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宝钗在贾府赖着不走,史湘云为何也想赖着不走?

苏轼的一句诗,道尽了史湘云无限悲戚的一生

李后主有一句十分有名的词:梦里不知身是客,一贪欢。突然想着把它改变一个字,送给史湘云。修改如下:梦里不知身是客,一贪欢。

这一字之差,词句的意思,可谓有着霄壤之别。

李后主对于故国,可谓是别时容易见时难,唯有梦里重游故国,才有片刻的欢愉,这也就是晌贪欢。

而,史湘云,对于她的那个家,能多久不回去,她就多久不回去,家里人派人来接她,则必定黯然神伤,她嘱咐宝玉早点央求老祖宗派人再去接她。人还没走,就想着回来。

苏轼的一句诗,道尽了史湘云无限悲戚的一生

因此,史湘云与李后主不同,李后主时刻记得自己为客,为阶下囚,更是分明记得那一饷的快乐,也只不过是梦。史湘云却丝毫不记得,或许是不愿意记得自己是客人,她一向都是贪欢,她要尽情的享受在贾府的生活,做一个春秋大梦,不想醒来。

因此,红楼梦里描写人睡觉,史湘云是最善于睡的一位女子。无论何时何地,她睡得总是那么香甜,曹公也就立马赐给了她四个字——香梦沉酣。她的梦,可是都是香的,是美的。

曹公第一次描写她睡觉的场景是这样:那史湘云却一把青丝拖于枕畔,被只齐胸,一弯雪白的膀子撂于被外,又带着两个金镯子。

苏轼的一句诗,道尽了史湘云无限悲戚的一生

首先来看,就是这青丝撩人,一个拖字,甚是能说明其发丝纹丝不乱,躺上床什么样,醒来就什么样了。可见她不同于常人,丝毫不曾为夜不能寐而辗转反侧。其次,被子也只盖齐胸部,雪白的膀子撂在外面,也不畏夜间的凉风,睡得是哪个踏实。最后,宝玉为她盖上被子,她也不曾察觉而醒来。

而林黛玉躺在床上,则是像常人一样,裹得严严实实的,而且黛玉早就从睡梦中醒来。林黛玉这半是身体不适,半是思乡所致。因此,李后主的那句词,一字不改,送给黛玉倒是恰如其分的。

曹公第二次写史湘云睡觉的情景,则甚是说明了史湘云随时随地都可睡着这一特点了。

苏轼的一句诗,道尽了史湘云无限悲戚的一生

这一次,史湘云包好芍药花当枕头,也就睡在大观园里的一块青石板凳上,芍药花肆意飞扬,落了她一身,如果大家不及早赶来,花再多一点,是不是会形成一个花冢呢?只是史湘云是被花所掩埋。因此,史湘云睡得憨,也睡得悲凉。只有在亲戚家,她才能够享受人生,过得畅快。这一点,又正好与林黛玉不同。

最后一次提到史湘云睡觉,是在宝钗的蘅芜苑,睡到日上三竿,她也不知醒来,还是宝钗催她起床。只是值得注意的是湘云搬去蘅芜苑睡觉后,宝玉大清早并没有像往常去潇湘馆那里一样。可见宝玉虽然曾经为她藏着一个金麒麟,后来也是慢慢冷落她了。不过,或许也是宝玉不愿意面对薛宝钗的原因吧,都怪宝钗把个史湘云骗过去了。这是题外话。

苏轼的一句诗,道尽了史湘云无限悲戚的一生

再回到史湘云这个睡神身上,除了好梦留人睡,我们是不是能够体味到史湘云心里的一种珍惜美好,及时行乐的心态呢?这里也就要提及史湘云花签里的那句诗了——只恐夜深花睡去。语出苏轼的诗作《海棠》,全诗如下:

东风袅袅泛崇光,香雾空蒙月转廊。

只恐夜深花睡去,故烧高烛照红妆。

苏轼的一句诗,道尽了史湘云无限悲戚的一生

这里不是良辰美景奈何天,崇光泛彩的明月之夜,虽然月亮渐渐转下回廊,照不到美丽的海棠花,我们还是需要秉烛夜游,因为这美好的一切很快就会过去,需要珍惜。否则追悔莫及。

这里的花,指的当然就是美好的事物,落实到史湘云的生活,则是她在贾府里惬意的生活。虽然她有意忘记自己是客人的身份,但是这一切毕竟都会成为过去,她欢乐的内心中,也隐藏着悲戚,只是藏地很深很深。

苏轼的一句诗,道尽了史湘云无限悲戚的一生

再到后来,史湘云虽得到了才貌仙郎,却也只有短暂的婚姻生活,终究是云散高唐,水涸湘江。她生命中美丽的花朵,也就全然凋谢。

因此,一句只恐夜深花睡去,表达的意思,该是多么悲戚。诗句也是一种担忧,一种惆怅,一种绝望。所以,我们也要为史湘云的这种豁达鼓掌,珍惜好现在,及时行乐,没心没肺,才能活得更加的痛快。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