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宝玉三句话捧杀尤三姐,柳湘莲被彻底激怒

贾宝玉捧杀尤三姐的三句话,彻底激怒柳湘莲

作者:阿九姑娘

在《红楼梦》中,宝玉给人的印象总是一种懂得怜花惜玉,看到被责备的丫头自己会揽下所有的责任,看到香菱的裙子脏了,自己会找来自己丫头的裙子让她穿上……

估计每个读者都希望自己身边有一个像宝玉这样的惜花人,但是,宝玉并不是一个彻彻底底的惜花人,在《红楼梦》中就有这么一个人,在她处在不利的处境中时,宝玉不但没有出手相救,反倒给她一刀,这个人就是尤三姐。

尤三姐的放荡,想必每个读者都印象深刻,宝玉尤甚。在尤三姐的未婚夫面前,宝玉的话里满满的是对尤三姐的不尊重。

贾宝玉捧杀尤三姐的三句话,彻底激怒柳湘莲

在第六十六回里,柳湘莲回京后,拜见了薛家的人,第二天就来见宝玉。因此,笔者甚是感觉柳湘莲和宝玉的关系甚是奇妙,宝玉一向说,“女儿是水作的骨肉,男人是泥做的的骨肉,我见了女孩,我便清爽;见了男子,便觉浊臭逼人。”但是柳湘莲也是男儿身,宝玉对柳湘莲很好,可见在宝玉的眼里,柳湘莲也是水做的骨肉。

正因为俩人的关系不错,所以柳湘莲才把自己和尤三姐订婚的消息告诉了宝玉,宝玉表示了祝福。

柳湘莲心底里不想做个剩王八,因向宝玉说了自己的疑惑,宝玉却说:“你原说只要一个绝色的,如今既得了个绝色的便罢了,何必再疑?

一个“绝色”便更让柳湘莲起疑了,要知道古代是提倡女子“足不出户”的,宝玉又不是尤家的人,怎么就知道尤三姐是个绝色的人儿。

贾宝玉捧杀尤三姐的三句话,彻底激怒柳湘莲

柳湘莲追问:“你既不知她娶,如何又知是绝色?”

接下来,宝玉的话,更是充满对尤三姐的不尊重:“他是珍大嫂子的继母带来的两位小姨。我在那里和他混了一个月,怎么不知?真真是一对尤物,他又姓尤。

要知道古人谈起“尤物”的时候,常常语带贬义,而此时宝玉却用“尤物”来形容尤三姐。再者“混”这个字并不是一个受过礼教教育的人应该说的,因为它含有对人的鄙视,但宝玉就在说尤三姐的事情的时候用了。真正是一个混字,让柳湘莲觉得尤三姐肮脏无比。

于是,柳湘莲听了宝玉这样三句话,也就彻底被激怒了,他跌足道:“这事不好,断乎做不得了,你们东府里除了那两个石狮子干净,只怕猫儿狗儿的都不干净。我不做这剩忘八。”这句话当时他对贾琏的愤恨。

宝玉听后,红了脸,心里多少有点儿气愤,因为他毕竟是贾家的人,岂容别人诋毁自己家的人。

当柳湘莲再向宝玉询问尤三姐的品行如何时,宝玉非但没有继续说尤三姐怎么的好或者不好,而是打马虎眼:“你既深知,又来问我作甚么?

贾宝玉捧杀尤三姐的三句话,彻底激怒柳湘莲

宝玉的这句话真是包罗万象呐,虽没有说明尤三姐的品行如何的不好,这比说了还严重。柳湘莲一定把尤三姐的品行往最坏的地方想。

后来的事情读者就都知道了,尤三姐死了,但她又何尝不是被宝玉的几句话杀死的呢?

冷面冷心最是无情的柳湘莲悲痛欲绝,肠子都悔青了。在柳湘莲迷迷糊糊的状态中,尤三姐来了,来向柳湘莲告别。一句“前生误被情惑,今既痴情而觉,与君两无干涉”就打法了他的懊悔,这是多么超现实的观念。

想必柳湘莲也是非常受感动的,最后竟什么都不顾地跟着道士走了。

贾宝玉捧杀尤三姐的三句话,彻底激怒柳湘莲

“与君两无干涉”,一切的不幸都是自己的事,与柳湘莲没有半毛钱的关系,连喜欢都是尤三姐一厢情愿的事,也与柳湘莲没有任何关系。

只不过尤三姐不知道柳湘莲也和她一样,是个痴情的人儿。这一段的悲剧,这一切的误会,只不过源于宝玉的那几句话。

尤三姐死了,柳湘莲出家了,别人听了感到很奇怪,就连薛姨妈这样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中年妇人,都对这事情感到诧异,“真正奇怪的事,叫人意想不到”。

只不过都是痴情惹的祸,更是宝玉对柳湘莲说的那几句话惹的祸。不知道宝玉听到这事后,心里会怎么想,可能也会向柳湘莲一样对尤三姐的贞烈性格所钦佩不已,不知道宝玉会不会对自己曾经说过的话感到内疚。她心中也是也对尤三姐充满了歧视?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