻底、利落、迂回、隐秘的绞杀这些女子。如有怀疑,请看二姐的下场。

这种情况下,凤姐家的小丫头也分成两派:一派是善姐这样的,主子面前是条狗,温驯、善良;对手面前是条狼,凶狠、残忍;一派是为贾琏欢乐通风报信的小丫头。小丫头任凭凤姐、平儿喊破嗓子,都装作听不见,只能说明她效忠贾琏。小丫头们的日子也不好过。

作为下属,面对两个强悍的上司,就要站队。你说,我谁都不站,要么像风箱里的老鼠,两边追打;要么是个热饽饽,两边都争取你,逼迫你最终站队。一个人站不好队,一切玩完。

兴儿倒没有站队的苦恼,因为他打小跟着贾琏。他是贾琏贴身的小厮。做贾琏的小厮只需做好两件事就OK。一、必要时候,能作贾琏的泄火工具;二、必要时候,能帮贾琏说谎。

泻火一事,想来兴儿不敢拒绝。撒谎一技,也堪成上乘。

比如,贾琏在花枝巷二姐那里温存,这件事是告诉不得别人的。老爷问的紧,就回老爷说主子去舅老爷家了。意思是路远一时半会怕是回不来,趁着这个空,赶忙跑去花枝巷给贾琏报信;二奶奶问的疑,就回在家庙和珍大爷商量作百日的事情,只怕不能来家。这谎撒得多有水平?饶是凤姐,也深信不疑。

兴儿还有一个爱说闲话的小毛病,这自然不是多大的事了。但有时就会因一个人的小毛病悄悄改变所有人的命运走向。 就像凤姐没有嫁过来之前,贾琏身边的那些丫头们一定过的很滋润。贾琏要求不高嘛,所以稍微有头脑的必定会哄着贾琏给个姨娘当当,但谁知道这其实就是祸端的开始呢。凤姐来了,那些精明者、尽力攀爬者却成了第一批被逐被撵的人。

这一天,贾琏回家办事,留下兴儿在尤二姐处答应办事。二姐也会利用时机,命拿大碗来,叫兴儿在炕沿低下蹲着吃,这已经是不错的待遇了,大约在凤姐那里是永远都享受不到的。

二姐打听贾府事务,也好为将来进入贾府做一个人事上的准备。二姐是有野心的,她想杀进贾府,成为赫赫贾府的一员。尽管身份是二房,但对于已经失足的她来说是最高梦想。

每个人都在为梦想而战。她想着自己以礼待人,加上贾琏的情意,应该没有问题。兴儿没享受过这等待遇,兴致很高。先是诉苦,说凤姐的心腹常欺负他们,他们不可以欺负凤姐的心腹;再说平儿好,常做好事,最后说凤姐,“如今合家大小除了老太太,太太两个人,没有不恨她的”,这样的话,有一大半是哄二姐开心,和贾琏哄骗二姐的话保持高度的一致。

谁承想兴儿这样说,二姐反而将他一军,你这样说她,以后不知道怎样说我呢?二姐也不是泛泛之辈,既想笼络人心,又要在人前树威风。果然兴儿忙忙的跪下,急急地夸赞二姐好。这点机灵要没有,作为下属就别混了。真相是兴儿不知道在凤姐那里锻炼过多少回了。

或许是被二姐不拿架子感动,他劝二姐不要去府里。把凤姐看得真真的, “奶奶比她标致,比她得人心,怎肯善罢甘休”。只可惜二姐一心去府里才算成个体统,或许是看惯了尤氏做小服低的样子,大意轻敌。兴儿耳濡目染,知道其中厉害。兴儿天然的知道躲在哪儿才最安全。

兴儿又把贾府姑娘们也都一一给新奶奶作介绍,叫迎春是二木头,探春玫瑰花,林妹妹是多病西施,薛宝钗是雪堆出来的,无不形象异常。如果说冷子兴作为周瑞之女婿,对贾府外围有所了解,那么作为贾府内部的下属,兴儿对贾府的内眷就太了解了。兴儿说宝玉“每日也不习文,也不学武,又怕见人,只爱在丫头群里混”,也算是对宝玉的一种世俗解读。

就像门子一样,可以叫内人去安慰伤心的英莲,当然也可以去给贾雨村出主意,任由英莲母女天各一方。兴儿可以一边夸新奶奶好,但也不妨碍他向凤姐招供贾琏二姐之事的来龙去脉。

也有点理解兴儿。主子娶了新奶奶,这样惊天大秘密,任谁也会兴奋异常吧,何况还有了在新二奶奶炕沿下吃酒的经历,这多少也是一种恩宠,怎么也要拿出来分享,因此当班的时候,还兴奋的议论。不想,被平儿听到,悄悄告诉给了凤姐。兴儿这张嘴终于闯了祸事。

或许随意议论这件事让兴儿悔恨一生。不过悔恨之前,大约还是有过了凤姐这一关的欣喜和爷知道了怎么办的担心。但这场二奶风波最终导致一尸两命的血案,最终没人记得是由他发端。生活中,这样的人,别重用!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