忐忑不安的贾母,再次给了薛宝钗与史湘云最为沉重的打击

贾母一个不经意的动作,让史湘云自尊的羽毛掉了一地,林黛玉笑了

元宵佳节,大家一起吃酒,听贾母掰谎,事关流言与风月,大家听得惺惺的(各怀心思)。因此,当时花厅里虽然是许多人聚集在一起,十分热闹,但是大家却依然感觉到寒气逼人,没有因为过年的气氛而忘记寒冷。

大家冷,贾母当然更加感觉到冷,因为一切都是因她而起啊。刚才不是玩闹啊,气氛一点都不活跃,她脑子又最清醒,含沙射影的道说着关于金玉良缘与木石姻缘的一切,这之中又隐含着贾母的诸多不如意,因此,贾母贾母说了那么一同,她不只是身体冷,她的心更冷——贾府里流言横飞啊。

情况不对,所以贾母需要转换一下气氛。要转换气氛,最佳的转换方式,就是转换大家一起聚集的地点。于是,贾母就连忙问婆子几更了,婆子说三更。三更了,表明夜已深,气温慢慢下降,需要进暖阁,贾母两忙说冷。或许王夫人也是感受到尴尬,她见机行事,立马就提议,请贾母到暖阁里去,有她王夫人陪客人。

贾母一个不经意的动作,让史湘云自尊的羽毛掉了一地,林黛玉笑了

但是,王夫人毕竟还不了解贾母的心意,她只让贾母独自挪进暖阁里炕上取暖,殊不知贾母要的是大家一起去玩,玩尽兴点再睡觉。贾母见不妙,连忙说,大家一起挪进去才是真正的暖和。于是,大家一窝蜂就挪进了贾母的暖阁里。

暖阁里怎么坐,又是一个问题。客人为尊,贾母把他们安排在了桌子正面上座的位子上(面南),这不是问题。关键就是刚才掰谎记隐含的两大嫌疑人怎么坐,才是众人关注的大问题。

这个时候,贾母依然不含糊,她让宝琴,黛玉、湘云三人紧依着自己坐,面向西。这位主位,古代东边为大。宝玉宝钗等姊妹则被王夫人分配着跟王夫人在西边坐了。西边是室内最低等的位次,如此,贾母心中对于林黛玉的疼爱,也就不言自明。也是对她刚才掰谎记的后续支持。

贾母一个不经意的动作,让史湘云自尊的羽毛掉了一地,林黛玉笑了

大家坐定,除了继续听戏,还该玩什么节目——玩的击鼓传花,活跃气氛嘛。贾母的意思是,大家说吉祥话儿。但是,王熙凤敏锐的觉察到,贾母既然要缓解刚才尴尬的气氛,就不如说说笑话,这样大家心理上放松得才快,气氛也一下子能够活跃起来。贾母一听,果然就采纳了。毕竟,大家说吉祥话儿,容易流于敷衍,没有真情,还不如不说。

贾母觉得王熙凤真是乖巧懂事,也就巧借东风,乘势扭转气氛。贾母说了一个笑话,是对王熙凤的调侃,说她能说会道,是喝了猴儿的尿。于是,当夜的元宵晚会,如果说掰谎记是第一个高潮,这么一来,就有了第二个高潮。王熙凤聪明机智,就此一计策,那个晚上,她也算是功德圆满了。

贾母舒心了,大家兴高采烈,晚会上立马就出现了第三个高潮。

贾母一个不经意的动作,让史湘云自尊的羽毛掉了一地,林黛玉笑了

那个时候,笑话讲完,要放炮,大家都在外面准备着。贾母见大家准备好,她情不自禁地一下字就搂住了林黛玉,就那么一直紧紧地抱着。她怕黛玉被爆竹吓着。

薛姨妈最是善于察言观色,她正好又是坐在史湘云身边,于是她学着贾母,也满是慈爱的搂住史湘云。谁知史湘云一下子就推开薛姨妈的好意,她说她不怕。

但是史湘云的意思真的是她不怕吗?我想史湘云也是最真实的一个人,讲究的是一个本色,所以,她一方面是对于薛姨妈虚情假意的客套反感,因为湘云与薛姨妈没有多少交集,应当还是隔膜得很,一个自己不怎么熟悉的大妈搂着自己,随时宝钗的妈妈,却也是够别扭的,所以史湘云说她自己不怕。

贾母一个不经意的动作,让史湘云自尊的羽毛掉了一地,林黛玉笑了

更主要的一方面当然就是在争风吃醋了,林黛玉享受到如此的宠爱,她心底怎么好受呢?因为我们知道,这史湘云平日里就最爱跟林黛玉争风吃醋,之前还因此跟宝玉闹过别扭,而且还是老是喜欢在宝钗与黛玉面前说些争风吃醋的话,挑拨离间。面对此情此景,她心底不发毛才怪呢!

如今,在她面前是贾母,是长辈,那么的宠爱着黛玉,她总不能在长辈面前闹别扭了吧,因此她也就只好装坚强,以维护自己的自尊——没人疼,没人爱,没关系,我史湘云自己就是英雄,不是小女子。

不管怎样,那刻,史湘云的心,应当是,好酸,好酸!她表面在笑,心底流的可是泪啊。真是贾母一个不经意的动作,让史湘云自尊的羽毛掉了一地。林黛玉应当是依在贾母怀里幸福地笑了。

同时天涯沦落人,薛宝钗这个时候也站起来,为自己的妈妈和史湘云解围,薛宝钗说史湘云自己都敢放炮,她怎么会怕呢?薛宝钗说的可能是实情,但是更多的意思应当是惺惺相惜,她告诉史湘云,还有她宝钗没人抱呢?没人宠爱着呢!彼此照应一下哈。

贾母一个不经意的动作,让史湘云自尊的羽毛掉了一地,林黛玉笑了

薛宝钗不是坐在王夫人的身边了么?王夫人平日里那么喜欢她,怎么就没有抱住宝钗呢?原来,王夫人抱的是贾宝玉,关键时刻,王夫人心底还是儿子好。

将来的媳妇被撂到了一边,薛宝钗心底怎么会好受呢?

因为这不是怕不怕的问题,而是爱不爱的问题,就算自己不怕,平日里渴望着那个能爱自己的人,在这种时刻,被她抱着,就算是不怕怕,也会装着怕怕,因为那是一种多么温暖的享受。

而这个时候,唯有黛玉和宝玉独独得到了这温暖的享受,别人心底,也就只有泛酸水的份儿了。想想也真是,贾母将元宵晚会三次推向高潮,就有两次是对薛宝钗沉重的打击,被抽打得遍体鳞伤,她也真是个可怜的人儿啊。

贾母一个不经意的动作,让史湘云自尊的羽毛掉了一地,林黛玉笑了

最后,我们格外需要注意的是,有一个人最为尴尬,那个人就是薛宝琴,她应当也是坐在贾母身边,因为薛姨妈抱的是史湘云,而她们三个都是紧依依着贾母坐着,贾母抱住的是林黛玉,都是顺手的事儿,——于是,就这么撂下了薛宝琴没人管。

但是,薛宝琴不闹也不吵,一句话不说,虽然贾母一度是那么宠爱她。可见,薛宝琴应当是内心最为淡定的人,她不争风吃醋,她就像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从中笑的梅花,好品格。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