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菱:坐在命运之舟上,随波逐流

香菱:坐在命运之舟上,随波逐流

香菱:命运之舟上的随波逐流

冰儿

香菱在《红楼梦》里是出场最早的一个女孩儿,原名英莲,是姑苏城里名门望族甄士隐的独生女儿,眉间一颗胭脂记,生得粉妆玉琢,乖觉可喜,全家视若珍宝。然而,这个女孩儿的一切幸福生活,随着四岁那年的元宵节被仆人遗失后遭拐卖而戛然而止。随之,甄家也接连遭遇不幸,那个美好温馨的家庭就此烟消云散。

之后英莲就从人们的眼前消失了。她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变成了美丽孤苦的香菱。

但香菱的美丽,对于她来说并不是命运的加分项,反而是劫难的序幕。翩翩少年冯渊冯公子,见了香菱第一眼就认定了要娶回家去。当时读到此,我几乎认为冯渊就是上帝派来拯救孤苦的香菱的,试想,如果他娶回香菱,定会千娇万宠,两人才貌相当,琴瑟和鸣,那么可怜的香菱就不会再有后来那些虐缘了。

香菱:坐在命运之舟上,随波逐流

但命运没有眷顾香菱,即使门子认出了她,即使她的父亲曾经有恩于断案的贾雨村,仍没有让香菱脱离苦海。任由半路杀出的薛大傻子打死冯公子,强抢了香菱。这儿有个细节值得玩味,那就是在这场混乱的人命官司里,曹公唯一没有点墨于香菱的感受——那个痴情爱着她、马上要迎娶她的冯公子,一转眼惨死在薛蟠的手下,她的心中,该是怎样的一种滋味?难道就没有一点情思缱绻、欲哭无泪、万千惆怅吗?

香菱:坐在命运之舟上,随波逐流

但让人奇怪的是,没有,就是没有,香菱似乎很快就接受了命运新的安排。我想,香菱之所以这么“没心没肺”,是因为从小的漂泊,让她骨子里过早习惯了随波逐流这个词,她童年的小公主般的回忆,早已经烟消云散,不知所踪,我觉得,她的生活箴言应该是这样一句话:命运带我去哪我就去哪。我甚至想,即使贾雨村不那么忘恩负义,给她一个翻身的机会,香菱怕也是不能恢复一个常人的生活状态了,她身上似乎披了一件百毒不侵的防御服,到哪都是一副坦然接受的样子。

香菱:坐在命运之舟上,随波逐流

这多灾多难、颠沛流离的小半生,让可怜的她过早学会了两件事:得过且过的逆来顺受。个人世界的自得其乐。

明白了这一点,我们就不难明白,香菱为什么总是那么快就忘记了一切。你看,她转眼就忘记了深爱她的冯公子,“随波逐流”地貌似爱上了薛大傻子。薛蟠挨了柳湘莲的打,她竟然如颦儿心疼宝玉一般把眼睛哭得肿肿的;薛大傻子去了远方学做生意,她竟然能写出如此情谊绵绵之词句:“绿蓑江上秋闻笛,红袖楼头夜倚栏。博得嫦娥应借问,缘何不使永团圆。”尽是切切的思念啊。那次豆官取笑她说:“你汉子去了大半年,你想夫妻了,便扯上蕙也有夫妻,好不害臊。”香菱竟然娇羞地红了脸,要去拧豆官,这不明明就是恋爱中的女孩儿的做派吗?而香菱就这么自然而然地进入了角色。

香菱:坐在命运之舟上,随波逐流

只可惜,薛蟠却是个粗人,这些精致的情怀注定是得不到丝毫回应的。不过,这终究不是事儿,香菱还有第二个特点,那就是个人世界的自得其乐。

香菱学诗的篇章该是她过得最熠熠生辉的一段岁月了。在那样的氛围下,没有了颠沛流离,没有了主仆之分,所到之处,可以和“怡红公子”平起平坐,可以唤平时的主子薛宝钗一声“蘅芜君”,甚至,可以跟着美丽高傲的“潇湘妃子”学习写诗,旖旎生香,诗情画意,生活无限美好。

