鸳鸯的绝命悲情,都源于一个错觉

鸳鸯的绝命悲情,都源于一个错觉

作者:冰儿

看到鸳鸯这个名字,就想起《女儿情》那首歌:鸳鸯双栖蝶双飞,满园春色惹人醉

鸳鸯,一直是爱情的象征,寓意成双成对之美好情侣。而红楼梦里这个叫鸳鸯的女孩儿,一生与爱情无缘,曹公偏偏给她起这么个名字,且用《鸳鸯女誓绝鸳鸯偶》大篇幅泼墨叙述,其反差之大,读来惊心动魄,更加深了鸳鸯的悲剧性。

鸳鸯是一个全家世代为奴的家生丫头,却拥有着最特殊的光环,在贾府这个等级森严的地方拥有着一份独有的荣耀,几乎处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只因她是贾府的最高统治者——贾母的贴身丫鬟。

鸳鸯的绝命悲情,都源于一个错觉

关于她的地位,李纨曾这样评价过:““老太太屋里,要没那个鸳鸯如何使得?从太太起,哪一个敢驳老太太的回?……偏老太太只听她一个人的话,老太太那些穿戴的别人不记得,她都记得……那孩子心也公道,虽然这样,倒常替人说好话,还倒不依势欺人的。”

想想看,一个青春年少的女孩儿,以她这个年龄段,比她稍小点的还在小丫头的路上挣扎着。

比如,小红,瞅准时机给宝二爷倒杯茶以求挤进大丫鬟的行列;与她同年龄段的,要么像平儿那样在凤姐贾琏的夹缝里求生存,要么像袭人那样讨好王夫人以求得一个姨娘的身份。唯独她,高高在上地站在贾母身边,不用讨好任何人,便能受着贾府上下一帮人货真价实的恭敬与恭维,这样的错觉,是很容易让人飘飘然的。

而且,鸳鸯长期生活在这样的氛围下,还能保持心地公道,不仗势欺人,确实让人刮目相看。

鸳鸯的绝命悲情,都源于一个错觉

长期浸润在这种环境下的鸳鸯,也真的练就了一身卓尔不群的气质。

她落落大方,在各色人等面前收放自如,几乎没有了丫鬟的半点卑微与谦恭。

那次凤姐过生日,鸳鸯带丫头们来敬酒,凤姐已经喝多了,央告说:“好姐姐们,饶了我吧,我明儿再来喝吧。”

没料想鸳鸯毫不容情:“真个的,我们是没脸的了?就是我们在太太跟前,太太还赏个脸儿呢……今儿当着这些人,倒拿起主子的款儿来了……不喝,我们就走。”说着掉头而去。

鸳鸯的绝命悲情,都源于一个错觉

而平时威风八面的凤姐此刻如何表现呢?她“赔笑拉住,笑道,好姐姐,我喝就是了”。说着拿过酒来,满满地斟了一杯喝干。

这个细节里,充分表现了鸳鸯的地位——试问贾府的丫鬟,有第二个敢在凤姐面前这样的吗?但鸳鸯偏偏就这样笑闹自如,说明厉害如凤辣子,也是要让鸳鸯三分的。

用现在的话来讲,鸳鸯就是领导最信赖的身边人,作为下属,你的一言一行,直接牵扯着你的切身利益,她随便的一句话,便能瞬间让你天上地下。

鸳鸯的绝命悲情,都源于一个错觉

那次,邢夫人刁难整治凤姐,凤姐无可奈何以至于黯然泪下,便是鸳鸯随口汇报给了贾母,巧妙地帮助了凤姐一把。聪明如凤姐,焉能不知这里的玄机和厉害?生活中,凤姐对鸳鸯的相让几分,不得不说,这是一个主要因素。

鸳鸯的内心深处是高贵的,属于无欲则刚的类型,在她心里,从未盘算过那些蝇头小利,她不屑于那些。但是,她的悲剧也恰恰在于此。她的位置太特殊了,她站在贾母的身边看贾府,一切人等在她眼前似乎都渺小了几分,俨然有着几分悲悯众生的感觉。她被贾母带给她的这种居高临下之感陶醉着,以至于忘记了自己的真正处境。

鸳鸯的绝命悲情,都源于一个错觉

记得有一个细节,尤氏在她面前议论凤姐的跋扈时,鸳鸯说了一句话:“罢呦,还提凤丫头虎丫头呢,她也可怜见的了……”当时看到这一句,我觉得相当吃惊啊,这不就是平时贾母的口气吗?一个丫头,居然用如此怜惜的口气怜悯在贾府里呼风唤雨的凤辣子,如此强烈的居高临下,不能不让人觉得鸳鸯的角色已经严重错位。

