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宝玉为史湘云藏起一个金麒麟,林黛玉因何赞叹不已

清虚观的张道士也真的就是一个财神,拿着宝玉的那块宝玉进去给他的小的们瞧了一番,出来的时候,就用托盘带出了三五十件金银玉器作为回报,敬贺贾母等。

张道士财大气粗,没怎么引起大家的兴趣,倒是他送的物品里的一个金麒麟引起了大家的兴趣。

贾母最先提起它,说它似曾相识。薛宝钗记得最清楚,说史湘云也有一个。林黛玉对宝钗的话一向敏感,于是就说:“宝姐姐在别的上还有限,唯有这些人戴的东西上越发留心。”

此话一语中的,宝钗也就不理黛玉,免得把自己越描越黑。所以宝钗处事是那个高明。

接下来才是戏份的高潮,宝玉听了史湘云有也有个金麒麟,也就把金麒麟连忙揣进怀里。你说他揣就揣吧,他还又生怕被别人看见了,边拿边用眼睛偷偷的瞅人,像个小毛贼一样。

他当然要着重注意林黛玉的反应,因为林黛玉一开始就因这个物件与薛宝钗抬杠。

可是林黛玉的表现呢,却非同寻常,看着宝玉如此,她不嗔也不怒。作者说她:点着头儿,似有赞叹之意。

这就奇怪,因为宝钗那句话,黛玉内心不是已经泛酸了吗,如今见宝玉如此,不是酸得更加厉害,却生出赞叹之意,着实令人费解啊。

唯一的解释,黛玉她内心里压根就不在乎这些,什么金啊,什么玉啊,在她眼里都是浮云。她之所以要跟宝钗吵架,重点也不在于什么金呀玉呀的。重点在于,黛玉素来认为宝钗就是一个内心藏奸的绿茶婊。所以才屡屡跟宝钗作对。

对此,黛玉也是有内心表白的:

“你(宝玉)心里自然有我,虽有‘金玉相对’之说,你岂是重这邪说不重我的。我便时常提这’金玉’,你只管了然自若无闻的,方见得是待我重,而毫无此心了。如何我只一提‘金玉’的事,你就着急,可见你心里时时有‘金玉’,见我一提,你又怕我多心,故意着急,安心哄我。”

所以,绝对不是黛玉在爱情上过于小性,而是宝玉过于多心,天天担心黛玉会如何的不如何。期间琐琐碎碎,也就难免口角之争。

你说,黛玉都如此的明白宝玉的心,宝玉拿那块金麒麟算得了什么。他所恨者,只是宝玉过于作假(故意生气哄黛玉),有心里话不敢说出来。因此,黛玉也就一次次的激他,他便又一次次的作假说出那些恶毒的誓言,黛玉又怎生不生气。黛玉这是很铁不成钢啊!

说到此,黛玉看着宝玉贼头贼脑的拿金麒麟,黛玉赞叹不已,也就很好理解了。

黛玉所赞者:宝玉,他就是一颗情种,总是想讨天下的女孩的欢心。宝玉他是那个博爱,又怎不叫人赞许一番。更值得赞许的是,宝玉他在讨这份欢心之时,却没有丝毫的邪心。

黛玉所叹者:宝玉既有如此博爱之心,行为却如此地琐屑,一点都不磊落,还是一个不懂人心,没有长大的无长进的小毛孩。一个人既然无愧于心,做事干嘛这么藏着掖着。你说这样的人可叹不可叹。黛玉为宝玉的这份傻所叹息,也就是情理之中了。

发表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