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夫人用兵如神,让邢夫人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昨天谈到,邢夫人春风得意马蹄疾,绣春囊交到王夫人手里不久,她立马就心急着看王夫人的笑话,派王善保家的去探听消息。

殊不知,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贾母说王夫人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是老实人,可是老实人却有着老实人细腻的心思。她不爱说话,并不代表她什么都不知道,更不代表她不会说话,她说一句是一句,都是又分量的话,黛玉进贾府的那一回,她问王熙凤月钱发了没有,问为黛玉做衣服的布料子找好没有,王熙凤都要解释半天。还有她警告林黛玉的话语,都说明了她有着深沉的心思。

而且,她不止有心思,还有眼线,袭人和那个小鹊,就是浮出水面的王夫人的眼线。袭人为她看清楚怡红院的情况,小鹊儿潜伏在赵姨娘身边,都是在为她服务。

王夫人有脑子,有眼线,如此,对于整个荣国府,王夫人的心底应当是明镜似的,荣国府里发生的事又有什么是她不知道呢?

因此,面对邢夫人的算计施压,王夫人立马就来了个将计就计——决定抄检大观园。

抄检大观园,表面是寻找绣春囊的主人,其实直接指向的人是迎春的丫头司棋,而且,在王夫人心中,这绣春囊不是司棋,也是司棋的。揪出司棋,也就等于是向邢夫人反戈一击。

此话怎讲呢?

首先来说,司棋所有的不轨,她与潘又安的风流韵事,王夫人应当是一清二楚的,这也并不是鸳鸯的告密,实则就是上文所说,对于贾府的状况,王夫人心底明镜似的。王熙凤干的勾上她十分清楚,所以她不止一次问王熙凤发月银的事;王熙凤管家多年后,甚至是要给林黛玉做衣服的布料放在哪里了,她都一清二楚;后来贾宝玉被贾政大打,也是王夫人第一个赶到救护贾宝玉。

诸多种种,也就可见其对于贾府掌握是实质性,是高度控制型的,她只是懒得操心那些碎事,才启用王熙凤来操那份心。王熙凤拿鸡毛当令箭,她也乐得排场。

后来,贾府里突然走了个潘又安,王夫人耳目众多,对贾府,又精于用心,贾府里出了叉子,她又怎会不去调查一番,又怎会查不出司棋与潘又安的不轨之举呢?

红楼梦里大兴无间道也是红楼梦里人物之间关系的一大特色,探春精明非常,她房里不也是有着那种耳报神吗?所以,王夫人的消息灵通,也就不足为怪了。

正要算计司棋,打脸邢夫人,王善保家的就来了,王夫人又怎能不高兴。

首先,查抄大观园,她正需要一个见证人,而这个人出自邢夫人那边,又更能为她自己刷白,王善保家的就真的算是王夫人的及时雨了。

其次,邀请王善宝家的一起查抄,她是邢夫人那边的人,双方都有人参与,在处理这件事情上,也更是显得十分公平了,她因此就让邢夫人看到了她的气度。

再次,王夫人也正要给邢夫人脸色看,反戈一击,乘势打压她嚣张的气焰,让邢夫人知道她这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有王善保家的在,王夫人的举措,也就更有杀伤力。

所以,这也就是王熙凤不怎么同意查抄大观园,王夫人却坚持到底的真正原因。查抄之后,无论绣春囊是谁的,就再也不用认真去追究了,直接让司棋背上黑锅,还有探春狠狠地抽了王善宝家的一耳光,王夫人她也就真的可以偷着笑了。因为探春抽王善宝家的一耳光,也就等于是王夫人狠狠的抽了邢夫人一耳光。

最后,王夫人查抄大观园更是一箭双雕,不仅打击邢夫人,也粉碎了赵姨娘在贾政面前对自己的攻击。关于这一点,我之前的文章《赵姨娘说了一句什么话,王夫人立马惶恐不安》,里面略有论述,这里不再重复。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