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黛玉什么都不怕,最怕贾宝玉说出那句话

或许世界上总是存在着这么一个残酷的现实,喜欢一个人,总是只能看到她的优点;讨厌一个人,也就总是看到她的缺点。

其实,这个世界上,何为缺点,何为优点,大多数时候, 所谓的优点与缺点都只是相对的,特别是就一个人的个性而言。

有时候,一个人耀眼的优点背后,或许存在虚伪;一个人显而易见的缺点背后, 彰显出的却是真诚,也或许是有着那许许多多的深深的无奈。

譬如说,这林黛玉,许多人就不喜欢她那性格,因此也就总是会想到,在他们心目认为的中的,林黛玉那许许多多被认为是不堪的情绪反应。从而,也就忽视了林黛玉的真诚,与她内心深处的那份深深的无奈。

林黛玉的话语,许多人觉得她很过分的一句话就是她骂宝玉的那句话了:“你还要比?你还要笑?你不比不笑,比人比了笑了的还厉害呢!”

初一看,这不是荒唐话吗? 别人笑话你,把你当戏子看待,独独我不这样,我还有错了?

所以宝玉当时也就真的有些生气了,有点失望,去写了那篇丧气之作。许多人也因此认为黛玉是多么的小性子。

初一看是如此,但是我们却真的需要反思一下了。

首先来说,黛玉发那么大的脾气,说出如此过激的话,主要的原因则是无意间听了贾宝玉安慰史湘云的话。

只见贾宝玉说:“好妹妹,你错怪了我。林妹妹是个多心的人。别人分明知道,不肯说出来,也皆因怕他恼。谁知你不防头就说了出来,他岂不恼你。”

后又听见史湘云说 :“大正月里,少信嘴胡说。这些没要紧的恶誓,散话,歪话,说给那些小性儿,行动爱恼的人,会辖治你的人听去!别叫我啐你。”

林黛玉也就这么无意间听得他俩对她这差到极致的评价,她的内心又怎会不生气,怎会不恼?

诸位,设身处地的想想,假设别人在你背后如此议论你的缺点,还有一个你心爱的人在内,又被你撞见了,你的内心反应又如何?林黛玉没有找进去让他俩说清自己怎么小性儿了,就已经很是忍让的了。

特别是史湘云的话,也就更伤人心了。连《红楼梦》的知名点评人脂砚斋都为林黛玉名不平了,只见他点评说:“此人为谁?”

这明显就是脂砚斋在装糊涂,史湘云说的那小性儿的人、行动爱恼的人,不是林黛玉还有谁呢?明明是史湘云自己说戏子像黛玉无礼,还如此地指责林黛玉,也就真的太过分了。所以脂砚斋才如此装糊涂为黛玉鸣不平。

我们更要知道,脂砚斋这鸣不平之外,更是因为黛玉本身就不是那小性子人,他只是咋实话实说。黛玉是那开不起玩笑的人吗?黛玉真是那行动爱恼的人吗?后文作者就给出了证明。

其一,黛玉说宝玉不比不笑更厉害,却说这个可恕,史湘云笑了比了也就更加值得可恕了;其二,宝玉生闷气,写了那些个移了性情的词句,黛玉发现了,立马就拿去与史湘云同看;其三,那个时候黛玉跟湘云早就到一个房间说话去了。

由此三点,是不是看出了林黛玉没怎么生史湘云的气呢?虽然史湘云跟宝玉吵架的时候是如此的刻薄她。几分钟之后,她俩彼此也就依然是好闺蜜了。一般的女人,她们的修养哪里又能够达到林黛玉的这个高度,这种境界。她生的只是宝玉的气,难道她生宝玉的气不应该吗?个人觉得太应该了。

黛玉寄人篱下,最悲戚的事情自然就是被人看轻看贱了。她何曾是贫民丫头,她何曾需要依靠人。还不是因为家道式微,她的外祖母执意要让她来。

薛宝钗家有钱有势,大家自然也就只看到她的好,只说她的好。林黛玉虽有贾母的溺爱,毕竟,只是寄居在亲戚家里,吃穿用度,在外人看来,一切都是用贾府的,是个寄生者。她身边又没有个知冷知热的家人,也就等于是无依无靠。面对她和宝玉的情愫,她在内心不是也经常感叹自己连个作主的人都没有吗?此种孤寂,又有多少人体会过呢?

所以,大家都说黛玉小性,宝玉却是唯一的一个说不得的人?因为黛玉她心里早已把宝玉当作了半个依靠啊。自己最想依靠的最信赖的人都如此说自己,这让自己情何以堪呢?

特别是那大庭广众之下,宝玉对史湘云如此明目张胆的暗示,黛玉本来还不介意,看宝玉如此也就真的介意上了。不给别的,全是因为宝玉的眼神,因为他的鼻子眼睛。还是黛玉自己话说得好:

你为什么又和云儿使眼色?这安的是什么心?莫不是他和我顽,他就自轻自贱了?他原是公侯的小姐,我原是贫民的丫头,他和我顽,设若我回了口,岂不他自惹人轻贱呢。是这主意不是?

这却也是你的好心,只是那一个偏又不领你这好情,一般也恼了。你又拿我作情,倒说我小性儿,行动肯恼。你又怕他得罪了我,我恼他。我恼他,与你何干?他得罪了我,又与你何干?

可见黛玉最在意的确实是人家把她看轻了,更怕的是人家莫名的指责。宝玉在大庭广众之下如此看轻她,对她的多心更甚于众人,她又怎能不恼呢?因为宝玉的多心,林黛玉本来只有三分恼的黛玉,接着宝玉又拿在湘云那里作情,反说她多心,她也就真的受不了,进而也就十分恼了。 她对宝玉的一番指责也就在所难免了。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