香菱:坐在命运之舟上,随波逐流

总觉得,香菱着魔般爱上的不是诗歌,而是诗歌带来的那种美好生活的模板。与黛玉侃侃而论时,她再也不是那个被拐卖的小丫头,也不是无数次辗转于命运魔掌的被抢来的小女子,她就是一个吟诗作赋的美丽高贵的女孩子。那一刻,她就像安徒生笔下那个卖火柴的小女孩,盛大华章在她眼前灿烂绽放,而她已经越过玻璃,触到了这无尽的芬芳和华彩。在这里,必须要点赞一下可爱的林妹妹,她教香菱写诗的耐心和才气,不输于现在任何一个学识渊博的名家大师——强调诗要有新意,要寄情寓兴,不能以词害意,这份见识和才情就是放到现在也依旧风采灼灼。

香菱:坐在命运之舟上,随波逐流

在诗歌的境界里,林妹妹和香菱都展现了天性中最真实美好的一面:颦儿教诗直言不讳、言简意赅,循循善诱,香菱不耻下问、潜心领悟,终获真谛。尤其看到香菱开始用“月桂”“玉镜”等词时,黛玉直率地指出说“被他缚住了”,继而第二首诗用“玉盘”“玉栏”黛玉又指出说“这一首过于穿凿了”……试问,大观园中还有第二个这样的老师吗?香菱学诗,其实就是对黛玉人格的最大肯定。在颦儿的心里,唯有艺术之美,没有尊卑之分。这个章节,也是香菱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是曹公给这个可怜的女孩儿安排的一所精神家园,是她唯一灿烂过的地方。

但是,她精神世界的自得其乐随着夏金桂的出现又一次被击得粉碎。

香菱:坐在命运之舟上,随波逐流

有时觉得,香菱对命运的那副既来之则安之的浑然天真的呆劲儿,让人在同情之余,总是会对她那么乐观的心态产生质疑和不屑。因为作为一个成人,她的呆头呆脑和天真混沌,简直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全然不知道命运的魔掌就要逼近她,还是傻呵呵地用一己之心满心欢喜地揣度着别人。第七十九回,香菱一派兴冲冲地告诉贾宝玉薛蟠要娶夏金桂,她是这样形容的:“这姑娘出落得花朵似的了,在家里也读书写字,所以你哥哥当时就一心看准了……我也巴不得早些过来,又添一个作诗的人了。”看见没?

香菱:坐在命运之舟上,随波逐流

香菱天真地认为夏家大小姐来了,从此以后又多了一个可以共同吟诗作赋的好姐妹呢,这样的天真不设防,红楼女儿中怕是找不出第二个。看看平儿,早就是凤姐的得力助手,看看袭人,完全掌控着宝玉的身心,且延伸到了王夫人的庇护。而香菱,空有一个美丽的外表,既不能讨薛姨妈和宝钗的欢心,更辖制不了薛大傻子,一派混沌而迷茫地过着日子,傻傻而盲目的乐观着,简直到了让书外的读者都恨不得替她操心的份儿。其实,夏金桂对她的凌辱和置于死地,完全是高估了香菱的魅力,对于香菱来说,哪怕随便扔给她一粒卑微的土壤,她就能苟延地活下去。

香菱:坐在命运之舟上,随波逐流

我还发现,曹公对香菱描绘最多的就是笑了。随处可见“香菱笑嘻嘻的走来”、“香菱嘻嘻的笑道”、“香菱笑着摇头”或“香菱只顾笑”,说句不客气的话,如果不是香菱美丽孤苦的人设,她和那个捡绣春囊的傻大姐有何区别呢?阅人无数的宝钗就评论她“呆头呆脑” ,怕也是最一针见血的评语了。薛姨妈动不动就说要把她卖掉,薛蟠费尽心机强抢了她却转眼又丢在脑后,无不说明香菱除了美丽,处事能力和情商简直就是零。

香菱:坐在命运之舟上,随波逐流

这样的香菱,怎么可能成为生活的强者呢?这个可怜的女孩儿,从小到大的凄风苦雨,让她过早失去了对生活之舟的把控。坐在舟上的她,只有绝望地闭上眼睛,任凭生活的风浪裹挟到东西南北,她用得过且过的心态面对一切风暴的来袭。也许,不管是得过且过,还是自得其乐,都是她用阿Q 精神麻醉自己学会的生活法宝,用来应对她所面对的一切未知。

但这样的法宝,焉能抵挡苦难?红楼梦中的女孩儿大都有自己特有的抵御外界的能力,唯有香菱,看似披了一件百毒不侵的防御服,内里却是个空壳儿。她的懦弱和过于的听天由命,导致她被命运放逐,被性格所累,她天性里的善良和美好,都被命运的魔掌一一击得粉碎,连傻傻而天真的活着也成了奢侈,这样的女孩子,我们除了为她洒下一掬同情之泪,真的也不忍指责她什么。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