我总觉得,如果不是无耻的贾赦看中了鸳鸯,鸳鸯肯定会把这份虚无的优越感进行到底。贾赦要讨她当姨娘,彻底粉碎了鸳鸯心中她那份可以与主子平起平坐的错觉,那份轰然倒塌的优越感也是她誓死反对的一个重要原因。

鸳鸯的绝命悲情,都源于一个错觉

想想看,原来这么多年的心高气傲,与凤姐之类的貌似平起平坐,与府中人等的各种调度斡旋,却原来,都抵不过结局还要做一个糟老头子的姨娘,再也没有了在贾母身边睨视众生的姿态,这种角色的转换实在是太突然了。

那一刻,鸳鸯悲哀地发现,原来之前优越的感觉只是错觉,在别人的心目中,你还是一个可以随意支配的小丫头,一句话便可以把你拉下那个你心中高高在上的神坛。庸常如邢夫人和其哥嫂,怎能读懂此刻鸳鸯的心理?在他们心目中,这就是鸳鸯最好的归宿呢。殊不知鸳鸯的内心,在贾母身边浸润的优越感已经深入骨髓,早已和他们不是一个档次了。

鸳鸯的绝命悲情,都源于一个错觉

鸳鸯的誓死反抗,也让我想到了一个冷冰冰的词:阶级。

是的,这就是所谓的阶级不同。不管你承认不承认,它始终是存在的,鸳鸯的反抗,也无非是给自己放到了一个掩耳盗铃的位置。

纵然你以自己的一生赎回这一时的尊严,又能改变什么呢?贾赦依旧能花几百两银子买来一个和鸳鸯同样年轻貌美的女孩子,而鸳鸯,从此前路漫漫,一生所系全在风烛残年的贾母身上,就此把自己放逐在了凄冷孤寂的人生路途,她的誓言一出,便意味着此生再不可能有“鸳鸯偶”了。如此反差的两个结局,才是鸳鸯这个女孩儿最深重的悲哀。

鸳鸯的绝命悲情,都源于一个错觉

但鸳鸯的刚烈孤傲,也是众多读者喜欢她的原因。哪怕她是被贾母培养出的高贵与优越,但她身上那种不屑做姨娘的强烈尊严感,以及那番痛快淋漓的痛骂,足以笑傲众多红楼中的俗世庸人。鸳鸯,绝对是追求精神自由与尊严人生的先驱者。

那么,青春如鸳鸯,就真的没有自己比较喜欢或欣赏的男人吗?或者说,真的就如她自己的誓言那样决绝吗?

有一个情节,贾赦听说鸳鸯拒绝她而发狠说:自古嫦娥爱少年,她必定嫌我老了。大约她恋着少爷们,多半看上了宝玉,只怕也有贾琏……

鸳鸯的绝命悲情,都源于一个错觉

而鸳鸯在贾母面前哭诉时说的那番话是:我是横了心的,当着众人在这里,我这一辈子莫说是“宝玉”,便是“宝金”、“宝银”、“宝天王”、“宝皇帝”横竖不嫁人就完了!

当时看这段,我心里忽然就动了一下,她为什么这么大篇幅地说着宝玉,一连用了几个叠加词,而唯独放过了贾琏这个名字,贾赦可不是仅仅提到了宝玉,还有贾琏呢——她为什么只字不提?

我在想,这是不是就是爱情的一种魔咒。你的心里装进了谁,他的名字,就成了你心中的一个独有,你不敢在众人面前坦然地念出,怕一旦念出,会不自觉地脸红心跳,会有抑制不住的颤抖。那会暴露自己的心思啊,只有把它牢牢地藏在你知道的心之角落里。

鸳鸯的绝命悲情,都源于一个错觉

——鸳鸯,是这样的吗?贾宝玉,在鸳鸯心中只是一个小男孩,扭着身子要吃她口红她也能坦然面对的小弟弟,而贾琏,才是凤姐拿来打趣过鸳鸯而她唯一会脸红的那一个男人啊。

从这些小细节里,我猜想,她是有几分喜欢贾琏的吧。但也仅仅是喜欢而已,就是青春年少岁月里对某个异性的一种美好情愫,而并非一定要与其长相厮守那种。

傲然如鸳鸯,哪里可能会有嫁给贾琏的心思,贾府各色人等,她早已站在贾母的身边看了个透亮,小小年纪,世间百态悉数看遍——纵然喜欢贾琏,也是那份残留的小女儿情态,无意间显露了几分而已,又有什么不能理解的呢?

鸳鸯的绝命悲情,都源于一个错觉

当然,曹公的笔永远不会告诉你真实的答案,一千个人眼里有一千种答案,这只是我的猜想。总觉得,为鸳鸯起了个如此情意绵绵的名字,却最终无任何爱情的实质,这是否也是曹公想展示给我们的最有反差的悲剧结局?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