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母用五个字,直接拒绝了尤氏为她准备的年夜饭

尤氏说出一句话儿,王熙凤幸福感油然而生,贾母更是乐开花

其实,也真是苦了尤氏一番心意!

除夕祭祀毕,贾母立马就被尤氏引进了房内,要给她老人家伺候着用茶。贾母一抬眼,就看见房间里满地铺的都是红地毯,地毯上火盆也是鎏金的,格外的大,房间里暖气腾腾。

炕上铺的也是崭新的猩红毡子,而不同于荣国府那边什么都是半旧。不是说半旧的不好,而是说明了尤氏心底有贾母,对于贾母的重视。

坐垫与靠背都是狐皮的,一白一黑,色调看上去十分的素净,人坐上去,则会十分的安适。如果整个房间都是红色的,则过于热烈,人坐着,则多少回有些坐立不安。尤氏在这方面也算是用心了。一句话,尤氏这么做,就是要让贾母在宁国府里感到安逸。

尤氏说出一句话儿,王熙凤幸福感油然而生,贾母更是乐开花

为什么要让贾母感到安逸呢?尤氏当然是有着她的心思,她想着让贾母在宁国府吃了年夜饭再回到荣国府。因为之前,贾母来宁国府祭祀,总是匆匆而来,又匆匆而去。总不曾在宁国府吃年夜饭。虽然尤氏每年都送了食物到荣国府,供贾母享用,尽了孝心。但是,那么多年了,贾母也应当在宁国府与大家乐一回。何况贾母是贵人,家里有贾母这么个喜乐人物跟大家过年,家里也会增添不少欢乐的气氛,宁国府也会祥和不少。

因此,尤氏也是自己用茶盆亲自捧茶给贾母。贾母很是受用。不过,大家闲话一回,贾母依然吩咐看轿。尤氏当然有些失望。于是,立马就采用了激将法,想着挽留下贾母。只见尤氏说:

已经预备下老太太的晚饭,每年都不肯赏些体面,用过晚饭过去,果然我们就不济凤丫头不成?

尤氏说出一句话儿,王熙凤幸福感油然而生,贾母更是乐开花

尤氏这话说得委婉,又表达了诚意,这贾母受了殷勤招待,受此激将法,也真是骑虎难下啊。做晚辈的如此懂事,她老人家不留下来,还真的不行啊。因此,面对此美意,贾母一时乐得竟没了言语。她要想着怎么感激尤氏的美意啊。是留下,还是不留下。

这个时候,王熙凤脑子转得快,连忙为贾母解围说:“老祖宗快走,咱们家去吃饭,别理她。”

瞧瞧,王熙凤一向能说善道,在尤氏的殷勤面前,也支吾不出什么高妙的言语谢绝尤氏的好意,只能三十六计走为上计了。

如果贾母跟着王熙凤的意思,说着简单的“不用客气,不必多礼”之类推辞的话,憨憨的就走了,则未免让人觉得她没有感受到尤氏的诚意。毕竟,那么多年,尤氏留贾母吃年夜饭,也不是一两次了。

尤氏说出一句话儿,王熙凤幸福感油然而生,贾母更是乐开花

王熙凤憨憨的,以最粗暴的方式拒绝尤氏,一方面是因为尤氏的醋意而高兴,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尤氏的夸赞而骄傲,因为年轻人能够哄老人家开心,就是非常了不起的本领了。所以王熙凤的话不在于拒绝,而在于表现一下自己的幸福感。真是,尤氏一句话儿,王熙凤的幸福感油然而生。另外也是给贾母以思考的时间。

王熙凤说完,贾母也笑了。两个孙媳妇如此孝敬,她怎么不高兴。只是,她依然不能在宁国府吃年夜饭。毕竟她自己有儿女,在宁国府吃饭不合风俗。无论尤氏多么殷勤,她都是要推却掉她的盛意。

我们看贾母如何说:

你这里供着祖宗,忙的什么似的,哪里还搁的住我闹?况且每年我不吃,你们也要送去的。不如还送去,我吃不了,留着明儿吃,岂不多吃些?

尤氏说出一句话儿,王熙凤幸福感油然而生,贾母更是乐开花

一句话下,也就真的不得不感叹贾母是人精。怪不得她也曾好不谦虚的说,她年轻的时候,比王熙凤强多了。我们简略地分析一下贾母的话语。

第一句话,贾母就道明了宁国府这边忙,供着祖宗,他们的神灵在此,不宜过于闹腾,要小心香火。贾母的考虑可谓是周全得很。

第二句话,贾母吐露了她每年都记得尤氏的心意,没有忘记她的诚意,记得她每年送食物给自己品尝苦心与孝心,没有认为这只是简单的客套,心底里一直记着她尤氏的好。

第三句,贾母让尤氏还送去,虽有些不近情理,但是接下来道出的自己岂不多吃些这五个,却又是对尤氏盛意的最大肯定,也正是这五个字直接拒绝了尤氏为她准备的年夜饭。虽然贾母明儿不一定吃,但是此话语的意思,却是贾母要最大程度地领受尤氏的心意。既然一切都是为了一片心意,贾母如此说,尤氏心底虽有遗憾,也应当知足了。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