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修:不辞镜里朱颜瘦

读欧阳修词,朗朗上口,语出自然,但是每每却不能深思。

不是词句不好,而是词句过于动人,那些朗朗上口的美感,唇齿留香的惬意,总会被所悟得炽热的情感所消弭。或许,这也不是欧阳词,宋词大抵都充满悲戚。今日略赏欧阳修词《蝶恋花》(一说冯延巳的)

蝶恋花

谁道闲情抛掷久?

每到春来,惆怅还依旧。

日日花前常病酒,

不辞镜里朱颜瘦。

河畔青芜堤上柳,

为问新愁,何事年年有?

独立小桥风满袖,

平林新月人归后。

谁道闲情抛掷久?不思量,自难忘。沉浮于物质生活,忘记了那些闲情逸致,只是缺少一个契机。

譬如春天来了,百花盛开,人就格外有一颗向往自然之心。朱自清发现春天来了都那么高兴,更何况长久劳逸于俗事的人们。闲暇之日,一种”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欣喜自然是会立马就占据我们的心头。

每到春来,惆怅还依旧。欢喜之外,多的更是一份惆怅。人的一生,碌碌何为,难道就是这么了此一生吗?为房子而活,为子女而活,等等等等,每个人身上都似乎有着沉重的负担。怎样的生活才更加欢愉,更加有意义?不是不想,是不敢想。

还是蛮羡慕古人的,社会上的竞争似乎不是那么激烈。日日花前常病酒,不辞镜里朱颜瘦。欧阳修的生活该是多么的浪漫。烦恼了,借酒浇愁。也不哀叹光阴流逝,也不哀叹逝者如斯,更不去哀叹可怜白发生。

今朝有酒今朝醉,无非是那人生无味。

最难熬的是梦醒时分,眼见大好春色,却又不得不对自己说:为问新愁,何事年年有?

河畔中的金柳,夕阳中的新娘,转眼就与自己无缘。人生的奔波,又不得不开始。

独立小桥风满袖,

平林新月人归后。

昔者,楚怀王面对和煦之风,敞开衣襟,好不快哉!宋玉说那是大王独有之雄风。

此话不是说楚怀王英武,实则指的是他不知民情。楚怀王的快乐不是大家的快乐。独立小桥,面对春风,贩夫走卒,多的是心境的苍茫。流连户外,月光洒遍原野,有时候空旷得没有一丝人迹,月光也是那么凄迷!

发表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