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里那些读得人面红耳赤的文字

红楼梦的情色幽默,令人咂舌

稍微读一大段《红楼梦》,就有脏字映入眼帘,刚开始读的时候,觉得这个曹雪芹真怪,为什么不回避那些脏字,直感古代文学比现代文学还开放,令人莞尔。

一些丫头吵架,脏字不断,王熙凤骂人也是脏字不断,主要角色中,年轻一点的,似乎也就只有宝玉、黛玉、宝钗与贾府三个小姐等不上十个人没说过什么脏话。

话儿最脏的就是薛蟠了,大家可记得薛蟠的那首打油诗?第二十八回,宝玉、薛蟠在冯紫英的酒筵上喝酒耍文雅,薛蟠是粗人,但是逃不过规则,也就只好勉强为之,谁知他就说出好的来了:

女儿悲,嫁了个男人是乌龟;女儿愁,绣房钻出个大马猴;女儿喜,洞房花烛朝慵起;女儿乐,一根鸡巴往里戳。

红楼梦的情色幽默,令人咂舌

男人中薛蟠口不择言,女人中,王熙凤性情来,对于言语她也是毫无顾忌。贾琏娶尤二姐,凤姐怨愤贾珍贾蓉,殃及尤氏,用两手搬着尤氏的脸骂道:“你发昏了?你的嘴里难道有茄子塞着?不然他们给你嚼子衔上了?……”此处“茄子”是男性生殖器的隐语。当然,如此自出丑语,也是王熙凤嫉妒愤怒的表现。也实属正常的人性。

王熙凤骂人不文雅,下人骂人也就更不文雅了。第六十五回,鲍二女人这样骂鲍二:“胡涂浑呛了的忘八!你撞丧那黄汤罢。撞丧醉了,夹着你那膫子挺你的尸去。叫不叫,与你☐相干!一应有我承当,风雨横竖洒不着你头上来。”膫子亦男性生殖器隐语,☐则是女性生殖器。(☐,文中可不是用这个符号代替)

语言上,作者用语好不顾忌,人物行为上,作者写得也很是勇敢,把最低俗的东西也给描写了出来。第二十四回,贾芸到凤姐处送礼以谋差事,事毕顺便看望不久前认做“父亲”的宝玉,———“只见茗烟在那里掏小雀儿玩呢。贾芸在他身后,把脚一跺,道:‘茗烟小猴儿又淘气了。’”此“小雀儿”即男性生殖器的隐语。要不然,贾芸也不会在后面跺脚,也就更不会说他淘气了。整整个好宝玉,不是被妖精弄坏的,是被茗烟这小子教坏的啊!

红楼梦的情色幽默,令人咂舌

还有第四十七回,贾母也语出惊人,她正与凤姐玩牌,就着凤姐生日余波,“责骂”前来问事于凤姐的贾琏,“……什么好下流种子!你媳妇和我顽牌呢,还有半日的空儿,你家去再和那赵二家的商量治你媳妇去罢!”

说着,众人都笑了。鸳鸯也笑道:“鲍二家的,老祖宗又拉上赵二家的。”贾母也笑道:“可是,我那里记得什么抱(鲍)着背着的,……”这是“将非作是”、“歪解斜连”,充满谐趣。

最后想,红楼梦之所以经常写出如此”丑语“,除了受到《金瓶梅》的影响外,也是一种真实生活的反应,只是作者曹雪芹把它写得太逼真了。所以我们读来,虽然口里不说,但是在心理上也见怪不怪了。食色,性也,谁不不是生活在这俗之有俗的世俗中。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