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黛玉的一天,光阴里盛开出的最美花朵

人生在世,总是容易因虚度每一天的光阴而悔恨。

睁开眼睛是新的一天,充满希望;合上眼睛,一天又过去了,刷着朋友圈,喝着鸡汤,犒劳着自己疲惫的心灵,依然把希望寄托于明天。

这一切,似乎都只是我们没有读书,没有与那些高尚的人谈话。因为,只有读书才能清洁我们的心灵,只有与那些高尚的人谈话,才能感受到人生的意义与充实,才能够剔除心灵的浮躁,才能给心灵以踏实。

每一本书都是一位高尚的人,所以下里巴人刘姥姥第一次踏进林黛玉的闺房,立马就大吃一惊。

刘姥姥进入凤姐的房间里,是被财富晃了眼睛,胆战心惊,连声呼阿弥陀佛;而刘姥姥进入林黛玉的闺房,则是心灵被震撼,满屋子的书,让刘姥姥感觉到房子的主人就是个男儿,惊叹于贾府也有另类世界。

林黛玉不是男儿,胜过男儿。她不仅风华绝代,更是才华出众。而且,她总不像宝钗那样显摆,对于知识的运用,她总是语出天然。宝钗只能引经据典,黛玉却能够灵活运用。她写诗词全不讲究技巧,表达的意思却最为含蓄隽永,意境空灵,情感真挚。日常的谈话,其话语也总是机锋无限。试想没有读过多少书的人,其人生境界怎会达到如此高度。

所以林黛玉的一天,最主要的事情是看书。

看之外,就是写了。她生活中,第二重要的事情就是写了。寄人篱下,内心的痛楚无处诉说,林黛玉也就把他给写下来。

宝钗作诗,心不甘,情不愿,全是应酬之作。而黛玉作诗,大多是自发而为之。情感来了,立马作一首,也就每每吟成千古绝唱,《葬花吟》、《秋窗风雨夕》、《桃花行》等都是随性之作。因之也每每令宝玉心疼不已。

黛玉虽喜作诗,虽善作诗,却谦虚不已。每次诗社大家作诗,李纨品析,她总是默默接受李纨的裁夺,也就宝玉为她鸣不平。因为真正又才华的人,对世俗的评判总是那么不屑一顾。这就是黛玉的自信,在才华方面,她与谁都不争,谁与她争,她都不屑。

当然,黛玉也有好胜心,史湘云一句“寒塘渡鹤影”,语出天然,黛玉都差点认输,但是她不想认输。不过有才华的人,在这关键时刻,他们的灵感,却又总能够被激发出出来。一句”冷月葬花魂“,一下子就把史湘云对得哑口无言。她跟史湘云兴趣相投,吟成此等杰作,真是美事一件。

袭人骂黛玉不弄针线,其实黛玉何尝不弄,她只是不喜欢跟袭人弄罢了。香菱最喜欢林黛玉,她去大观园,总是找林黛玉玩,作者开始没说她俩谈论写诗,而说她俩在一起不过是谈论些针黹之类的女红之事。可见黛玉对古代的女红也颇有研究。

因为香菱在家自然是跟莺儿玩得多,而莺儿在蒋勋看来,其在美学上的造诣堪比美学教授。所以香菱在这方面也一定学得不少,黛玉能跟其谈得来,且每每谈论此,可见黛玉对这个也是很感兴趣。只是她又不是什么下人丫头,干嘛要做许多女红,薛宝钗不是也没做多少嘛,袭人怎么不说宝钗呢?所以不要被袭人的话骗过。况且,黛玉不也是为宝玉做了吗?黛玉一个闺女,还能为谁做呢?

再接着,就是跟宝玉玩笑了。这也正是让一些小姐丫头们吃醋不小的地方。能得宝玉专宠,全在于黛玉善于逗乐子。这一点,在后文中就简介反应了出来。

宝钗跟黛玉和好,黛玉跟宝钗打趣的话儿该是多么有趣。这样我们就可以推论,宝黛一向情投意合,其二人之间的亲昵玩笑也就更加动人了。譬如,宝玉要去上学的那一回,她跟黛玉辞行,作者写得也就是那个唯美如画。

吵架当然必不可少,唯有在乎才会不断地争吵,情人之间,最怕的就是冷漠与冷战。像薛宝钗一样对宝玉满含瘟怒,和不热络地吵一架。薛宝钗耍脾气,王熙凤就说大家像吃了辣椒一样,令人十分尴尬。而宝黛吵架,王熙凤看着却格外的有趣儿。这就是一个情字动人了。

黛玉还有个午睡的习惯,她晚间睡不好,自然是就需要在白天弥补,要不然其在跟大家一起玩的时候,也不会那么精神抖擞。黛玉可能也像我们现在的同学,总要三更半夜才睡觉。所以我要说的是,这个再也正常不过了。

另外,黛玉有洁癖,特别是夏天,她经常洗澡,那就是一定的。宝钗他们吃完西瓜不是横七竖八倒头就睡,就是想着跟宝玉玩一通。那次就是宝钗邀黛玉一起去藕香榭玩,可是黛玉不愿意去,说自己要回去洗澡睡觉。宝钗见黛玉不去,自己也懒得去,也就去了宝玉那里。她门也不敲打,就直接闯了进去,只见里面的丫头东倒西歪,横七竖八的睡着,走进里间,也把个袭人下了一大跳。

可见宝钗也如很多人一般,一闲下来就空虚得不行,总想找处找人玩。看宝钗的行为,我突然想到了“静若处子”这个词,宝钗这个处子,可不怎么安静哦。

不过黛玉也有个坏习惯,宝玉一旦与某女子之间的关系有异样,她也就会暗暗审视之。看看是否有异样,幸福的是,宝玉每每都没有令黛玉失望,黛玉也就慢慢地更加相信贾宝玉了。当然,这也算不得什么不好的事情。

这也是因为黛玉正气,譬如,她看着宝钗坐在宝玉的床沿,为宝玉绣兜兜儿,她只是偷偷地笑,也让湘云看,湘云不理会,她也就算了,并没有因此而吃醋,而去打趣薛宝钗。宝玉知道了,自然也就更加理解黛玉,珍爱黛玉,敬重黛玉。

总之,黛玉的一天是,读读书,写写诗,洗洗澡,睡睡觉,谈谈针线,和宝玉玩笑玩笑,再就是个姐妹们厮闹,偶尔哭泣一番宣泄情绪。对了,她有时候还帮宝玉写写作业,且其字迹跟宝玉的字迹是那么相像。林黛玉的一天,也就真的可谓是光阴里盛开出的最美花朵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