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钗过生日,贾母因何执意让黛玉点戏?

宝钗过生日,是将笄之年。能干的王熙凤,却突然没有主意。她自己说宝钗这生日大又不是,小又不是,也就一时纠结住了。

问贾琏,贾琏说按林黛玉过生日的规格办。 王熙凤当然也想得到,所以对贾琏讲也等于是白讲了。不过,她的想法与贾琏的想法不谋而合,她的心里对于办这件事的方法,也就增加了一份确认。

那么,王熙凤对自己的决策因何不够确认,自然是因为林黛玉。林黛玉什么人物,贾母最疼爱的外孙女,如今也等于是贾府里的人,薛宝钗可仅仅只是个客人,在过生日的排场上,要压过林黛玉,心里自然是有所忐忑。后来,她说贾琏别怪她用多了东西,自然是玩话。

而黛玉呢,寄人篱下,又正好对这个敏感,所以也就真要掂量着办,不能过分伤了林黛玉的心。

林黛玉吃醋是一定的了,估计林黛玉过生日就没有叫戏班吧。因为宝钗生日那天,林黛玉就满含酸意地对宝玉说:“你既这样说,你就特叫一班戏来,拣我爱的唱给我看。这会子犯不上跐着人借着光儿问我。”

突然想,脂砚斋说林黛玉不爱看戏,可就真是瞎评论了。林黛玉不但爱,而且对一下戏剧也是了如指掌。抛却林黛玉对宝玉的抱怨不说,薛宝钗为宝玉念《寄生草》,黛玉很是不适应,于是就开口说:“还没唱《山门》,你倒《妆疯》。”一下子就道出了两曲戏的名称,还是那么幽默的运用自如,其对戏曲的了解程度,也就真的可见一斑了。你说不爱看戏的人,怎会对戏曲如此熟悉呢?

只是遗憾的是,黛玉进贾府,似乎一直没有人曾为她请过戏班。一直以来,她听戏都是沾光。薛宝钗后来,却受到如此礼遇,她心里泛酸也就很正常了。

不过,最懂黛玉心的还是贾母。

席间,宝钗王熙凤都点完戏了,轮到林黛玉,林黛玉一方面很是礼貌,另一方面也可能是没有点戏的心情,于是就让薛姨妈点,让王夫人点。大家推让不过,贾母也就只好发话。

“今日原是我特带你们取笑,咱们只管咱们,别理他们,我巴巴的唱戏摆酒,为她们不成?他们在这里白听白吃,已经便宜他们了,还让她们点呢?”

说完,大家也就都笑了。黛玉也就借着台阶下,点了一曲。下面就让我们仔细分析一下贾母的话语吧。

第一句“今日原是我特带你们取乐”,一下子就减轻了请这戏班是为宝钗过生日的权重。弦外之音当就是说,黛玉你别多想,这也并不全是为宝钗过生日作的热闹,实在是好久未乐,特借此机会,请你们姐妹们一乐。黛玉一听此话,心里自然立马就暖得很。听贾母的话,点一曲,也就成了必然。

第二句“ 别理他们,我巴巴的唱戏摆酒,为她们不成?”,也就更是淡化是这场生日的世俗色彩,只不过是大家玩乐一下而已,所以也就别拘礼。

最重要的是,贾母的这话儿,也一下子消除了大家以为她重视薛宝钗的错觉,她心爱的宝贝依然还是黛玉。

这个宴席上,宝钗其实也是推辞让别人先点的,作者却没有写贾母的一句言语,若写也不过是那些客套话,绝对不会像对黛玉说的这么生动有趣,充满真情。 所以也就没有记叙的必要。

一场戏唱下来,也就果真似乎没有叫薛姨妈、王夫人等老家伙点,黛玉之后,分别是宝玉、湘云、迎春、探春、惜春、李纨等各点了一曲。 自然也就印证了贾母是为请年轻一辈取乐的话。

最后,贾母看着戏子龄官像黛玉,又突然起了怜爱之心,叫人带过来细看,问这问那,又赏钱,也就更加证明了贾母心目中对于林黛玉的无限了怜爱。龄官受赏,也证明了黛玉的魅力。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