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母想出一则灯谜,道破贾宝玉一生的命运

贾母说她不懂宝玉,更不懂宝玉的那些怪异行为,也就每每细心观察之,发现宝玉跟那些姑娘丫头的行为非男大女大,其意思当然就是宝玉他还是个孩子!

贾母是如此的溺爱宝玉,她又怎么不把宝玉当孩子看待呢?她似乎也是不愿意宝玉长大的,宝玉如果长大,像贾政一样,她该会丧失多少乐趣!

贾兰就像贾政,所以元宵猜灯谜,贾母就没有想到那个用功还可能很有学问的贾兰!因为她无趣啊!

同命相连,还是贾政一入席就想起了贾兰,忙叫婆子把贾兰给叫了来!这样,贾母才很是满含歉意满热心的让贾兰也坐在自己身边!也才一番溺爱的样子!

贾政呢,自然也就不是贾母所欣赏的人物,宴会一开始,贾母心里就有些要早点把贾政打发走的意思!

因为贾政他是砚台啊,不会说话,虽然有求必应,但是大家都习惯了他的好也就不把他当一回事了。贾政的灯谜就是说他自己。

身自端方,体自坚硬。

虽不能言,有求必应!

而贾母呢,则只喜欢猴子,不喜欢砚台!所以灯谜一开始,她就报出了她的谜语:“猴子身轻站树梢!

脂砚斋说是树倒猢狲散,而我则一下子就想到了贾宝玉!贾宝玉正是站在贾母这棵大树上的猴子,供贾母玩闹!而贾政贾兰则不是,他俩是贾府热闹的底蕴!

后文作者又有一句高妙的话来照应贾母的谜语!

且说贾政走了,贾母就说大家现在可放开乐一乐了。贾宝玉立马就变得最为活跃!作者说他在写有灯谜的围屏前指手画脚,指指点点,“如同开了锁的猴子一般”!也就真的跟我想的如出一辙了!

为了更形象地说明宝玉像贾府里的猴子,作者又设计了一曲:

凤姐见贾宝玉在贾政走后那么闹,也就开玩笑似的数落他,说自己后悔,为什么刚才不撺掇贾政让宝玉也作几个灯谜。——若果如此,怕不得这会子正出汗呢!

贾宝玉素很凤姐闹惯了,哪里还怕凤姐这玩笑似的数落,激情之中,竟然又一下子扯住了凤姐,扭股儿糖似的,一直厮缠着凤姐!

而这场景,自然就是猴子荡树枝了。贾母是那棵大树,凤姐算是一根树枝,贾宝玉就是一只猴子了!

大家说宝玉是富贵闲人,无事忙,这也是猴子的特性吧。

贾宝玉也确实是这样,只是不同的是,他是一只感情丰富的猴子,若不整日为情所困,他就真的快活似神仙了。当然,他本来就是神仙,只是浇灌了那棵绛茱草,日久生情,凡心偶炽,才下凡来了却这一段情缘。

说宝玉是猴子,却也并不是说宝玉不好,而这却正好就是他的优点。他在哪里,哪里就会生出最多的快乐!况且贾母等更不是把他当猴耍,而是最想亲近他,特爱他顽皮天性下的那一张巧嘴!

贾母的谜底是荔枝,可就是离枝的意思。热闹之中似乎也暗示着贾宝玉好景不长,他终究会不得不开它很是享受的树枝,过那风餐露宿的生活,从富贵闲人变成人皆谤的乞丐!贾母想出的这一则灯谜,也就真的是道破贾宝玉一生的命运。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