鸳鸯誓死抗婚,只因贾赦将她打回了原形

傲视群雄,怜悯王熙凤,鸳鸯的角色已经严重错位

鸳鸯的内心深处是高贵的,属于无欲则刚的类型,在她心里,从未盘算过那些蝇头小利,她不屑于那些。但是,她的悲剧也恰恰在于此。她的位置太特殊了,她站在贾母的身边看贾府,一切人等在她眼前似乎都渺小了几分,俨然有着几分悲悯众生的感觉。她被贾母带给她的这种居高临下之感陶醉着,以至于忘记了自己的真正处境。

记得有一个细节,尤氏在她面前议论凤姐的跋扈时,鸳鸯说了一句话:“罢呦,还提凤丫头虎丫头呢,她也可怜见的了……”当时看到这一句,我觉得相当吃惊啊,这不就是平时贾母的口气吗?一个丫头,居然用如此怜惜的口气怜悯在贾府里呼风唤雨的凤辣子,如此强烈的居高临下,不能不让人觉得鸳鸯的角色已经严重错位。

傲视群雄,怜悯王熙凤,鸳鸯的角色已经严重错位

我总觉得,如果不是无耻的贾赦看中了鸳鸯,鸳鸯肯定会把这份虚无的优越感进行到底。贾赦要讨她当姨娘,彻底粉碎了鸳鸯心中她那份可以与主子平起平坐的错觉,那份轰然倒塌的优越感也是她誓死反对的一个重要原因。

想想看,原来这么多年的心高气傲,与凤姐之类的貌似平起平坐,与府中人等的各种调度斡旋,却原来,都抵不过结局还要做一个糟老头子的姨娘,再也没有了在贾母身边睨视众生的姿态,这种角色的转换实在是太突然了。

那一刻,鸳鸯悲哀地发现,原来之前优越的感觉只是错觉,在别人的心目中,你还是一个可以随意支配的小丫头,一句话便可以把你拉下那个你心中高高在上的神坛。庸常如邢夫人和其哥嫂,怎能读懂此刻鸳鸯的心理?在他们心目中,这就是鸳鸯最好的归宿呢。殊不知鸳鸯的内心,在贾母身边浸润的优越感已经深入骨髓,早已和他们不是一个档次了。

傲视群雄,怜悯王熙凤,鸳鸯的角色已经严重错位

鸳鸯的誓死反抗,也让我想到了一个冷冰冰的词:阶级。

是的,这就是所谓的阶级不同。不管你承认不承认,它始终是存在的,鸳鸯的反抗,也无非是给自己放到了一个掩耳盗铃的位置。

纵然你以自己的一生赎回这一时的尊严,又能改变什么呢?贾赦依旧能花几百两银子买来一个和鸳鸯同样年轻貌美的女孩子,而鸳鸯,从此前路漫漫,一生所系全在风烛残年的贾母身上,就此把自己放逐在了凄冷孤寂的人生路途,她的誓言一出,便意味着此生再不可能有“鸳鸯偶”了。如此反差的两个结局,才是鸳鸯这个女孩儿最深重的悲哀。

但鸳鸯的刚烈孤傲,也是众多读者喜欢她的原因。哪怕她是被贾母培养出的高贵与优越,但她身上那种不屑做姨娘的强烈尊严感,以及那番痛快淋漓的痛骂,足以笑傲众多红楼中的俗世庸人。鸳鸯,绝对是追求精神自由与尊严人生的先驱者。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