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好,好江南,纳兰词里梦江南

梦江南

昏鸦尽,小立恨因谁。

急雪乍翻香阁絮,清风吹倒胆瓶梅,

心字已成灰。

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小立恨因谁立,昏鸦尽数飞。孤寂的词人孑然一身。不同的情景,相同的意境。乍来的急雪,又何曾好似飘飞的落花。清风吹拂,梅花再次盛开。如今却依然只能感叹一寸相思一寸灰。

江南好,建业旧长安

紫盖忽临双鹢渡,翠华争拥六龙看。

雄丽却高寒。

江山几度,物是人非。南京城名号,换了一茬又一茬,唯有金陵繁华依旧。康熙皇帝,六龙的马车,装饰华丽,驰骋古城,也来看看人们这梦中的江南。江山自雄丽,风露又高寒。英雄光临,秋日的高寒,自然退却到千丈远。

江南好,城阙尚嵯峨

故物陵前惟石马,遗踪陌上有铜驼。

玉树夜笙歌。

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城阙嵯峨,笙歌犹在耳畔。朱元璋陵墓前的石头人,石头马也自岿然,还有那金门之外,众贤人聚集。铜雀街上,少年骑马驰骋,繁华热闹,也犹然历历在目。如今红尘又在眼前,玉树夜笙歌。

江南好,怀古意谁传

燕子矶头红蓼月,乌衣巷口绿杨烟。

风景忆当年。

朱雀桥边野草花,乌衣巷口夕阳斜。怀不完的是古意,谈不尽的是沧桑。暮霭沉沉,夕阳犹在,杨柳堆烟,风景多么犹似当年。燕子矶,红蓼月,新时代的气象,又将成为怎样的古意?

江南好,虎阜晚秋天

山水总归诗格秀,笙歌恰似语音圆。

谁在木兰舟。

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说道江南的风景,说道的总是诗意。那不是现代人粗糙的逼格,而是诗格。轻解罗裳,独上兰舟。那不是李清照又是谁?令人陶醉的笙歌,语音是那么圆润,大珠小珠落玉盘,那更是白居易的江南。

江南好,真个到梁溪

一幅云林高士图,数行泉石故人题。

还似梦游非?

有山有水才是好风光,有这样的山水,才有这样的倪云林。一代画家,倾倒多少风流客。画家笔下的风景再现江南,江南的风景,成就了画家笔下的画。此情此景,超然世外,又怎不似宝玉梦游太虚幻境。似梦还似非梦?

江南好,水是二泉清

味永出山那得浊,名高有锡更谁争。

何必让中泠。

二泉映月,至清至幽之地,那是因为泉水的灵性。在山泉水清,出山泉水浊。味道不改的唯有那清幽的二泉之水。如此高名,中泠之水,中泠泉也当难以匹敌。二泉的水,混合入江中,那李德裕也照样说得出它的来头。那是建业石头城下的水,二泉之水。

江南好,佳丽数维扬

自是琼花偏得月,那应金粉不兼香。

谁与话清凉。

佳丽数维扬,扬州,那个后世生出许多有关乾隆传说的地方。美丽的人,是因为有那美丽的风景。琼花烂漫,花比人美。维扬一枝花,四海无同类。轻风,淡月,花枝摇曳,花心散发阵阵香气。又怎能不让人感叹:天下三分月色,二分无赖是扬州。那全是有了琼花啊!

江南好,铁瓮古南徐

立马江山千里目,射蛟风雨百灵趋。

北顾更踌躇。

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那个时代,康熙皇帝怎能不风流独占。立马江山,率土之滨,莫非王土。极目千里,莫非王臣。水里的一条蛟龙又算得了什么呢?康熙皇帝才是真命天龙。江中的那一场厮杀,康熙皇帝威武十足。回首北望紫禁城,这片江山,怎不非他康熙帝莫属。踌躇满志,是自古英雄的风采。

江南好,一片妙高云。

砚北峰峦米外史,屏间阁楼李将军。

金碧矗斜曛。

李煜、米芾、岳飞、李将军,有这样人物的的江南才是纳兰性德向往的江南。江山田园,无不烙上文人的诗情画意。李煜的砚台,米芾的字,岳飞后人的宅院,李将军的画作。全是这青山绿水的鬼斧神工。还有那缥缈于云间的佛寺,金碧辉煌,矗立斜阳,曛然动人。

江南好,何处异京华

香散翠帘多在水,绿残红叶胜红花。

无事避风沙。

风一更,雪一更,碎乡心梦不成,故园无此声。江南圣地,何须避风沙。有的是花香散入帘幕,庭院山环水绕。 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江南的春,江南的秋,就是这么有意境。

新来好,唱得虎头词

一片冷香唯有梦,十分清瘦更无诗。

标格早梅知。

梦后楼台高锁,这是一种无心绪。梅花早已盛开,暗香扑鼻,没有赏花的心情,更没有吟诗的雅兴。清瘦的不止梅花,还有自己的生活。此情此景,莫道不消魂,还是等它倩影不在,再述说相思。梅花又何曾不知道我们彼此的心意呢?

发表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