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轼: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

苏轼一生,时刻都想逃亡

临江仙·夜饮东坡醒复醉

夜饮东坡醒复醉,归来仿佛三更。

家童鼻息已雷鸣。

敲门都不应,倚杖听江声。

长恨此身非我有,何时忘却营营。

夜阑风静縠纹平。

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

看到苏轼的这两句词,十分欣赏钦佩之余,其实我还是相对苏轼说:“你逃不掉。”

或许,我说苏轼这是在逃亡,确实有些偏激,但是人生又何尝不会时常处于逃亡的路途之中。

人生很累,又有多少人没有诅咒过自己该死的人生。人生难以获得新生,最简单的出路就是逃亡。

时常,我心情低落,满怀悲戚,坐着上旅途中的班车,也曾无数次希望着这是一个没有终点的旅途,让汽车永远向前驱动,永不停歇,我就那么默默地坐着车窗旁,一直欣赏着沿途的风景。

但是,这每每都只是白日做梦。短短的旅途,骑车一下子就驶进了终点站,该面对的现实,你还照样面对。

假若白日梦能够成为现实的话,嵇康也不会在那穷途末路上哭泣。

苏轼一生,时刻都想逃亡

嵇康,竹林七贤中最杰出人物,一生不合时宜,每每心情悲痛,总会驱车肆意驰骋,漫无目的,不需终点。可是终点却也都没都在那里等着他。

荒郊野外,哪里有简陋的车子哪里能够做到肆意驰骋。每每无法前行,嵇康总会下车痛苦一场。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这就是人生的无奈。芸芸众生亦如是。

苏轼无奈了,当然也会借酒浇愁。夜饮东坡醒复醉,这该是多么深的惆怅。醒来无味,还需醉里寻欢。

归来仿佛三更,苏轼也是个夜归人。白天需要工作,唯有夜晚属于自己,何不放达一点,及时行乐。

但这依然只属于那深深的无奈。家童鼻息已雷鸣,唯有家童的生活才着实令人羡慕,无忧虑,睡梦是如此的香甜,敲门都不应

这个时候,江涛低一声,高一声,应和这家童的鼾声。眺望远处,依仗听江声。

深更半夜,酒还是醒了。回首往事,再次感叹:长恨次生非我有,何时忘却营营。

苏轼一生,时刻都想逃亡

一个人的一生,我们的身躯,我们的心思,又有多少个时日真正属于自己呢?丝竹乱耳,案牍劳形,经营人生理想,却又每每徒劳无功。

夜阑风静縠纹平,内心何时才能够像此江水一样平静呢?上善若水,厚德载物。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何不今晚就驾驶一叶扁舟,消失在那江海的尽头,整日以水为伴,消磨此生。

这就是苏轼想要的逃亡之路。他一生走在归隐与积极入世之间挣扎徘徊。此时寥寥数语,也就极尽浪漫地表达出了他的生活理想。

但是,苏轼终究还是逃脱不掉。那些消极的情绪,总是被其积极情绪所打败。其虽然感叹人生很渺小,人生时日很有限度,但他的一生却都是在有限的时日里去发现天地自然界中的无穷的价值。

所以,苏轼是一个想逃的人,更是一个不想逃的人。

发表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