袭人一心攻击林黛玉,屡屡挑战贾宝玉的底线,他终于愤怒了

袭人一心攻击林黛玉,屡屡挑战贾宝玉的底线,他终于愤怒了

细察黛袭二人确实不是一路人。一个敏感多情,诗意灵性;一个务实进取,老成持重。一个用诗歌追问人生的最终归宿,一个用勤奋搭建现世的安稳幸福。可就是这两个女孩,一个为宝玉甘流眼泪;一个为宝玉付尽心血。宝玉想要的也无非是黛妻袭妾而已。

袭人一心攻击林黛玉,屡屡挑战贾宝玉的底线,他终于愤怒了

宝玉为了这个最佳组合,总是不遗余力的劝黛玉去找袭人散心,劝袭人到黛玉那里说话。黛玉很配合,很注意和袭人搞好关系。却是袭人经常“使小性子”,不太情愿。

值得玩味的是,袭人“攻击”黛玉时,宝玉都在旁边,却没有一点呵责袭人的意思。我想,一是他不愿拿出主子的款,二是大约也能猜到袭人的心思,多少对袭人抱有愧疚吧。

袭人一心攻击林黛玉,屡屡挑战贾宝玉的底线,他终于愤怒了

为何?因为他俩的关系比黛玉要早。虽是主仆,可是,袭人却不全当宝玉是主子来服侍,还有一份浓浓的少女情怀。宝玉也是,也不全当袭人是丫头,也有对她的情动时刻。多了一个黛玉出来,逐渐占去了宝玉大半个心。面对袭人的隐约不满,宝玉只能选择逃避。

只有一次,湘云闲聊之中,说宝玉也应学学为官做宰,不应老在女孩队里混。宝玉就说,姑娘请到别的屋里坐坐,弄得湘云下不了台。

袭人为了缓和气氛,说宝钗也曾受过如此待遇,意思是湘云不要在意,又说要是林姑娘,不知道闹得怎样。

宝玉力挺黛玉,说林姑娘从不如此。算是正面驳了袭人一回。全书当中,仅有这一次,宝玉真冲着袭人发火了。其他时候,也都是小儿女之情,比如,等人都走了,宝玉便温情的拉袭人坐下。

袭人一心攻击林黛玉,屡屡挑战贾宝玉的底线,他终于愤怒了

另有一层。我们知道宝黛性灵相近,但袭人对此一无所知。宝玉两次摔玉,尤其后一次摔玉,都和黛玉有关。宝玉情绪如此出离,有个好坏,干系重大,这是任谁都不愿承受的。袭人做事原则是息事宁人,惟愿平平安安,可是宝黛之间偏偏和这个要求相左。

不知者无罪,宝玉也更加不会去责怪袭人的愚蠢了。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